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外判戰線:
本月專題研習︰外判=專業化=好?
文:Max(戰線成員)

關於外判,過往校方以至大眾都很容易將之視為管理問題,為的是提升工作效率,但這其實是直接忽視了外判的另一個面向,就是剝削和壓迫工人的現況。這種只顧管理效益的取態固然需要大力批評。但即使我們把目光放在「提升效率」上,實情是否就如校方所言「某些工作需要交由專業人士負責」、「交予專業公司便於提高效率」。校方口中的「專業化」究竟是甚麼?

今時今日「專業化」這個詞已用得太濫:既可指specialization,亦可解作professionalization,兩者雖說有類近之處,但實際上大有不同。因此,本文嘗試厘清概念上的差異,並加以闡釋「外判」、「專業」、與「服務好壞」之間從來就沒有直接關係,甚至所謂的提高效率也是建基於剝削的前題之上。

Specialization

Specialization,又名職業專業化(jobspecialization),與分工(divisionoflabour)同義,是由十八世紀的阿當.斯密夫以至今時今日大多數經濟學家都奉為「真理」的生產方法。根據這個「真理」,人們、組織或國家只從事自己最擅長的生產,其他別的甚麼也不花時間去做——透過這種分工,整個社會的生產效率便會大大提高。

及至工業革命,工廠的終極目的就是大量生產,科學管理學之父泰勒的對應大量生產的目標,將分工推向極致,他主張工序分散(變小變簡單),透過極仔細地分工減少無意義的消耗(如從一項工序轉移至另一項工序時所「浪費」的時間),從而達到提高產量的目標。

當工廠根據泰勒的主張進行生產,工廠工人每天都是做重覆無意義、無技巧、連思考都不需要的工序……從事這些工作苦悶得連泰勒本人也承認必須有合理回報才能讓工人參與生產[1]。然而,唯利是圖的老闆們當然不會理會泰勒這部分主張,拒絕與工人分享利潤,獨自享受著管理改革帶來的好處。這種低薪和壓抑工人的變態勞動,反而諷刺地推動了後來支持工人的馬克思主義;而工序過細和資本主義生產模式所造成的問題也就是馬克思所講的「異化勞動」—扭曲了勞動者和他人、自己、勞動本身和產品的關係[2]。

Professionalization

至於「專業化」的另一解釋,professionalization,則是一種社會現象。這裡所說的「專業」是我們經常說的「專業人士」、「專家」的特質,從事該專業的人掌握普通人所不知道的一套知識技能。

以往西方所謂的專業,其實只有醫學、法律和神學這三門學科,後來才慢慢普及至各行各業,使得「專家」成為能力和社會地位的象徵。發展至今天,各行業系統化的發牌制度和專業公會的成立,除了評核和保證能力的意義外,反而往往成為阻礙他人進入該行業的屏障[3]。

那麼,為何professionalization會出現呢?簡單而言,最大成因就是specialization。其實professionalization也是specialization的一種極致表現。以香港的建造業為例,以往由師傅教授徒弟技藝,慢慢累積工作經驗,因此對註冊和牌照的要求不是太大。今天,工種分為其他註冊熟練及半熟練,兩者合共多達一百七十種工作,工人須向政府註冊方可從事某項特定工作。當中除要求安全和操作技術的工種外,亦有仔細的劃分,例如拆卸工(違例建築工程)和拆卸工(建築物)等[4]。

這種所謂「專業化」往往以社會對技術的要求、對安全或質素的要求為名進行,實質更大部分的是源於社會每項事情都傾向細緻分工,相信分工有助提升效率。但是,當分工分到如上述建造業般細碎時,真的有助提升效率嗎?筆者一年半前,因善衡外判欠薪一事探訪過地盤工人,發現部份工人手握多張卡(證書證明)。也就是說,分工分得太厲害,只靠單項細項工人根本難以糊口,最終反而推翻仔細分工能提升績效的說法。只靠一項技能,工人的收入未必足夠,每人只從事自己最「擅長」的一項工作根本不切實際。更甚者,專業化分工的真正問題在於︰每個人只負責單項細緻工作根本不符合現實,因為現行的工作規模不夠大容納這麼多工人,去發揮分散工序的優勢。效率之說實在存疑。

「專業化」的另一問題是,種種註冊和牌照的關卡令外人難以進入行業,這對該行業的工人來說未必有利。因為工人需要投入很多時間和金錢去考取個別牌照,變相入行後更難轉行和擁有其他工作機會。而且,當分工過於細碎時,也就侷限了知識和技術的流通,未見其利,先見其害。

說了那麼多,關外判甚麼事?

一如文首所述,坊間口中的「專業化」時常誤用,時而是透過組織和工作之間的分工增加效率(specialization),時而是要求專業人士負責特定工作(professionalization)。

對這兩種理由,我們持不同態度:我們堅決反對校方用提升效率為藉口及其只顧自利之量度;但我們並不否定部份行業須專業人士來處理,如醫生、建築或清理化學物等,只是工作外判絕不代表招標者能推搪對工人的責任。

首先,外判服務真的能享受Specialization增加效率的好處嗎?

