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Jeffiu

一直以來,八九民運在大眾的心目中,是一群學生發起的民主運動。教師在整個運動中的角色雖不明顯,但可以斷言,教師對當年學生的取向、立場、行動等,一定有極大影響。政府提出的國民教育令全港譁然,社會各界對灌輸學生政治意識有不少意見。當我們大力抨擊國民教育變態、洗腦、荼毒學生時,我們有必要反思一點︰政治教育是否需要?教師身為建制的一部分,對教導學生政治意念,又應扮演甚麼角色?為瞭解前線老師的想法,小記訪問了中學時期的班主任陳老師。

政治教育的目標
一開始,我們談及教育的目標和使命。究竟教育是要學生學一堆既定但未必實用的知識,還是培養個人素質和批判思考這一類的能力呢?教育局的網頁中,「抱負與使命」一項為「提供優質學校教育,致力發展個別潛能,培育學生迎接人生挑戰」。坦白說,小記不認為教育局能實踐它自己定下的「抱負」。陳老師也認為現時的教育制度偏重考試,埋沒了學生其他的才能。在填鴨和倒模式的學制下,學生的發揮空間不大。社會塑造了一種氣氛,令學生、教師、家長產生錯覺,像是讀書就是為了升大學,攀上社會,賺錢養妻活兒。因此,學生不需多餘的思考,只需做好所謂的「本份」就可以了。這種想法不但有損學生的批判思考,還間接導致學生的政治冷感。

陳老師認為,教師的身份不應只在教書,其個人的身教與言行皆為榜樣,直接影響學生對學習的感覺。政治教育亦然。倘若學生從小就對政治冷感,或沒接受政治教育,會令人失去對政府政策和政治立場的個人意見,限制了看待社會問題的視野。對政黨的理解可能只餘下路邊「為你發聲」「父母親節快樂」的橫額,甚至是一些蛇齋餅糭(然後大夥兒坐旅遊巴去抗議或投票)。如果我們不希望日後香港出現如此的政治氣氛,學生必須從小開始接觸政治。倘若社會大眾因瞭解政治而對現時的政制更具批判力,市民可更主動積極地監察政府,幫助社會發展。去年港島區有許多學校在討論校方與學生組織關係[1],陳老師認為這是健康的現象。在一社會裡,如果有訴求未能有效傳達予政府,或基本人權被侵害時,絕對需要有人站出來反抗,否則只會是溫水煮蛙,結果我們的權益一點一點也被剝奪了。

政治教育的模式與實踐
之後,我們談到政治教育的核心問題。首先,陳老師定義政治教育為教導學生有關政治的知識。必須處理的問題有二︰如何教、誰教。

第一個問題比較麻煩,因為政治教育不是要去教一堆知識,而是一種主動去分析和下判斷的能力。學生也不可能簡單的通過上一堂,就能完全掌握箇中技巧。這需要長時間對政治、時事、世界大局的敏銳觸覺,還要時刻關心社會,對不同持分者意見的考量等。教師須付出的,除了長時間與學生沉浸在政治中,還要不時補充政治知識和留意世界大事。因此,要學習這能力,不但是學生本身,對教師也是一種莫大的挑戰。至於是否值得,答案當然是肯定的。

不過,任何形式的教學均會衍生一個問題,就是時間上的可行性。大家都知道現時香港的教育是多麼的艱苦,學生連課餘時間都用來補習學樂器,你還想要學校騰出課堂來學這些「非正規」「無叉用」的東西?或許有些人不明白政治教育比物理化學來得貼身和實用,但即使建制內不容許「政治教育課」的出現,教師在學校仍有空間傳授政治知識。

最簡單的例子就是選班會。教師以最顯淺的手法讓學生瞭解民主、投票、選舉等。如果教師有意覺地要在這過程引入政治教育,大可參考社會一般的選舉程序。例如,要先提名,選出候選內閣。然後候選者要發表演講,表達對班會職責的期望,會如何服務全班,甚至增設班規等。待各人演說完畢,可以讓他們互相辯論,挑戰對方的立場和期望,也可要求對方許下承諾。最後,同學們一同討論,並投票選出班會成員。如果有人日後失職或沒兌現承諾,同學可提出罷免其職務,並重新進行選舉。這些都不是甚麼困難的事,而同學亦可從中獲得一些政治意覺和知識。這相較直接指派同學當班會委員,或一開始就草草投票了事,不是有意思得多嗎?層次較高的有領袖生選舉(學生選出或老師任命)、學校旅行的地點等。這些攸關學生權益的事務,學生沒理由不參與其中。但很遺憾,學生通常不會覺得他們有權參與,甚至認為自己不應有權發聲。如在能力之內,教師可引導學生思考,究竟學生在校方定下的建制內,有甚麼能夠參與及改變的部分。如果學校肯把權力下放,讓同學多參與校園事務,能提升學生的政治意識。相關例子有「改一條校規」的故事[2]。學校,可以說是社會的縮影。若然從校園生活的周邊小事引入,很容易就可令同學明白政治是怎麼一回事。

