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豬西

「當『苗條論述』告訴女性,追求苗條是自我管理,自我意志的彰顯,具有絕對的正當性之際,它也暗示了不苗條的身體完全是女性不夠有意志力、疏懶於管理自我身體的結果,這也使得許多因為遺傳、體質甚或疾病等因素而肥胖的人一直被污名化為貪吃、嗜睡、懶惰,不懂自我管理的一群……如今媒體塑身廣告……不能讓女性以為,只有某一種身體才是美的、才是性感的。」--台灣女性主義學者黃宗慧

不只女性,男性亦受到體型定型上的壓迫。我們雖知道身體是屬於自己的,但身體意象(即每個人對其身材的知覺、想法以及感受)卻不斷被外來資訊影響,在消費文化及塑身工業與媒體的塑造下,人們被灌輸一套美的觀念,將不同性別的人的體型刻板定型,例如男的要肌肉纍纍要健碩男子,女的則要窈窕身段。體型的自主性不再,反而受限於消費主義支配下的主流審美觀,成為它石榴裙下的奴隸。美的暴力就此誕生。

被建構的理想體型

在現今消費主義盛行的時代,我們把對體型的理解表面化,變成被崇拜的觀賞客體;同時,體型能吸引他人目光,成為一種資本,故人們以修練自己的外在形象來增加自己的價值,規訓體型已成常態,成為社會生活面貌的一部分。每每走在街上,纖體健身廣告不絕於目,塑造所謂之完美的身形。固然,人追求美屬自然欲望,但當這種「美」的觀念單一化,形成主流身體霸權,而來排斥和壓迫偏差身體(例如肥胖及瘦削的身軀),這實有礙美的多元化的發展。

然而,人們視社會潮流時尚的體型為目標,從而將身體化為可消費物,投入塑身市場中不同的改造身材計劃,例如健身、吃藥、做療程等。的確,有的人為了健康才改變體型,但筆者身邊有不少具標準身材的朋友因其不滿身上有多餘的贅肉而立志減肥,其實何必把肥肉趕盡殺盡?不讓肌膚有甩動的可能性,將肥胖這體型特徵污名化,暗示肥瘦之間有著一定的價值判斷。然而,這些看待身體的美學觀念可是由媒體塑身廣告強行地植入腦袋,我們何不停一停、諗一諗,重新審視自己有否必要跟著潮流走,是肥是瘦又有何問題呢?

請尊重自己的身體

現時社會塑成的美學觀念,對於主流理想體型以外的身體實形成一種壓迫,若然身體有「不正當性」,人們則會對此感羞恥,欲加改變。其實,每種體型,都有它們各自的美。尼采說過:「如果一個人不愛自己,甚至厭惡自己的身體,帶著對肉身的罪惡感生活,那麼生活如同地獄。我們應當自由,無畏,在無罪的自私中自我生長和茂盛。」讀者們,不妨嘗試拋開主流的身體審美觀,重新想像你與身體的微妙關係:它自然而然長成,是你獨有的身體特徵,每寸肌膚都有它們的故事……

延伸閱讀:
楊嘉惠、林耀著,〈不同性別其身體意象差異性之探討〉,屏東教大第14期,162-171頁。
http://140.127.82.166/retrieve/10645/162.pdf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