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多

說到甜品,西環有兩間「老字號」,一間是「源記甜品」,另一間是我家樓下的「森記甜品」。「森記」一碗糖水只消十多元,比同區甜品店便宜得多,對
不太富裕的小市民來說是很好的享受。

小時候,父母經常帶我到「森記」吃糖水。「森記」總是座無虛席,我和家人每次到「森記」都要輪候座位,更可惡的是,在靠近門口的位置,有個透明門冷藏柜,裡面擺藏了幾碗糖水,店外的人能看的一清二楚,而我總是看得垂涎欲滴,想盡快進去大快朵頤。

走到店內,一股甜膩的香氣便撲鼻而來,是廚房的員工正在煲糖水。眼前是陳舊的裝潢,老式的冷氣出氣口,小長方形的那
種,座位不是梳化椅,是硬板凳,當然是坐滿客人。

如果是夏天,父母通常會叫幾碗雜果西米露。切成粒的水果浮沉在晶瑩的西米之間,再澆上煉奶,西米粒粒分明,入口軟糯,糖水甜度適中,喝下後喉嚨感到一陣清涼,水果也十分鮮甜,聽說是老闆每朝親自到果欄採購,實在是炎炎夏日的消暑良品。

除了糖水外,「森記」還提供小食,我最記得的就是蘿蔔糕。老實說,蘿蔔糕並不太好吃,長大後就沒有再吃過,味道也不太記得了,但母親細心地用筷子把蘿蔔糕切成幾塊的畫面,仍記憶猶新。

「森記」或許沒有豪華的裝潢,菜單上的甜品種類也不夠多,但很有人情味,有很多熟客都是附近的老街坊,老闆也十分親切好客。中學時,我和同學常到「森記」吃糖水,老闆見到我們幾個學生哥,有時會過來搭話,比如問近來學習如何之類,有時候,我們會叫外賣糖水,老闆亦會親自幫我們打包,還囑我們要小心倒瀉。記得有一次,我和同學叫了外賣雜果西米露,到同學家裡,一邊玩電腦遊戲,一邊吃糖水,不幸瀉了幾滴糖水,沾到鍵盤上,被同學罵個半死,那時才後悔沒有好好聽老闆的叮囑。

後來入讀中大,一星期才回西環一次,很少再去「森記」。聽升了港大的中學同學說,港大人經常在下課或做完莊務後,一群人到「森記」吃糖水,讓我好生羨慕。我很想再吃一次「森記糖水」,但一直沒有機會,直到後來得悉「森記」結業才後悔,現時已很難找到如此有人情味的店鋪。

「森記」是因為業主突然宣佈要收鋪而無奈結業,聽聞業主欲以高價出售鋪位。其實不只「森記」,自從宣佈興建港鐵站後,西環租金就不停上升,不少小店因捱不住貴租、或是業主收鋪而結業,取而代之的是大型連鎖店。每次我回到西環,都會發現有店舖消失、有經常光顧的老字號成為回憶,讓我不禁慨歎都市變化急速,只是一年已面目全非。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