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煙雨迷離。冬天沒有冬天應有的樣貌,社會沒有社會該有的模樣。唯獨中大景色不變,依舊盤坐在遠山之上。開學了兩個多月,dem beat 的 dem beat,讀書的讀書,拍拖的拍拖。那些晃動的臉孔,跟上年相似得幾乎分出不來。

熱鬧,但毫無生氣。

幸好這社會的議題還是層出不窮。這邊廂,香港久未提起的福利議題罕有地得到社會關注,歐洲上兩個世紀實施的全民退休金終於在立法會提上議程,但我們可愛的政府似乎對老人家「自力更生」的能力相當有信心,全民退休保障依然遙遙無期;那邊廂,高鐵的預言一一實現,地陷、沉降等問題一一湧現,倉促通過的後遺症正浮現出來。在遙遠的彼岸,美國總統大選跟中共政治局常委換屆相遇鬧得如火如荼;而在腳下的山頭,工友在首場冬雨下被校方的逼遷卻發生得無聲無息。

一切都脫了軌,但諷刺的是一切如常,每月如常地脫軌。

冬天是個好季節,讓人重新感受熾熱的體溫,感受這寒風下更見悲慘的世界。如若緊握著拳頭,你也能感受這股熱情跟力量吧?要視而不見,或是麻木,還是要奮鬥,這都是我們握在掌心的選擇。

借用習總數天前說的一句話,

「人間正道是滄桑,長風破浪會有時」

我們走著瞧。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