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forget our pleasures,
We remember our sufferings.
-Marcus Tullius Cicero

話說在出版後期,一位編輯忽然提起,不如我們拿半版出來做新春賀辭。忽然間,大家也就七嘴八舌起來,鬱悶的工作氣氛驟然而去,甚麼身體健康過三爆四之類,最後有人說出「中大學生報祝各位同學恭喜發財」,大家都不禁大笑起來。然後,一切從歸寂靜,大家又埋守於電腦之上。

對於學生報,從來都有不同的批評,但極少直接宣之於口。其中最接近事實的,大概是學生報總是很沉悶。我們總是報導社會上、校園上的種種問題。大多不是沉重,就是令人憤怒,那怕生活版也總是令人神傷。為甚麼學生報總是少有報導輕鬆一點的東西呢?

文首關於西塞羅的說法,毋疑非常精準。慘痛的記憶似乎總是歷久常新。這種認知或許可以令我們反省人作為人的一些基本性格。然則,放回社會,我們看到的卻是截然的對反。輕鬆總是遍佈四周,我們遺忘了太多社會上的種種沉重。香港社會有諸多問題,但在一片倒梁的聲音下,乏善可陳的施政報告卻少被仔細分析;因黃燕雲性騷擾事件而引發的論壇,還是只得少數人出席;長久以來,香港極其落後的性條例導致多少人沉冤未雪。我們總是繁忙,然後就是遺忘。

或許在另一個歷史時空之中,我們的編輯會有更多光怪陸離妙趣橫生的稿題,你們閱讀完以後總會會心微笑或是捧腹大笑。不過在這一刻,實在有點難度。

同理,半版的新春賀辭實在太奢侈,我們只能留在這裡弱弱的說一句:祝各位同學新年進步。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