文:花花

在香港這寸金尺土的地方,住宿的確是一個十分嚴重的問題。一眾打工仔朝八晚十不停工作,月入僅數千,大半卻都投資於只有二三百呎的蝸居上。反觀中大,以新亞書院為例,每人每學年宿費為$9018(二人房)/$6012(改裝三人房),即平均九個月的住宿期,每間約一百二十平方呎的宿舍房租金為一萬八千元,遠比在同區租單位便宜得多。故同學用盡一切辦法呃宿分或是屈蛇也要住上宿舍,而當中原因有三:過大的校園、多姿多彩的宿舍生活、連綿不斷的莊務。

大家都為宿舍爭崩頭,更視之為大學生涯中不可或缺的一環。但只要翻查宿規,在看到的種種限制下,會有種校方沒有當宿舍為生活一部分的感覺。說到底,宿舍的根本問題重於其定位:這不應只是一個睡完就走的地方。

事情其實不如想像般一樣完美
既然宿舍的存在價值如此大,隨著三三四新學制的同學入學,推行一連串改善宿舍的計劃理應首當其衝。可惜,這問題不僅沒有改善,反而如雪球般越滾越大。今年九月,兩屆的學生將同時入學,使總學生人數由一萬二千增至一萬五千多。要好好照顧每一位同學於大學的生活,增加宿位數目成為了必要的一步。眾所周知,在中大獨有的書院聯邦制下,宿位是根據書院分配的,而早在二零零五年,校方已經著手解決宿位不足的問題,並針對關鍵:成立新書院。下學年兩所新書院(伍宜孫及敬文書院)將會開始收生,即中大一共有九間書院,合共提供七千個宿位;而當中善衡、晨興及敬文書院將提供全宿,而和聲及伍宜孫書院則聲稱將會提供半宿。表面上,每兩個學生就有一個可以得到宿位,而同時間配合書院推行「三年一宿」制度,問題好像不是太大。

但是,這些其實通通都是假象。事實上五間新書院一共收生3600人,當中有2400個宿位,即是三分之二的新書院同學有宿;但四大書院的學生人數將增加2000人,但宿位不變,使四大書院有宿的同學人數其實不足四成。另外,中大本學年所收的非本地生(包括內地生及國際生)佔全體學生的13%,即約1500人,變相有一大批宿位是給非本地生,而不能分配給本地生的。加上伍宜孫、和聲及敬文書院的宿位於2015年方才完全落成,其書院的學生需暫時入住國際生舍堂或其他已有的宿位,加大了四大書院同學對宿位的競爭。現時國際生舍堂只得254個宿位,供一部分的國際生及一些宿舍未建成的新書院同學入住,想必也知不敷應用,故絕大部分的非本地生將入住四大書院的已有宿位,再次大大減低同學獲分配宿位的機會,使同學為一個小小的宿位絞盡腦汁。

對於非本地生的宿位問題,校方將於下年開始推行新政策處理:非本地生不能四年全宿。其實本港只有中大提供四年全宿給非本地生,而這個優勝之處亦是眾多非本地生選擇入讀中大的關鍵。無疑地,非本地生不能四年全宿的確可以增加本地生宿位的數量,但是無論在情理上或是宿分計算上,都無理由不給非本地生宿位,因為他們才是真正最需要宿位的人。在為了提供更多宿位給本地生的前提下,與其減少非本地生應有的宿位,倒不如由問題根本處下手,興建更多的宿位。

四大書院的應對政策
當然,四大書院為保障自己書院有一定比例的學生有宿,也有相關的政策配合三三四學制的來臨:

一、減蛇飛錢
沒有宿位的同學要在中大留守一晚最理想的解決方法,就是在信任的朋友宿中屈蛇;而屈蛇唯一合法及認可的方法,就是買蛇飛。聯合書院現時蛇飛為一晚四十元,院方有意於下年開始降低蛇飛的收費,吸引更多同學屈蛇,希望可以解決宿位不足的問題。但事實上屈蛇乃宿位不足而衍生出的行徑,而合法屈蛇亦只能解決燃眉之急的問題,絕對不能夠有效解決宿位短缺。再者,「合法屈蛇」實在與陳雲大師的「健康地剝削」一樣令人費解──說屈蛇不合法的是書院,為屈蛇開後門的又是書院,究竟屈蛇是合法還是不合法?不過說到底,宿舍由什麼人、多少人居住不是應該由宿生自主決定嗎?而校方為紓緩宿位緊張問題,鼓勵合法屈蛇,更是進一步顯露政策本身的矛盾,在迎合新學制作出宿舍政策改變時,很多宿規的問題亦隨之遁形,院方是否應重新反思禁止屈宿的意義,是否應下放更大的決定權予宿生,共商最合適的宿規?