另一方面,教師經常抱怨工作時間長,課外還有許多行政工作,令他們疲於奔命[3]。話雖如此,這不等於教師全沒時間進行政治教育。有些時間如午飯過後、課前閱讀等,教師可善用這些時間,引導學生思考。例如直接拋出一件時事,問學生對它有甚麼看法。學生會表達各種意見,教師可加以整合拓展,逐漸培養學生對政治的興趣。場合也不一定要面對全班同學,有時在飯堂與幾個同學閒談,也能收效。小記認為,關鍵在於令同學時刻留意。這才可養成主動深究政治的意識。

教師的立場問題
教導者當然是教師。不少人擔心教師本身難以做到中立持平,令學生理解時有偏差,甚至忽視了某一方的意見和立場。還有的是在現今的政治環境下,一旦表明立場或會被扣帽子,立刻被永遠標籤為某一方的人,甚至會有政治後果。陳老師認為,教師總有個人經驗和意見,而且活在社會中,一旦有了角色要扮演,在教育的過程中總會不自覺地表露出來。美國教育人士協會(Association of American Educators)中有所謂的專業守則(Code of Ethics),其中一條為︰「 The professional educator endeavors to present facts without distortion, bias, or personal prejudice(專業的教育工作者會盡力把事實不偏不倚地展現出來)」,小記覺得很有意思。雖然香港沒有這種條文,但這教育理念是值得借鑑的。

小記對教師在八九民運中的角色甚有興趣,因此也很想知道教師怎樣看政治立場。陳老師認為教師也是人,也是社會的一份子。他們只是有一個較特殊的身份,就是要教育下一代。撇開這些的話,教師當然可以有政治立場。他認為有立場不是問題,也不讚成時時保持中立。美其名是尊重雙方意見,實為不經思考,不敢下判斷。陳老師絕對支持當年挺身而出的教師。他們敢於表達已見,公開支持天安門前的學生。所以,他挺敬佩公開表達政見的吳美蘭老師[5]。

至於如何避免因教師自身的立場而影響學生,陳老師認為教師要清楚瞭解自己有否偏頗。在教導時可著眼於思考過程,而不是以情緒為主,直接影響學生的觀感。表達政見或評論時也要避免灌輸,也就是一味的單方面傳達,不容許學生反駁或提出相反意見。這聽上去很理想化,也難以確保所有教師都完全盡責,某程度上這也是教師自省能力的問題。話雖如此,小記相信以現時發達的科技,資訊流通,教師想隱瞞事實也很難。學校雖對學生影響極大,但學生畢竟不是全是傻子。我們要對教師的專業操守有信心外,也要對我們下一代明辨是非的能力有信心。另外,相比單方面灌輸,小記認為完全不提政治更為可怕。因為這會營造學校「去政治化」的氣氛。即使學生接受的是單一的政治意向,這總是一種對政治觀感的教育。相對數年全無政治意覺的中學生活,這種灌輸也許還能引起學生對政治的反感。日後他們回望當年教師的論述時,或會有另一番看法。

總結
小記很興幸能遇上這位老師。從中六開始,到整個訪問中,小記均能感受到陳老師對教育的熱愛,以及對學生的關懷。教師相對社會其他持分者,更能與學生有效地接觸和溝通。這正正肯定了教師作為推動政治教育的角色。總結全文,小記只想說︰政治教育是必要的,而教師是掌握學生政治意覺,以至社會未來的鑰匙。教育,是一項偉大的工程。

[1] 〈民主種子 校園開花 皇仁學生會公投爭自主〉,蘋果日報,16/2/2011
[2]  黃明樂,〈改一條校規〉,光明女樂(黃明樂個人網站)
[3] 〈齊論教師工作時間〉,香港教育城
[4] 〈斥唐英年壞榜樣700師生齊鼓掌 官校教師:我要有權選特首〉,蘋果日報,20/5/2010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