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石七刀

港大學生會自去年的「反黑金聲明」,被指受政治勢力操控和違反會章始,惹禍不斷,近月再被揭發一宗。

陳子君小姐,在1980年已在港大學生會任職,深受同學和歷屆幹事愛戴。然而,在2012年8月,她卻突然被當屆幹事會指「誠信有問題」而終止合約。但經同學查明,這個指控卻極有可疑。

2012年暑假,港大學生會正籌備手提電腦計劃,就是學生購買手提電腦優惠的計劃,子君協助其處理文書事宜。7月23日,評議會主席譚振聲發出電郵,指由張楚晞動議,李君同、許凱迪、楊祖宜和議,要求召開評議會會議,討論”To report the progress and issue arising from the notebook program”此議程。

翌日,上述動議及和議者四人,連同2009年度文化聯會主席葉鍁婷,秘密召見子君,審問她兩件事:一,有否無故接受Helix公司的一部手提電腦;二,有否偷竊2010年icampus公司贊助的一部iPod。

子君回答稱,手提電腦為子君於2011年學生會籌辦手提電腦計劃時,託時任學生福利秘書陳進龍購買。子君即時出示支票、單據、Helix公司「收妥款項」回信等證明她是付款購買電腦。IPod則是經2010年度署理財務秘書霍俊杰批准,用以於員工周年晚宴抽獎之用,從未拆封。由於事隔數年,子君未必即時找到iPod。

然而,第二天,子君回到學生會辦事處,發現儲物室遭人翻箱倒櫃,夾萬亦遭損壞,當時有三名學生會幹事在場。其中一名幹事柯文俊稱,要與子君一起找尋iPod,及後借故支開子君,更一度稱「我係被委派出來做依件事,但唔關我事架」。稍後,子君於夾萬上藥櫃後方找到一部用公文袋包着的iPod,柯文俊指稱「就係依嗰櫃(子君的櫃中)搵出來」。

後來,在評議會會議之中,幹事會沒有提供證據,也沒讓子君到場答辯,評議會只根據幹事會的證供,便終止子君合約。及後,子君發現,學生會發予子君的支票,少於學生會員工守則列明應得款項。財務秘書朱迪文電郵告知解僱原因為「行為嚴重失當」及「工作表現令人不滿」,並指該等款項根據工作表現發放,暗示不會發放該等款項予子君。後來子君入稟勞資審裁處,審裁處判決,學生會須於12月20日前,付款予審裁處並轉交子君。然而,至今學生會仍未付清款項。
學生會對子君「接受饋贈手提電腦」和「偷竊iPod」兩個指控,前者已被證明不實,後者則極有可疑。學生會更要求Helix公司老闆當沒有收過子君的支票,並視其為「假支票」,老闆並無答允。從指控的證據以及仲裁過程看,學生會根本是「砌人生豬肉」,如此卑劣的作風,令人髮指。

資料來源:《學苑》即時新聞、港大學生會監察網頁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