二、二人房轉三人房、三人房轉四人房
另一個解決現時宿位不足的問題,就是把房間的間隔改裝,把二人房改裝為三人房、把三人房改為四人房。詳細改裝方法不得而知,但的確能增加宿位。唯一弊端就是書院院方若果沒有視宿舍環境為一個重要的因素,使得每個宿生生活於惡劣的環境當中(如每人空間不足),則不但沒有改善問題,而且還進一步加深同學對宿舍的不滿。院方應該重視宿生的生活環境,多於宿位的多寡,如不能保持一定高的宿舍質素,則興建新宿舍遠比此舉有效得多。

三、臨時宿位計劃
新亞書院推出一個名為「臨時宿位」的計劃,由三/四位同學組成小組(當中兩/三位必需為足夠宿分入宿的學生),入住二/三人房。而小組當中的所有成員均享有一切正規宿生的權利,如獲發鎖匙、參選宿生會等。院方表示雖然多了一位學生平分房租,但因額外的宿生會增加水、電及宿舍設備等的消耗,故宿費方面,每人只獲20﹪的宿費減免,即三人組合合共交2.4份宿費,而四人組合合共交3.2份宿費。此計劃可圈可點:一方面的確有效解決下年因人數暴增而宿位不足的情況;另一方面卻為日後宿舍的質素變差埋下了禍根。雖然有明文規定每幢宿舍的「臨時宿位」有上限,但也應該盡快以新宿位取而代之。

四、興建新宿舍
這無疑是長遠計最有成效的方法;可惜要政府和教資會(UGC)批錢給中大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新亞書院有意興建第五座學生宿舍,原來選址於學思樓旁邊,但是不獲允許。新亞院方現建議於蒙民偉樓(MMW)旁的網球場上建新宿舍,但該處每天仍有不少人在打球,宿舍建成之期大概還有好一段日子吧。

除以上的方法外,還有大大小小的政策針對其問題,如逸夫書院重新編排了有關宿分制度的計分方法,但因篇幅有限而未能盡錄,而其成效則是一個未知之數。

比宿位更多的是……
最後一點,宿舍除了作為一個住處,還有其他的面向。例如,在交換生計劃中,宿位就佔著重要的角色。由於外地來的交換生一定有宿位,書院可得到的交換生名額與願意交出的宿舍房間數量掛鉤,換句話說,交換生計劃在影響宿位的供求。而在新舊制同時並行的三年裡,若要維持外出交流同學的比例,需要的宿位就要大大增加。校方表示這將透過新宿舍增加的宿位解決,不過問題在於新學制中,二年級升三年級為外出交流的高峰期,即二零一五/一六年度需要最多的宿位提供。雖然在新書院宣佈的計劃中,一五一六年已建成宿舍,可是眼見和聲及敬文書院的興建進度如此,實在令人憂心。其實校方或各院方已經因三三四學制而忙得不可開交,無論在宿位上,還是課室、食堂、交通等議題上都花了很多心機和時間盡量作出相應的配合。與其默默的祈求,倒不如像反對逸夫校巴編排的同學一樣,大聲講出你的訴求吧!

