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W.A.L.K.

「我們經驗閱讀的美好,相信書寫的力量。希望你也拿一本書,不管在哪裡,坐下來就讀;拿起筆,隨時隨地都可以寫。」他們的Facebook主頁介紹如是寫道。

2012年,自學中心、香港文學研究中心、藝術行政主任辦公室及吐露詩社在中大校園內開始合力推動一場校園閱讀與書寫運動,活動形式多樣,如在校園各處都可見的黑(白)板/玻璃詩、攝影工作坊、朗誦音樂會和即將進行的面向所有中大人的「二十一世紀中大的一日」作品徵集活動。

其實,推動這場運動,學生在其中扮演了一定的角色。據其中一名參與同學Justin介紹,整個書寫力量的活動中有不少的同學義務參與。像是活動主打-寫/抄詩,就需要不少人手幫忙將選出的詩篇抄到校園裏各個角落的黑板/玻璃板上,每次量位子、抄抄寫寫地都要用去一個多小時;而後又需要有人拍照作活動記錄或宣傳之用……雖然不時會出現因爲溝通問題而令兩者配合不了的情況(如沒及時抄下詩而讓攝影的同學白跑一趟),但活動進行至今仍算順利。

而文學作品很多來自本土作家,内容也多圍繞我們平日的生活,無論是讚頌、批判還是反省。如上個月他們就抄寫了本土工人詩人鄧阿藍的〈飄落〉,詩中基層民衆的天台屋和正在興建中的新樓形成鮮明對比。又如3月21日開始的「二十一世紀中大的一日」作品徵集活動,邀請所有中大人,無論是學生、教職員還是工友,用文字記錄他們在中大一天的經歷,以更立體地展現中大校園内不同人們的不同生活。

書寫力量活動雖然開始才一個多學期,但似乎在同學間已開始有所反響。再以抄詩為例,除了希望能為校園增添詩意外,也希望能更好地利用空間將文學帶進生活當中。而活動開始不久后,就開始有同學在大學圖書館進學園的白板上寫詩,或是在宿舍佈告板上聯詩帶畫地抒發一番。作爲活動主辦方,除了在黑板、玻璃板上留下文字外,似乎也再難進一步開發可以利用的空間(雖然我一直在想他們應該考慮直接把詩抄在墻上),然而有了同學在平日生活中的參與,文學卻總能在一些令人意外的地方出現。

即便如此,書寫力量活動本身仍有不足之處。縱觀出現在校園各處的文學作品,大多仍有著小資的味道,以基層為文學中心的作品實在不多;而活動整體則欠缺組織者、義工同學以外的人參與,難免把文學愛好者以外的人隔離開來。

書寫力量,書寫的是對文學的熱情,對生活的想像。要讓這股力量對我們的校園乃至生活產生實質的影響,除了滿腔的熱情和參與,也需要恒久的堅持。

後記:

筆者曾向負責組織書寫力量活動的教授詢問有關活動的舉辦初衷、活動資源(如資金)等方面的信息,唯該教授拒絕回應,稱相關資料可在網上找到,然筆者至今仍未能在網上找到有關資料,只得基於手中極爲有限的資料作出此報導,若有補充/失實之處,還望指正。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