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PF

我的父親是嚴肅而可親的,有些時候我還知道,父親是個男性。九歲時我還有和父親一起洗澡,那格子好少,我和爸爸站了進去後,轉身都會要踫到對方。他待我像個小孩一樣,我當時的胸部平坦,髮長過肩,不喜歡同齡的男孩子。

中二時的英文老師L和別的老師有些不同,總是會和同學玩得近一點。她不是很高,面上有些雀斑,喜歡穿有很多顏色的衣服,每天擦同一種香水。學校要女教師穿裙的,但她喜歡褲子,但穿褲子時更要女人一些,有一天我去教員室找她時,門口的風紀叫我稍等,我在她的簿櫃前待著,她穿高跟鞋,窄身褲,頭髮看上去好硬,我一下子也忘了為甚麼要去找她。

那時放學回家都沒人,爸和媽都外出工作了,媽做鐘點,,時早時晚。姐上大學以後沒以前那麼早回來,有時我自己一個人,看卡通片、做功課、打電話和人聊東聊西個多小時。夏時一回到家會把衣服脫下來:校裙全白,只有腰帶和領邊有一點點顏色,內衣、襪子、底褲通通都是白的。那時我胸部開始發育,媽給我買了那種布料子沒有甚麼約束力的半載內衣。我就淨穿著底褲和內衣攀在騎樓的欄杆上受涼,遠遠的可看到深圳。我們不關大門的,爸有時早了回來,我要立即撈起地上的衣服躱進沿室裡,皮膚開始泌出微汗,問他「今天早了收工嗎?」

某天運動會要練啦啦隊,我們跟著歌記著一個又一個的八拍,不同社別的女生在各層跳著舞。L是我們社的老師,願意當我們遲走的擔保,到五時多天色轉暗,她來看望我們,那天她穿一條墨綠色的長褲,和我頭上髮圈的顏色相近。她笑咪咪的叫我們從頭跳一次給她看,又和我們討論某訓導不準我們穿短裙的事宜。「她的目光總是游移在我身上。」我如此想。離開校園時我重新套上背心冷衫,她從後面叫住我,我們一起往火車站走去。

其他女生經過時都一一向L道別,她微笑默頭。我們閒說著某些老師的八卦,我的手背輕輕觸及她的,心就涼下來。我到達火車站,她問我要不要和她一同晚飯,我借她的電話打回家交待幾句,就答應下來。爸的聲線好陰沉,大概不希望我作無謂的事情,但他怎會想到我裸著身子在老師的家中呢?他怎會想到他寶貝的女兒在別的女人手中喘不過氣來呢?我還照她的意思輕輕舐過她的陰部,很久以後。她放了不少時間在我身上呵,還待到一刻,我只要她在我耳邊一句,我身體已敏感得不用別的挑釁,而乳頭漲痛在薄薄的布料之間,穿透過那一層又一層的白晢。我並沒有意覺她的熟練,我只想著相愛的人總會互相折磨與差遣。

每一次我總是沒甚麼要求的,她帶我到她的房間,我一定要脫她的褲子/裙子。由解開鈕扣,到拉開拉鏈,然後脫下整個下裳。我會記起課堂時她叫我們讀的某一段書,或者是一個女孩冬日寫書信給遠方朋友的故事,但多半時間我想都沒有想,她就開始輕輕咬我的有點小的胸部,及把她的陰部往我的大腿上擦,我哼都不能哼半聲。「為什麼是我呢?」我心裡會問,但看著她的眼睛,我會覺得自己是最明亮的女生。她並會告訴我各種事情,原來男人會把他們的陰莖放到女人裡頭霸佔空間,原來她在我身邊撫我的髮絲就己可引起情慾。

最好的一次,她讓我穿起一條她的花布裙子和我一起逛街,買了一杯雪糕給我吃,我親暱的挽著她的手臂,沒有人會知道我們的關係。暑假以後,我升上中三,她沒有再踫我一下。開首我試過再接近她,但她以溫柔的微笑問我「找她有事嗎」,我錯諤離開。有幾次離遠看見她和某些女生談笑甚歡,都是穿著一些我脫過的褲子。

那些夜裡我常常半夜醒來蹲在爸媽房外,聽裡面吱呀吱呀的搖動聲,想著爸爸厚重的四肢壓在我身上,老師的小腹我最喜歡摸,和父親的肚子疊在一起,我下體濕透,淚流滿面。

後來我總不是很有記憶我是怎樣做的,大概是去到社工室,把夜裡的那張哭臉拿出來讓社工看,學校裡有些流言,少少騷動,直到她消失那天,這次輪到我沒有再看她一眼。

分享至:

迴響

  1. liu41630 說:

    人都是這樣跌跌撞撞長大的.

  2. chen.qiqi 說:

    很久没有看到这么好看的小说了。
    短小,十分精彩,结尾神似虎头蛇尾,却煞是好看。
    原来,中大学生报如此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