後記:新宿舍的問題
其實,新建成的宿舍不一定比舊有的宿舍好。以善衡書院為例,宿舍本身已經遲了七個月落成,但當中竟有不少的問題未解決。例如,何添堂一共十七層,但只得一部升降機,在繁忙時間如共膳過後,升降機平均等候時間長達十數分鐘,不見得比一級一級地爬上樓梯來得舒服。洗澡間沒有位置放置衣服,甚至連門都沒有,只得一塊薄薄的浴簾,在皮膚還在滴水時,要鼓起勇氣拉開那半透明的簾,任由冷風和其他宿生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這是何等不堪的遭遇啊!諷刺的是,善衡書院一直標榜著全宿共膳和「家」的理念,難不成書院真的希望同學攜手一同建設這個家嗎?大學宿舍絕對不是一個僅僅能滿足生活所需的地方,而是一個方便同學學習、讓不同的宿生交流以及延續書院和宿舍文化的地方。再者,三三四而推出的新宿位並沒有真的改善了宿舍本身的問題,極其量只能說為幸運地(或不幸地)能分派到新書院的同學增加住宿的機會(或是強制你住足三年,受盡一切走讀生的鄙視),而更進一步令四大書院的同學更難得到一個在校園中屬於自己的空間。

現時四大書院的學生人數、宿位及走讀生人數:

  學生人數 宿位

走讀生人數

新亞 2956 1066

1890

崇基 3041 1413 1628
聯合 2997 1048 1949
逸夫 2849 1160

1689

總數 11843 4687

7156

五間新書院預計的學生人數、宿位及走讀生人數:

  學生人數 宿位 走讀生人數
善衡 600 600 0
晨興 300 300 0
和聲 1200 600 600
伍宜孫 1200 600 600
敬文 300 300 0
總數 3600 2400 1200

現時中大其他宿位的數目:

  宿位
國際生舍堂 254
何善衡醫科生宿舍 248
研究生宿舍 946
總數 448

(資料來源:香港中文大學資訊處,以2010年12月31日計算)

分享至:

2 Responses

  1. 善衡學生

    有關善衡一段
    有少許感想
    文中提及新的宿舍不一定比舊的宿舍好,這是事實。但我認為作者舉例不恰當。
    有說宿舍已遲完工,但仍有問題未解決,
    這是把原因以及問題倒轉了,.正正是因為遲了完工,
    但已快要開學,唯有先讓同學住進來,
    而我相信每一個新宿命剛開始時總有一些問題有待改善,
    有必要那麼苛刻地去在一間新宿舍找渣嗎?
    法例規定一個宿舍只可以有一個升降機,
    不知道作者知不知呢?
    而共膳後,大家的食飯速度不一樣,
    自然去用升降機的時間也不一樣,
    再者,大家可以食慢一點,聊天的時間久一點,
    很難相信有人真的會呆等十幾分鐘

    作者又提到洗澡間的問題,
    而洗澡間的問題於學生與書院反映後,
    而開始加裝門
    這不正正就是一個與同學共建家的行為嗎?
    正正符合善衡書院的宗旨啊,
    我不知道作者覺得諷刺的地方在那

    最後,希望任何人寫文章時,
    都應該做好資料搜集,
    還未做好資料搜集時就不應亂以其作例子
    不要為批評而批評

    回覆
  2. 善衡學生

    有關善衡一段
    有少許感想
    文中提及新的宿舍不一定比舊的宿舍好,這是事實。但我認為作者舉例不恰當。
    有說宿舍已遲完工,但仍有問題未解決,
    這是把原因以及問題倒轉了,.正正是因為遲了完工,
    但已快要開學,唯有先讓同學住進來,
    而我相信每一個新宿命剛開始時總有一些問題有待改善,
    有必要那麼苛刻地去在一間新宿舍找渣嗎?
    法例規定一個宿舍只可以有一個升降機,
    不知道作者知不知呢?
    而共膳後,大家的食飯速度不一樣,
    自然去用升降機的時間也不一樣,
    再者,大家可以食慢一點,聊天的時間久一點,
    很難相信有人真的會呆等十幾分鐘

    作者又提到洗澡間的問題,
    而洗澡間的問題於學生與書院反映後,
    而開始加裝門
    這不正正就是一個與同學共建家的行為嗎?
    正正符合善衡書院的宗旨啊,
    我不知道作者覺得諷刺的地方在那

    最後有關新書院方面,
    從來沒有人強迫任何人去住足三年
    於選書院時可以選擇不分配到全宿的書院
    而據我所知善衡以及晨興也需要interview才可成為善衡的學生

    最後,希望任何人寫文章時,
    都應該做好資料搜集,
    還未做好資料搜集時就不應亂以其作例子
    不要為批評而批評

    回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