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經濟學仁

早前又驚見李兆基稱地價高,香港好。心中不禁暗罵既得利益者面皮之厚,亦不禁細想如果沒有高地價政策,香港會變成點?阿仁從來相信這個世界的事都是等價交換,有得必有失,那我們究竟犧牲了甚麼?

回家真好

最直觀的當然是現在談得最多的高樓價問題,就算你夠錢俾首期,每日做餐死,人工的四分之三永遠都會回到地產商的口袋裡,供樓的壓力亦會令你不得不接受無盡的OT,想走不能走。如果你無買樓,恭喜你,你可以享受到隨樓價急升的定期加租服務,就算你受到起,住得一年半載,你業主又會話要收番個單位,因為要賣比市建局或者田生集團...

東方曼克頓

較少人提的犧牲就是不同產業在香港的發展了。絕大部份行業最大的開支一定是地租同人工,香港地價咁高,除非係一D地租佔開支比例較少的行業,唔係你都幾難係香港做得住。觀乎現在一提起最低工資,大商家們即刻叫苦連天,又影響競爭力又做唔住的聲音此起彼落...又唔見抱怨下政府干預市場、推高樓價,令佔佢地開支最大部份的地租不斷上升,影響佢地競爭力?

自有永有的高樓價

「香港地少人多嘛,所以樓價咪高囉」中原地產CEO施永青都頂唔順咁無知的想法,曾撰文指出香港高地價不是因為地少人多,而是因為政府屯積土地,推高樓價。差唔多係香港一半面積的新加玻,地價都仲遠比香港平,GDP 當中仲有近8%係來自工業。觀乎香港,地價不斷再創新高,再加埋之前果幾次咩咩港、物物港,都已經不知是我們第幾次嘗試解決產業單一化的問題。問題依舊。

最保值的投資

地價升、租金升、好多中小企做不下去大家是有目共睹的。當我城尚在鼓勵人自力更新,發奮向上時,我們透過單一的行業發展,成功減低了社會的流動性,狠狠地握殺大家靠自己的機會。回想起多年前一度熱賣的窮爸爸富爸爸一書,勸大家不要買樓。再看著香港現在滑稽的境況,入到財富榜的人都是做地產時,不禁感歎香港政府這個富爸爸,就造了多少富爸爸呀!

●●●●●●●●●●●●●●●●●●●●●●●●●●●●●●●●●●●●●●●

動物派對:抗議藝術家野狗不如

財政預算案悶死人兼無看頭,落實起來場面卻令人衣娃鬼叫:不少廠廈藝術家被趕上街。一群本地藝術家本月中趁著時代廣場舉行復活節藝術展,帶著動物頭套「踩場」,希望引起觀眾對藝術家被邊緣化的關注。

「死淨種」是明日之星

香港沒有正式支援藝術家的政策,而在廠廈縫隙中自己掙扎下來的藝術家,日後卻往往非常成功,並持續為本地作出貢獻。今次行動者去踩場的Times Square,就正在展出其中一位前火炭藝術家林東鵬的作品。林東鵬由零一年起在火炭工廈設立工作室,目前作品極受市場歡迎,連K-11商場也有收藏,作品亦有在最近的藝術館《視界新色》展中展出,是其中一個廠廈藝術家成功的例子。

不單是「搵食」問題

成功的標準一定不止於「賣得出D畫」。但多年前行之尚算有效的創作之路,今日被新的土地分配政策淹沒。再下來的藝術家又如何在香港發展?不單是「搵食」問題!行動搞手之一的梁寶坦言有工廈藝術家自稱「野狗」都不如,令人傷心:藝術家一向被認為是社會的良心,是批判極權向不義發聲的份子,如何去到不單生存不了,連心態上也被要感到如此自卑?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