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罷工──不只是不做愛那麼簡單
文:橙

早前,從報紙中讀到「性工作者發動性罷工拒接銀行家客逼使銀行家借貸給有需要的人」[1],不禁令人感到疑惑:什麼是性罷工?性罷工有用嗎?

不做愛就是性罷工?

性罷工,就是指一群人以不做愛為手段,逼使或者誘使伴侶作出一些特定行為、製造壓力使當權者妥協,而那些行為通常具社會性的目的。

性罷工首先出現於古希臘喜劇《Lysistrata》,裡面講的是希臘婦女們為了讓男人們停止戰爭,拒絕與丈夫過性生活。

而近代亦曾經發生過很多性罷工的例子:
2011年,哥倫比亞一城市因石路難運輸令食品成本上升,更有難產婦女因石路而無法及時送往醫院以致失救,使當地婦女發動性罷工三個月,要求政府修路,最終成功。
2011年,菲律賓棉蘭老島的女村民舉行性罷工,成功逼使她們的伴侶退出分離分子所引發的內戰。這個案成為國際有名的例子「Women’sSex-strikeEndsCivilWar(性罷工停止了內戰)」。
2012年3月,西班牙高級妓女發動全國性的性罷工,拒絕為銀行家提供服務,直到他們同意為陷入經濟困境的家庭或公司提供更多貸款,並已有個別成功案例。

從例子可見,現時性罷工的出現,通常是女性為惠及全社會,以性罷工作手段推動伴侶參加社會運動,嘗試改變社會。其實性罷工在我們的歷史中並不陌生,無論在小社區或是國家裡都可以發生,亦可以有大至停戰的影響力。

性罷工反映出女性的悲哀?

雖然性罷工的影響力看似很大,但其中亦有問題值得我們思考。

從過往例子中可以看到,性罷工的發起者通常是女性,而運動的對象也多是社會上有權勢的人,而這些人通常以男性為主。仿佛為了達成一些宏大的社會性目的時,必需先倚仗男性的社會地位。例如,要政府修路主要是要男性以他們的政治權力向政府爭取,要使銀行業調低信貸門檻靠的始終是以男性為主的銀行家。

而事實上,現時世界上男性所擁有的權力普遍比女性多,社會地位也一般較高。例如2010年,在世界500強公司中,僅有3%的CEO為女性[3]。而雖然美國的反性別歧視傳統強、有相關法規規管,但大多數的領導職位也掌握在男人手中,最高薪的亦多是男性,例如在全美1000大企業的首席執行長職位中,男性佔了97%。[4][5]而在發展中國家如印度,婦女的地位更是低下。除了傳統上歧視女性,例如喪夫後會被侮辱,甚至會被要求陪葬等情況[6]外,法規上亦有歧視女性的情況,例如女性不被容許和男性享有同樣的夜間工時限制、女性不能成為戶長。[7]可見其實在現今世代,男女仍然不平等,男性始終能夠獲取更多資源、有較大能力去改變社會。

一場積極的社會運動

雖然,從性罷工事件上可能見到女性的社會地位仍然較低,但顯然女性在推動社會改變上並不是只處於被動的位置。性罷工本身,其實就是女性的主動行為。這不是單純不與伴侶做愛,性罷工是有明確目的的集體運動,並且那些目的通常具有社會性。

而無論是哥倫比亞,還是菲律賓、西班牙等的案例中,女性自發並有組織地籌組運動,例如西班牙一案中是由性工作者工會號召運動,菲律賓、哥倫比亞的運動都是由婦女組織發起。

追本溯源,在《Lysistrata》中,婦女所做的亦不只是停止性生活,她們同時佔領一個為戰爭提供資金的城市Parthenon。[8]其實,除了發起性罷工運動外,各地的女性亦同時作出了很多相關的行動,例如哥倫比亞的婦女亦有以絕食、遊行等行動配合,使政府修路。

性罷工的成功,揭視女性在社會運動中的力量不容小覷。

[1]〈西班牙妓女罷工堅拒接銀行家客〉,新浪香港,2012-03-28。

[2]〈性生活決定政治腦袋?全球千奇百怪的性罷工盤點〉,大公網綜合,2012-09-03。

[3]女性在高級管理層的比例也不高。2010年,在世界500強公司中,僅有3%的CEO為女性,在董事會成員中女性也只佔15%。新華網,2012年3月31日。

[4]在金字塔頂端的高薪者仍多為男性,並且大多數的領導職位也掌握在男人手中,在全美1000大企業的首席執行長職位中,女性只佔了3%。大紀元,2011年05月14日。

[5]其實香港的情況亦不遑多讓,2011年,高層職位中只有32%是女性。香港交易所2011年企業社會責任報告。

[6]“NothingtoGoBackTo”–TheFateoftheWidowsofVrindavan,India,Womennewsnetwork,5/11/2007。

[7]Indiacountrydata-Women,BusinessandtheLaw-WorldBankGroup,世界銀行。
[8]Anation’ssexstrikefordemocracy,CNNInternational,August29,2012。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