答案:不必然。

效率的計算是:效率=產出/投入,而外判的服務則可視為效率=服務質素/成本。

較後期的管理學或人力資源管理,越來越重視對員工的關懷,並加入心理學的理論,因為發現工人的狀態往往會直接影響工作表現。心理學家馬斯洛主張人有五層的需求,須由低至高滿足才越來越大的動機,低至高五層分別為生理、安全、社交、尊重和自我實現。套用到日常的工作安排中,越能滿足員工的需要,工作動力會越大[5]。可是外判的工作情況往往惡劣,試問又如何能提供更好服務呢?

我們值得深思的是,現今校方或是社會在討論外判時提及的「提高效率」,其實從來並非嘗試去滿足工人的需要,去讓他們主動地投入工作,反而是採取降低成本的方法,使得成果看起來也頗具成效。這種本末倒置的管理手法只是利用生活困苦的壓力,犧牲那些原來已經處於弱勢的工人,叫他們在明顯不合理的薪酬待遇下繼續勤快工作。

而且,外判商為了節省成本,談不上管理,員工待遇不妥的情況時有發生。「外判能夠提昇效率」一說,絕非從改善管理質素著手令服務更好更全面,實是為了滿足「減少成本」這自私動機,不惜剝削員工、犧牲服務質素。如果中大校方真的想提昇「效率」,何不直接改善管理質素?把管理權拱手相讓予難以監管的外判商,算是展現了哪門子改善服務質素的承擔?

Professionalization:必要?

儘管我們反對外判,但也不得不承認,某些工作單靠大學是做不來的,如新大樓的建築工程等。然而,我們必需要知道,一但決定將工作外判,以後縱使他日外判商加價、服務差劣、剝削員工,學校卻幾乎不可能自己做回這些工作,最多只是從一間外判商轉向另一間外判商。

較貼身的一個例子就是電子學習平台,中大的CUSIS是三年前外判予甲骨文(Oracle)公司負責的電子平台,以往選科系統都是由中大管理。而CUSIS開始實行時,由於選科不便和連番的系統故障,導致很多同學都不滿更換新系統。縱使同學後來多番爭取,但由於管理者始終是甲骨文公司,要改善的空間很少,連中大的資訊科技處也無能為力。其中最大問題在於,管理權不在中大。

在這裡,筆者嘗試空想一條問題:中大有沒有可能重新開發平台,「奪回」同學的福祉呢?答案是極難的,除了因合約問題,還有資訊科技處也未必有能力和資源去再重新運作一個適合中大同學電子平台。更甚,再過十年八載,現在的管理者退休或自然流失,新入職的職員更沒有能力管理中大同學的電子平台。而中大終於成功爭取professionalization,專做教學而外判其他事務,漸漸失去對校內許多事務的直接控制權。這個空想並不只是一個空想,參考大專院校的餐廳也略知一二。有關餐廳的大少事項,如員工待遇、管理問題、甚至是食物的衛生和健康,學生或員工也只能相信「應該」沒問題。到底餐廳工人的工資休息如何,去年中大學生會就算直接問中大校方也沒有可靠數據,唯有向餐廳公司做自願性調查[6]。

可以怎樣做?

面對外判衍生的許多問題,我們該做甚麼呢?若果校方常言人文精神和社會公義等的價值真的要實踐起來,那麼我們更需要跳出成本效益的管理視角,重新考慮那些服務我們的工友該擁有怎樣的待遇才算恰當。既應該在招標中加入相關條款,篩選出合乎條件的外判商,還需要常設監察組織,檢查外判商有否合乎招標要求。但最重要的,外判市場的玩法就是爭取提供最低價,本質上就是以儘可能扣減成本作為大原則,因此我們更應該在外判開始在萌芽之勢時阻止。本戰線的成立正因暑假時圖書館決定外判清潔工作,聯同其他團體發起行動,才得以及時逼使校方暫緩外判決定。

因此,我們過往除了出版刊物,亦舉辦了一連串的電影會和工作坊,接下來我們正在籌備一場在十月中的工作坊,討論外判工處境及學校外判的原則和條件。如您也認為外判有問題,或想了解更多,邀請您一同討論和行動,十月份的各項活動詳情請留意宣傳或到facebook搜尋「中大反外判戰線」。

[1]西方管理學說史(2003),郭咸綱,中國經濟出版社,111頁
[2]馬克思關於異化的概念,一名為leopard的台灣網誌,寫工作後閱異化理論的心得http://leopard.pixnet.net/blog/post/23374171-馬克思關於異化的概念
[3]Theprofessionalizationofwork(2006),MJacobsandS.E.Bosanac.,deSitterPublications,Chapter1
[4]註冊工種參照表(簡單版),建造業工人註冊管理局,http://www.cwra.org.hk/registration/Designated_Trades.pdf
[5]Business:AChangingWorld(2003),O.C.Ferrell,GHirt.,McGraw-Hill/Irwin,page274-275
[6]中大學生會幹事會三月至六月工作報告(2011),去屆中大學生會的匯報

分享至:

One Response

  1. Pid Ong

    有關中文大學CUSIS系統, 軟件是甲骨文(Oracle)出品, 負責管理的是IBM. 謝謝.

    回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