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文化戰線,熟悉中國當代歷史的讀者可能會立即想起毛澤東。早在1942 年,毛便在「延安文藝座談會」提出,人民解放的鬥爭有文武兩條戰線。除了手裡拿槍的
軍隊,還要有「文化的軍隊」--爾後這場談話一直成為中國共產黨鬥爭策略的最高指導思想,至今未有一刻放鬆對文藝、輿論、教育的控制。生活在香港,我們對
內地的媒體與互聯網管制自然耳熟能詳,可是我們往往低估中共對文化戰線的重視程度。

現於香港演藝學院任教的內地導演應亮,其新作以內地的「楊佳案」為題材,近月在韓國全州電影節播放。沒想到,竟有人出價近7000 萬港元買下這部電影的版權,
卻明言只買版權不播放。同時,內地政府部門又約他去西環「飲茶」,還多次「探訪」他在上海的父母。遠在韓國公映的電影尚且如此,香港境內諸種挑戰中共權威
的言論,自然更是中共的眼中釘肉中刺。政治形勢如此,梁振英倡議成立的文化局被香港人質疑為搞中宣部,也便非毫無根據的猜疑。不過回頭細想,政權在這些方面表現得如斯忌憚 ,不正好說明甚麼嗎?

議席爭奪等如位置之戰?〉引用葛蘭西的說話指出,政權要維持長期穩定,絕不可能只靠強制性的暴力,而是必須製造一套合理化其統治的意識形態。政權為了搶
佔陣地爭奪統識,必會以不同方式介入文化。〈中國搖滾:從一無所有的紅布上奏起〉訴說的歷史,正好作為事例說明了人民在文化上與政權角力的曲折和艱辛。〈隱喻作為針線──直面六四創傷的《動詞變位》〉,則嘗試具體展現個別文本重構六四記憶的政治潛能,細緻的電影語言永遠比重覆的政治宣傳更具效力。

談到文化戰線,當然不能不談直接影響我們成長的教育。〈國民是怎樣煉成的〉檢視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課程指引,指出條文背後隱含的價值取向,或可為快將要教授或學習的師生注射一支思想疫苗。〈櫃桶裡的紅領巾〉的作者自述內地教育經驗,昔日的政治宣傳成為今日的批判資源,或可說明洗腦教育並非戰無不勝。〈政治教育這回事--教師的角色與實踐〉則直接探究教師在學校中突破政治禁區的可能,說到底德育與政治教育本為一體,在學校作政治教育實屬理所當然。

政治總是對文化苦苦相逼,我們有時難免希望,文化可以闢出一片不受政治污染的天地。不過回心細想,世上又有豈有完全政治中立的文化?當政權全方位介入文化
爭奪統識,即使貌似政治性不強的文化,其實也往往發揮一定的政治功能。面對赤裸祼的言論管制和政治宣傳,或許我們更需要警惕的,正是那種以「政治中立」為名將一切去政治化的意識形態。試想想,對於政權來說,還有甚麼情況比人民討厭政治或迴避政治,更有利於統治?我們的生活從來逃離不了政治,即使是貌似自由開放的香港,政權也早已透過愛國財團掌控了大部份大眾媒體。要實現我們心中的理想社會,是時候放棄文化應該脫離政治的幻想,從文藝、輿論、教育各方面與政權周旋到底。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