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事件作為一件能集合港人關注內地事宜的契機,其關注的層面和範圍值得重新檢視:到底是否千遍一律地喊上一千次、一萬次「平反六四」和「追究屠城責任」就代表我們已對祖國問題盡了點綿力?對於學生當年,以至今天社會底層對政權的哭訴,我們又是否全盤理解?若然不是的話,中國現場一版面正要擴闊陷於形式化的公眾活動所未能處理的議題。走進中國現場,我們不難發現,展現在我們眼前的是目前體制內的兩個不同集團,一個權力集團長期凌駕於廣大人民之上。而近些年層出不窮的香港社會問題,若要解析,或許中國的社會結構體制問題將能成為香港的參照。

逃呵,又逃回這中國、模式〉、〈悲世界如此狹小又逃回-這黨的模式〉二文以「中國模式」作起點,嘗試解構「中國模式」的實質內容,並宏觀地分析模式內千絲萬縷的政經關係。文章同時指出在如此「中國模式」運作方式下,中國需要面對的種種棘手問題,勾劃出國家經濟發展,與人民生活質素下降之間的相矛盾之處。緊承〈模式〉中談及的中國官員貪腐問題,〈胡溫十年:從貪腐看中國政治改革〉論述了在一黨專政、黨利益優先於國家利益的政治背景下,「反腐」和「維穩」這兩類政策之間互助卻又彼此排斥的矛盾關係,以及為何在中國,徹底解決結構性貪腐問題是如此遙不可及。二文從宏觀體制上說明中國廣泛民眾將受制於此。

在同一模式下,另一邊廂卻是其他處於社會低位的人的掙扎與呼喊。〈青春,暗無天日〉聚焦「中國模式」體制下的其中一個社會問題–學生工。不僅是描述掌權者對這個底層群體的壓迫,文章更嘗試藉學生工現象去剖析受壓方的心態,指出面對壓迫的個體不能有效形成有規模、有組織的抗爭群體的原因。〈心與身的陷墮:淌血雪獅與吶喊〉、〈華爾滋或其它:少數民族與龍共舞〉集中討論國內少數民族與中共政權的關係。前者從政治、經濟和文化政策方面尋找藏漢對立的問題癥結;後者則以藏、維這兩個中國「分離主義大宗」為例,分析中央政府如何與各具不同資源及國際形勢的少數民族互動、周旋。

「六·四」事件,晃眼一過二十餘載。每次悼念,我們聽到的永遠不外乎是當日中共如何血腥鎮壓、死了多少人云云,學生爭取的實質卻彷彿已被我們遺忘。但「六•四」從來就不曾因為時間流逝而與我們漸行漸遠。昔日學生在廣場上以血表達出反貪腐、要民主等訴求,只是時至今日,不僅腐敗現象未得紓解、民主到來遙遙無期,侵權、壓迫以及各式的打壓更是綿延不絕地出現在我們眼前。

這是一個人們一直在問卻還要一直問下去的問題:祖國,你怎麼了?祖國,你怎麼了?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