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德莫克拉西

工人與學生,縱然聽來風馬牛不相及,但其實我們如同罷工亮出的口號一般,生活在「同一片海洋」。這場工人運動急需要群眾支持,而現在就是我們這些學生支持他們的關鍵時刻。

 

和碼頭工友相處,發現不論是過去的日子還是這幾天在碼頭的日與夜,工人始終關心學生,為着一班未必和他們有多大關係的年青人付出。說起「天地良心」四字,他們比那些「有學識」的,屁股和腦袋無以分割的官僚及資本家要優秀太多。

 

早在第一天聲援罷工時已發現,工友其實很細心。當工會捧出幾箱飲料讓一班工作完至少二十四小時的工友補充體力時,他們甚至自己都還未喝就把飲料轉送給一班到場聲援的朋友。大家連番推卻:「工友飲先!你地先係最辛苦果班!」工友卻笑容滿面地回一句:「得啦後生仔,我地捱慣!」然後轉身就走,不讓聲援者有機會將飲料交回去。

 

幾天下來,工友幫學生買飯、一次又一次為被保安逮住的學生脫險……可能,是工友覺得難為了支持者才這麼費心神照顧我們,但更多的,從他們身上我們想起了都市人開始遺忘的四字詞:義不容辭。

 

及至四月一號,和黃仍然選擇無視工人提出的「馬上與工會展開談判」之要求,反而索性選擇向法庭申請禁制令,把問題從眼前抹去而不是解決掉。

工友在一號早上收到第一次書面清場通知後並沒太擔心自己的處境,反而不停叫學生先行離開。被學生拒絕後工人又決議一旦清場,即由工友圍成一圈,保護圈內的學生及其他聲援人士免受衝擊。

 

勞動者早已失去健康、失去家庭、失去生活的喜悅;他們的付出換來我們的享樂。

原來學生和工人當是守望相助的同伴。

但今日在資本家的暴力手段前,他們依舊想要將一切重擔往自己肩上扛。

 

其實,工友被壓榨乃是今日商業社會的普遍規則,就算學生他朝投入勞動市場後也並不見得可以免於難。文職可以加班不加錢,連教師都可以被當成廉價勞工大舉榨取其勞動力……

還問什麼「幫助工人於我有何益」?幫助工人根本就是幫助自己!

何況,退一萬步說,學生求學,也不過是學做人罷了!

 

所以,已經可以了,工友們。讓學生們從受保護的圈內站到你們身旁去吧!

在面對不公義時,職業區分絕不是分辨「你」、「我」的標準。現在就讓工人和學生連成一線,和工人們奪回勞動果實吧!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