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B 事事旦旦、中聯辦干預 dbc、亞視公器私用反發牌,種種事件都不難見到香港的新聞自由好像日漸萎縮。就如亞視王征所批評的三份報章:信報、明報和蘋果日報之外,再加上港台幾個節目,眼下敢言的傳媒,好像沒有多少。作為行內人,也可以肯定地告訴你,傳媒內部許多立場早已明示暗示,一鎚定音;自我審查,根本已是行規。

也許題材經過審查、事實經過裁剪,在新聞工作中是無法避免,但所謂自我審查,是編輯記者刻意引導讀者,迎合老闆的立場。建制報章的傳媒工作者之所以甘於聽命,不用問,都是生計使然;但即使某些傳媒有所謂編輯自主,也不無壓力;明報的于品海也曾罵手下揭發自己的醜聞時「養狗咬主人」。

何況,傳媒老闆的目的是賺錢,不靠北京,便要仗仰大財團的廣告(讀者往往只是獲得廣告的工具),故此所謂敢言的傳媒並非沒有自我審查,而辛辣的評論、揭秘的新聞,有時只是不同老闆後台間的指罵而已。即使有人提倡大財團的競爭會帶來高質新聞,但現實中的傳媒業,不也老被跨行業的巨獸壟斷嗎?看看台灣的旺中集團、梅鐸的新聞集團便知。如此看來,香港的新聞自由也許沒有萎縮,只是洗牌而已 --  紅色也好,「本地」也好,怎樣洗都是資本家的。

如果一定要說中共亂港令新聞自由萎縮,那麼只是反襯出資本主義下的新聞自由,本來就不比極權體制好得多少。極權國家有真理部,資本主義有資本家。共通點是都有終極權力決定傳媒要有怎樣的意見,要誰消音就消音;而資本家之所以有這樣的權力,就是由於資本主義提倡的私有產權。中聯辦干預 dbc,靠的不是飛彈,而僅僅是黃楚標李國章的股份。

新聞自由對大家來說那麼寶貴,然而絕大多數傳媒卻由私人擁有,本身就是一個大問題。資本家也許很懂得賺錢,卻不見得有甚麼慧根去處理新聞,提高質素,反而很可能會為了賺錢而譁眾取寵,造假吹噓。可是這就如資本主義的其他部分一樣,老闆的獨裁不容否定。

但也請別神聖化傳媒工作,我對此總感到敏感不安。我明白那些動人心弦的價值:要求真相、捍衛第四權監察政府又或者要成為大公無私的良心公器等等。這些都是應份的。但高唱這些價值自我審查就會消失得無影無蹤、編採能夠自主嗎?問題不是有一大堆新聞工作者道德敗壞了,而是有種非常實在的因素在干預新聞工作者持平、忠實的判斷,以及阻礙重要訊息的公佈。必須說,這因素就是資本主義的經濟制度。

資本主義不是所有問題的原因,但肯定是一個既重要而又被忽略的原因。任何有志於新聞業的人,都應把資本主義的影響,放回我們分析新聞工業的視野內,而不是視作自然。此後,我們也許能夠再追問,可否進一步憧憬一種社會,讓沒有老闆上司的新聞工作者自行組織起來,以便更貼近那些大家追求的價值呢?

陳明,畢業後在主流報章做編輯,目睹景況光怪陸離。本來以為醜惡都在意料之中,然而總見到鬼影幢幢,階級政治不彰。嘆息。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