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文:多

每當提起校巴,大家總是將重點放在學生的交通需要上,比如近來的逸夫書院粉筆字事件中,經同學多番爭取,校方終於作出讓步,擱置下年取消「圈圈巴」的計劃。但是校巴需要有司機才能服務師生,而校巴司機又是怎麼想的?為了解校巴司機的想法,筆者在逸夫校巴站徘徊,終於找到一位正準備駛往火車站休息的司機,願意接受訪問。

「你覺得工作辛苦嗎?有沒有遇到甚麼困難?」

「不算辛苦呀。只是校巴沒空調,夏天要在又熱又焗的車廂待上幾小時,除此之外都還可以。」司機聲線粗壯,但十分爽朗親切。當問及工時、薪酬和休息時間等待遇是否合理時,司機又答:「其實我頗滿意現時待遇,比起中大以外的其它公司已算很好!」

校巴緩緩開出,駛往火車站。筆者問司機中大的路會否難行,司機很有自信地說,走了這麼多年,已沒甚麼困難。

經過崇基學院時,迎來一輛物業管理處的車,司機向其打招呼。筆者見狀,問:「你們會跟中大的其它職員熟絡嗎?」
「在中大做了這麼多年,總會與一些同在中大工作的人有交情。」
「你會否與強記的司機熟絡?」(註一)
「一部分吧。始終是不同老細,不會全都認識。」

到達火車站,司機待全部乘客下車後,駛校巴到火車站附近的停泊處休息。此時司機向筆者透露:「我們的休息時間大約有二十分鐘,這裡是兩處休息地點之一,另一處在逸夫校巴站旁。」

筆者瞥見司機面前有張時間表,上面列明到達每個車站的時間以及休息時間,午飯時間則有一小時。

「你們就是跟這張時間表行車嗎?」

「是呀!上頭派發這張時間表,我們只是跟著做,沒份決定。像是取消圈圈巴,也是看到粉筆字才知道,而下年三三四,巴士路線會怎樣改,我現時也不太知情,要到最後一刻才清楚。校巴路線是由交通組負責,我們司機沒份參與。」(註二)

筆者問有校巴司機參與是否較好,司機回答:「有司機參與當然好,但可能到時作用不大,因為有很多司機未必肯出聲。」

既然司機提到三三四,筆者追問司機預計三三四對他會有何影響。
「下年可能會比現在辛苦。」司機答:「我聽聞關於下年校巴方面,校方不會增加很多資源。但是下年多了人,有可能增加班次,若人手不足的話,我們行車就要更密,還有上落客時間會加長,行車時間會更緊迫,到時可能連去洗手間也要用跑的!」

這時司機的休息時間結束,校巴重新開出,先經火車站,再駛往逸夫書院。筆者想起司機之前提過逸夫粉筆字事件,便問他對事件有何看法。

「我贊成學生要爭取資源,不過我不太贊同他們的做法,因為畫牆始終有違公德。其實學生大可考慮其它做法,比如掛橫額,貼大字報,甚至一大群同學遊行到百萬大道靜坐!」

筆者有感而發:「可是要在中大結集大群同學一起靜坐很難。」

「的確,因為學生不團結呀!」司機道:「不過這關乎學生的切身利益,始終要學生自己爭取。」

校巴在逸夫書院上落客結束後,先兜三十九區,再駛往終點站陳震夏宿舍。

提到學生,筆者問:「司機與學生的關係如何?會主動與司機交談的學生多嗎?」

「很少。」司機答:「其實有些司機很願意和學生交談,前提是學生肯主動和有禮貌。有時有些學生很沒禮貌,還可能反過來投訴司機態度差,司機也只好忍氣吞聲。比如有一次客滿,有位學生硬要迫上來,我要求他下車,但講了四次也當聽不到,結果我忍不住大聲了一點,之後他回去後就寄了電郵投訴。」

最後校巴到達陳宿,筆者向司機感謝和道別。

後記:
這次訪問中的校巴司機很熱情,與筆者侃侃而談,正如司機所說,其實很多校巴司機很健談,筆者十分鼓勵同學主動與司機交談。另外,筆者沒想到原來校巴司機是最後一刻才知道交通路線的變動,而筆者希望校方讓校巴司機能對中大的交通規劃作出建議,因為他們最熟悉中大的路面狀況。最驚訝的是,司機建議學生遊行到百萬大道靜坐!這實在比很多學生運動走得更前,而最後一句「學生的切身利益要學生自己爭取」更點中筆者的心聲!

註一:強記是與校方簽約的中介巴士公司,負責轉堂校巴服務。
註二:中大的交通事項是由交通組決定,再由行政事務委員會決定。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