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石七刀

早在今年三月下旬,港大評議會的時事委員會(時委),就發表了一份寫有「要求中央介入」、忽略小圈子選舉問題的聲明,還在財務委員會(財委)的緊急秘密會議中通過撥款,在八大報館刊登全版聲明。由於會議秘密進行,港大學生在聲明登報後才得悉事件,並質疑時委及財委由於未夠召開會議的法定時間做法違憲。而評議會主席、普選評議員、幹事會時事秘書和財務秘書,由於身兼時委及財委委員一職,所以成了批評的主要對象。而及後由於港大學生會會長的解釋令人不滿,矛頭蔓延至幹事會全體。

最終,有人動議公投,罷免評議會主席、普選評議員及學生會幹事會全體幹事。但由於評議會主席多次以不同原因拖延公投進程,令公投押後到考試後極少學生回校的時間舉行,最終不夠法定票數,罷免不獲通過。

事件暫告一段落。然而,在事件中扮演訊息傳播、批評及參與評議會會議角色的《學苑》,在港大迎新期間卻被打壓。迎新事務委員會(迎委)決議將《學苑》列為宣傳品。一旦如此,《學苑》就會受《迎新守則》之《宣傳守則》規管,在「迎新時期」(今學年為七月廿二日至十月十九日),所有「宣傳品」內容均不得主動提及或評論其他屬會及特別團體,違者可遭處分。也就是說,學苑在迎新期間,凡提及學生會黑金政治事件的刊物(如八月),都不得出版。

下決定讓《學苑》被禁止出版的迎新事務委員會(迎委),是評議會豁下的委員會。迎委設有十九名委員,包括院會、舍堂、文化聯會、體育聯會、學術聯會、普選評議員和幹事會幹事。從其組成部份來看,幹事會幹事及普選評議員,是涉及上述事件的人。而三個聯會的會長,也是幹事會幹事。撇除院會及舍堂的八席,其餘有連帶關係,並涉及上述事件的人,已有足夠票數打壓《學苑》。

《迎新守則》的原意,本是希望參與迎新的團體,不要透過帶誤導成份的宣傳,以及貶低其他團體,來招攬新生。但《學苑》會員就是香港大學所有本科生,無須招攬新生;其職能之一正正是報導及評論校園時政,與《宣傳守則》希望避免的情況完全無關。以往迎委未有把《學苑》列為宣傳品,到了今年卻突然通過這個決定。更甚的是,迎委會會議上,其實有小部份非委員的屬會及特別團體,包括《學苑》,以及少數委員提出異議,但最終卻通過這項打壓新聞自由的決定。

直到現在,《學苑》仍然無懼打壓,繼續派發刊物。評議會雖然把《學苑》從宣傳品中除名,但卻依舊要其受《迎新守則》限制,打壓手段十分赤裸。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