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趙家欣(輯自青年拒當樓奴運動專頁,2012-08-05)

編按:
7 月16 日新行政長官梁振英首次出席立法會答問大會上提出,回應青年住屋需要問題,政府擬全額資助非政府機構興建青年宿舍,提供宿位三千。此方案主要針對18 至35 歲的在職單身及少量夫婦,當中設入息及資產限額,單身人士月入不得超過1.7 萬元,租約期為兩年至五年不等。然而,在物廉物美的糖衣底下,這政策實暗藏種種殺機:青年租住宿舍之時,代表他們已進入房屋市場,參與者皆須跟著市場規則來玩遊戲;若面臨貴租只能繼續默默耕耘的交房租,即使住足五年又怎樣?最終又要趺進捱貴租/供貴樓的圈套,彷如直至永遠……

梁振英上週在立法會答問大會上,推出青年宿舍的建議,「賣點」是租金較市值租金低出接近4-5 成,其次是收入上限較公屋申請門檻高出接近一倍。然而,青年宿舍以過渡式的住屋形態出現,自認掌握房屋政策的梁振英,真的相信青年住屋問題解決了嗎?

泡沫置業夢
泡沫的樓價造就不合理的租金,成為了市民大眾,包括青年人租不起樓的致命傷。香港一直奉行高地價政策,2002 年的孫九招一出,讓地產商主導樓市市場,導致樓價高企,青年人買不起樓、租不起樓。上屆政府沒有正視這個問題,以為推出置安心計劃讓市民先租後買就可以解決青年上樓問題。如今,梁振英政府竟然繼續炒冷飯,以青年宿舍作為「住安心」計劃推出,讓青年儲錢買樓,實在可笑。即使青年宿舍的租金只是市值的5 成,若沒有一定程度的租金管制,每月收入接近1.7 萬的年輕人仍會面對很大的財務壓力,可以說五年租用期之後,根本儲不了多少錢,更不會實現如梁振英鼓吹青年人上車的置業夢。

況且,青年宿舍只會排斥收入更低的年青人。現時已超過四萬宗30 歲以下非長者單身人士輪候公屋,換言之會有最少四萬個月入$9,200 的30 歲以下的年青人也在排隊申請青年宿舍。但租金若非與青年收入或可負擔能力掛勾,只會削減這批低收入的年青人入住青年宿舍的動機,他們只好繼續選擇租金相對較低,但租住條件差的劏房。最後,青年住屋問題终究又是原地踏步,更甚的是製造了「低收入青年」的標籤效應。

拒當樓奴才是生活態度
梁振英希望透過青年宿舍「助」青年儲首期置業,但置了業就代表成功向上流動、生活質素得到改善嗎﹖其實,樓奴生活才真正開始︰不斷節衣縮食、無止境加班、喪失了自由和生活……為的是把血汗錢乖乖奉獻予地產商。當經濟泡沫爆破時,不論是成為負資產、抑或財團縮減人手而失業,所有的苦果卻要由自己來承受!公平嗎?

「不買樓,不一定因為買不起,而是不想助紂為虐,養肥地產霸權﹗」這是青年拒當樓奴運動的宣言開場白。地產財團今天能橫行霸道,全因是財團、政府鼓吹一種信念:樓係要買的。所以政府不用大規模建公屋、非長者單身人士要有計分制、拒絕降低公屋申請門檻,青年人就會乖乖地去買私樓!其實,放下置業夢,我們會發現世界很大,原來我們有很多選擇,節省下來的金錢,可以立刻改善生活質素!拒當樓奴,才是青年人應有的生活態度!不做樓奴,解決住屋需要,增建公屋是其中一種出路。況且,從社會學的角度來說,愈多人住公屋,其實是為社會減少風險,幫助社會保持穩定。

因此,公屋絕不是福利,而是社會必需品,也是個人基本權利,政府有義務推出長遠政策解決市民住屋需要,而不是推出「樓奴」的止痛藥--青年宿舍!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