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觀棋

「只有孤獨的時候,人才有自由。」
——叔本華

一、

你夜夜笙歌,每晚與朋友狂歡,各種聚會堆滿日程表,不留任何空白。昨晚是逛街,今夜上酒吧。

客人和服務生穿梭往來,調酒師在吧台調酒,舞女在台上跳熱舞,鄰桌的客人與拳手猜拳,你與朋友一邊玩骰盅,一邊聊著毫無營養的話題。酒吧彌漫著狂歡的氣氛,有如迷幻藥般麻醉你的感覺,使你暫時忘記自我。燈紅酒綠映照下,你漸有醉意,開始反應遲鈍,便不再玩骰盅,不過你仍繼續往嘴裡灌酒。

迷醉間,你看著朋友們喝酒玩骰盅,發現自己再無法加入朋友的對話。不是因為醉意影響你的聽覺;相反,他們的話在你耳中變得異常清晰,但卻像街上路人的絮語般難以插話。不只如此,連他們的臉也突然難以辨認,無法與記憶中認識的人吻合。是的,其實你從沒認識過他們。

你嘗試擺脫不安,於是把視線移開他們,望向鄰桌的客人,望向台上的舞女,望向酒吧的裝飾,但狂歡的幻境卻使你感到與周遭環境格格不入,像是抽離了這世界一樣。這怪異的感覺使你感到嘔心,你頭痛欲裂、胸口鬱悶、胃部翻騰,趕緊逃出酒吧,在街邊嘔吐了好一會。

街上夜闌人靜,無人陪伴你身邊,你十分不習慣,渾身不自在,如坐針氈,又如無數螞蟻爬在你身。你開始焦燥不安,甚至感到恐懼。

遠處的街燈把你的影子拉長、撕裂。你凝視影子,眼前天旋地轉,影子的頭部出現了一個宛如黑洞的漩渦,漩渦不停擴大,吸走你眼見的一切,包括你的影子、馬路、遠處的街燈,最後是整個世界,於是周圍只剩下你和無盡虛空。孤獨緊緊纏繞著你,將你拉下深淵,你一直下墜、下墜,似是永無到底的希望。

其實你很清楚,孤獨一直潛伏你背後,如影隨行,靜候機會將你吞噬。

二、

你剛與三兩知己到酒吧談心。這是一場愉快的聚會,因為在他們面前,你不需掩飾,可以放開心扉,暢所欲言。聚會結束後,你回到家中,走進自己房間,世界再次剩下你一人。

儘管你有一瞬間感到失落,但很快又沉醉於自己世界中。

你喜歡夜深時獨坐房間裡,因為只有這時才最自在。你不需要應酬他人,或是顧慮他人的目光,可以靜靜地閱讀、上網,或是做任何想做的事,更重要的是,你可以胡思亂想,不會有人打斷你的思緒。你的思想不受任何束縛,如海鷗翱翔天地,飽覽群山巔峰,感悟自然之美。這隻自由的海鷗甚至可以突破天際,在星辰間穿梭,觸及宇宙盡頭。

這代表你不需要與人交際嗎?當然不是。你一樣會去聚會,你也喜歡與朋友談天說地,比如剛才的聚會就讓你身心愉快。你需要結識朋友,更需要結識可以交心的朋友,能夠與你分擔痛苦的知己。

但是你很清楚,孤獨如影,無處不在,即使與朋友狂歡之際,亦可能忽有疏離之感。你嘗試享受孤獨,起初可能是無奈之下的選擇,但漸漸你愛上這難得的獨處時間。你發現無論是怎樣的交際,也取代不了獨處時的自在,亦只有獨處才能讓思想得以沉澱、釀成醇酒。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