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戴圓形眼鏡的人、德莫克拉西

 

不願談判的,其實只是資方

碼頭工人罷工,實際上是資方將工人視作奴隸的後果,可謂自作自受。自2003年起,直屬碼頭公司的「公司工」與外判工一律減薪。其後,雖然偶有調整,但始終未回到1997年水平。事實上,在計算通脹後,2012年的薪酬比1997年大減三成,但工友的工作量卻不減反增,由十幾年前每組七至八人減到目前的四人。

減人工,加工作量。每更二十四小時,不時連續工作七十二小時。控制吊機的工友大多坐骨勞損,負責裝卸貨物的則不少手指變形甚或斷碎……

奈何,資方一直拒絕談判。據了解,工會由2010年起多次要求資方就調整薪金一事主動展開談判,但在勞工處多番介入後依然被無視。

換言之,過去至少十年,資方一直將工友視作廉價勞工,讓工友在「被剝削」和「無法養活自己和家人」之間做「自由選擇」。

這種種苦況,導致工友將行動升級。

 

罷工開始,資方醜惡面公開於世

三月二十八日,被踐踏至少十年,隸屬同一個工會的二百幾名工人開始佔領六號碼頭,要求資方談判。同日,四號、八號、九號碼頭陸續有工人響應罷工。

可惜,資方居然選擇用更多的錢和花樣去打壓工友的合理要求,而不是積極回應他們。

二十八日開始,碼頭公司用「一個出,一個入」等手段限制支持者提供物資,意圖使工友因缺乏支援而崩潰。罷工第二天,公司據聞開始非法聘用沒有「平安卡」的臨時工。三十日,碼頭公司高層指事件並非勞資糾紛,只是有年青人進入碼頭「彈結他、唱歌、拍拖」,暗地想將支持者描繪成搞事者。

至三十一號晚,碼頭公司被質疑報假案,指

有工人衝擊辦公室並造成破壞;事後警方發現根本無此事,但只以「誤會」解決這場明顯借警察介入來抹黑和平示威的混帳事件。同晚,碼頭公司向法庭申請臨時禁制令,希望禁止任何人(包括工人)在碼頭內集會。

但更可怕的是準備清場的四月一號。NOW電視台記者揭發保安公司以時薪$70元召請臨時保安員。工人要求時薪調整至1997年水平(即$62.5)被拒絕,但資方卻以更高的價錢打壓工運。這明顯是「小數怕長計」,寧可每天因罷工而損失幾百萬也不要處理工人的訴求。

 

寧願以種種方法打壓工運也不主動回應工人的合理訴求,資方的暴力行徑使人憤怒。

抹黑、用同被剝削的保安員制止工人、寧可用大筆資金聘請律師保安搞清場都不願和工會談判……

 

罷工,也只能是罷工了

碼頭內超過四十個「三判」,本意就是要分化工友。但就算工人成功集結恐怕也難以和資方談判。畢竟香港的勞工法例極其落後,向資本家嚴重傾斜。沒有集體談判權的工人生活中只剩下「勞碌工作」和「歇息」兩個部份,被動地等待十幾年仍未獲重視,難道要繼續「依正當途徑表達意願」?

 

碼頭公司母公司,和記港口信託的2011年年報指「信託推出節省成本的措施,繼續精簡其業務,以提高效率」。

減成本、精簡業務,同時居然能提高效率。這樣的「商業奇蹟」,當然和碼頭那幫被剝削、踐踏、侮辱十幾年的工人脫不了關係。

 

選擇罷工,在於它主動而且影響大,可以有足夠力量逼剝削家出來面對勞動者。罷工,也自然成為「窮得只剩下勞力」的工人們最後的,也是唯一的反抗手段!

 

訴求:奪回勞動成果!

工人一開始要求重新提升薪酬至1997年的水平(時薪$62.5),其後進一步提出結構性的要求,即承認工會、保障其談判權及對等地位、每年與工人檢討薪酬。

這些訴求卑微,關鍵,但也難以爭取。所以,碼頭工人正急需我們的支援!

 

群眾的聲援已經使外判商之一的「現創」於二十九號向工人妥協,讓我們繼續支持,和工人一起「撐到底」!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