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儒生雄才

中大的校巴系統,是最叫人又愛又恨的——你既慶幸有校巴送你上山下坡,又經常要忍受長長人龍、有車無位的情況。現時中大本科生與研究生總數約為二萬人,下年三三四和高考的同學一起進入校園,學生人數會將會大增,相信大家都有想像過日後中大的「盛況」。很可惜,未來的安排能否應付得來,還是個未知之數。因為校巴問題是千絲萬縷的,牽連甚廣,稍有差池就會造成極大混亂。其中有兩個關鍵問題,須經周詳考慮,絕不可妄下判斷。

增加校巴+增加班次≠問題解決
大部分學生對校巴的意見為「開得不夠密」和「太多人擠不上」。即時的反應就是︰為甚麼校方不採購多幾輛校巴?三三四令學生人數大增,增加校巴數量似乎是一可行的解決方案,事實卻並非如此。校巴是中大的大型運輸工具,政府對其運作有嚴格的監管。現時每一輛在中大穿梭的校巴,均須領牌和定期檢查來續牌。這種制度能保證校巴的質素,相信大家也不想賭上生命,乘一輛搖擺顛簸(和超載)的校巴。除此以外,中大雖看似範圍甚大,有整整一百三十多公頃的優美校園,但日常的行車道卻不太發達。部分車路太窄,道路又上又下,整體的運輸效率不高。在有限的道路範圍中,還增加大型校巴的數量,恐怕難以負荷。若非重新規劃,改建校園道路(這是項極艱難的工程,與中大的開山闢地規模相若),增加校巴數量只會令校園更加混亂,無助解決問題。

除了校巴數量,很多人的訴求是增加班次。君不見校巴站經常排著長長的人龍嗎?正常而言,增加班次的確可以快速疏導人龍,減少候車時間,但要小心一點,就是出現人龍不一定是班次太少之故。校巴站的位置(如聯合書院、早上的火車站)也是一大因素。即使班次增加了,但車上是載滿人的話,人龍是不會縮短的。另,班次是經調查而仔細計劃的,雖難以一概而論,認為所有同學對校巴的需求差不多,但至少已盡最大努力去迎合學生的需要了[1]。一說到車站,就會扯到路線問題上。其實不少同學早就對校巴的路線頗有意見,三三四轉制和多間新書院成立,正是改革的契機。幸運的是,校方已制定來年的校巴路線的方案,也從供求問題著手,減少學生使用校巴(如多編排大學通識課在崇基校園上課,增加連堂),但一切仍處於計劃階段,且未有試行校巴。希望校方把握暑假時期,試行新方案,盡早發現漏洞及糾正。

歸根究底︰缺乏資源?轉制?
從古到今,資源相對於人的需求,是遠遠不夠的。在校巴問題上,很容易會把所有控訴指向校方,批評校方吝嗇,不肯投放更多資源在校巴上,令同學受苦。首先,須假定其他地方的資源不可動用(如改善設施),因它們的用途是建設一個更美好更適合學習的中大校園,與校巴的存在目的一樣。倘若如此,只可從政府那處要求增加資源了。很遺憾,此路不通。因為政府給予各大院校的資源是不可隨意改動的。如果僅為中大的校巴而增撥資源,對其他院校極不公平。即使中大以「獨特的運輸系統」作理由,其他院校也可巧立名目,要求提供更多資源。因此,政府對這類要求一律say no。所以問題並不是沒有資源,而是政策限制了資源的運用。在欠缺彈性和人性的政策下,各院校難以根據其獨特之處申請額外資源,令教職員、學生、行政單位無所適從,教育效果成疑。這跟社會大眾對高等教育的期望可謂差天共地。

更進一步的說,為何突然會有這麼多擔憂和問題浮上水面?答案簡而明顯︰三三四學制。現時的教育架構很有趣,在上者決定一眾莘莘學子命運的,不一定是教育專家。回望政府這十多年的一次次教育改革,從目標為本,到中中英中,再到三三四,中間還有太多已被遺忘的政策。可以說,政府對教育從來都不是認真的。不論政府把多少百分比的開支放在教育上,如沒有相應的教育模式和制度配合,多少的資源也是浪費金錢,浪費時間,浪費人力物力而已(教科書頻常改版是一典型例子)。這不是否定了一眾高官學者對教育的「熱誠」、「付出」和「重視」,但很可惜,教育所涉及的層面太廣。所謂牽一髮動全身,若非仔細計劃考慮,後果將難以想像。三三四是政府在二零零四年提出的,二零零九年開始在當年的中四學生身上推行。從提出到實行,中間五年時間,難道沒有人想過大學設施、校巴路線、餐廳容量的問題嗎?抑或是有人提出,但沒予以重視呢?很多政府政策有利民生,但相關配套不足,結果弄得灰頭土臉。例子有鼓勵父母善用托兒服務,卻不增加對服務機構的資源,東不成西不就[2]。校巴只是三三四轉制而衍生的一個小問題,相對整個教育界的影響可謂小巫見大巫。如果未來的特首班子繼續以這種態度看待教育,苦的只有香港市民。

[1] 校園穿梭巴士2010年3月之調查結果
http://www.cuhk.edu.hk/campus-transportation/chinese/campus-shuttle/facts-and-figures/survey-results.html
[2] 托兒服務,香港社區組織協會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