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夋

02年8月,攻陷上海。

03年9月,攻克深圳。

05年10、11月,打下常州、昆明。

07年8、9、10月,閃電佔領蘭州、天津、海口。

……

這不是八國聯軍侵略的經過,亦非抗日戰爭的慘痛歷史,而是威立雅水務公司(Veolia Water)近年在中國大陸市場的進軍路線。3月20-21日,全球化監察於城大舉辦了香港第一屆的「水論壇」,探討和「水」有關的議題。而水資源私有化的問題,正是論壇的重心之一。

水務私營化

水論壇第一天就安排了「水務私營化與公民水權」講座,聚焦內地水務的問題。在號稱「社會主義」的中國,水務(供水及排污)從建國以來一直都是國家經營的。直至改革開放,工業起飛,污水設施漸見不足,政府卻沒有投放相應資源去開發水務,反而逐漸把水務私有化。02年尾,中國更全面開放水務市場。此分「水」嶺以後,各大外資中資以收購股權的方法,攻佔一座又一座大城市的水務。其中,以威立雅水務公司最為突出,在中國23個水務項目裡,各佔一半股份。其他活躍的水務集團包括蘇伊士集團(Suez Water)、北京首創股份有限公司等。可想而知,國內大城市的水務如何被瓜分得七七八八。

可是,水務私有化真的為人民帶來好處?對於水務,一般顧客(市民)最關心的不外乎水質、供水和水費三者。全球化監察特地就以上三項,訪問了幾個內地城市的居民。他們發現,除了供水變得比較穩定以外,私有化後水質並沒有改善:自來水仍有沉澱物,基層百姓寧願購買較昂貴的樽裝水,也不敢用自來水。同時,水價亦驚人地以平均每年10%的速度上升。說穿了,水務私有化就是大企業看準了水務業「人人都要幫襯」的巨大潛力及其「自然壟斷」的本質,以高價壓倒對手收購國營水務,再大幅加水費賺個夠。甚麼私有化帶來競爭降低價格,提高效率云云,都只不過是漂亮的說詞。

生活水藝術

除了從較硬性的經濟政策探討水議題,論壇亦安排了一節輕鬆的「水‧ 生活‧藝術」工作坊,讓參加者重新思考「水」和我們的關係。工作坊由理大的曾德平副教授負責。他帶領我們做一些禪修的練習,比如拿一個飯團,逐粒逐粒飯吃;並且要含在口中直至飯粒化為液體,才再吃下一粒。起初吃起來還覺得頗有趣,吃到後來卻漸覺不耐煩,一粒米在牙縫間,怎樣咬也咬不爛。不過,正是那種平靜、緩慢、甚至停頓,令我們更有空間去反思自己的念頭。

曾教授提到,我們每時每刻都有很多的念頭:這些念頭都是受環境影響而生的,它們直接影響我們的感覺,接著是情緒,最後是行動。我們很多時都是太快從念頭跳到感覺甚至行動,一切好像不假思索就自動進行:起床出門上火車搭校巴上課……於是我們對最平常的生活經驗,如扭開水龍頭,自來水從那裡來從沒有太多想像,也不聞不問。或許就是我們這種態度,間接令到大企業可以更目中無人地把水私有化,剝削人人應有的水權。

短短兩日的「水論壇」,涉獵的議題包括水務私有化、水污染、水足印、生態復修等,可謂野心不小。不過,今次剛好作為一個概覽,綜觀各個水議題,為本土第二、第三次的「水論壇」作好準備。錯過了今次「水論壇」的朋友,請密切留意全球化監察的動向了。

延伸閱讀:

全球化監察:民以水為天
http://www.globalmon.org.hk/zh/category/10民以水為天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