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言

財政預算案一出,配合三月天乍暖還寒,使人昏昏欲睡,唯有財爺的「中產論」能博諸君一笑,成為茶餘飯後的話題。撇開這點不說,預算案看似與我們無關, chur tutorial 的繼續chur,趕project 的繼續趕,大學多采多姿的生活依舊。但這好歹是我們的預算案,為何我們的反應會如斯冷淡?也許是因為財爺今年不「派錢」,又或是「退稅」只惠及中產。

預算案與我們距離甚遠,或許是因為政府沒有真正的「還富於民」。這從社福政策可見一斑,今天上街遊行的人有不少是打著「全民退保」、「增建公屋」等旗號。事實上,政府有關社會福利的政策多為一次性措施或注資基金。這固然是預算案作為施政報告的附庸物,財爺只會順著施政報告的內容來制定預算。另一方面,香港一直堅守低稅政策以維持「優越」的營商環境。種種因素,令長期的社福政策往往流於空談。然而,財爺卻道: 「為確保公共財政的持續性,審慎理財,我們必須嚴格控制開支增長,絕不可以盲目提高支出,無視我們的低稅制。」長遠的社福政策得以施行,當然不能依靠低稅制,但加稅豈不是全民當災?非也。因為……

稅收與我

先來看一下香港的稅收概況。香港的勞動人口約有380 萬,而納稅人約佔當中三分一。稅收乃政府主要的收入來源,根據稅務局資料顯示,2011-2012 年度稅收總額約佔政府經常性收入71.3%。獅子山精神的核心價值乃「多勞多得」,即:每人都是憑自身努力「向上爬」,所賺到的都是自己應得的,故不應交太多稅, 讓自己多儲個銅板。然而,我們平日賺來的金錢很多時都不是單憑自身努力的。小至公共交通、道路,大至免費教育、醫療保障,我們無時無刻在挪用社會的資源,當中都帶著無數人共同的努力。故此,以稅為媒介,我們既能履行社會責任,亦可保障個人的社會福利。而通過稅賦的課徵和運用,政府得以干預經濟市場,使社會資源得到恰當的重新分配,所謂「取之於民,用之於民」,並拉近貧富之間的差距。

事實上,增加財團稅收對社會福利政策可有不得了的影響﹗比方說,只要增加1%企業利得稅,政府將多收69 億元。若將之投放到教育預算中,所有大學生能不用交學費三年﹗又譬如,若政府開徵股息稅,以稅率為5%計算,單是徵收長實已能收取16 億元稅收。[1] 倘若利得稅稅率為高稅率累進制,利潤越大的財富所繳付的稅率便會越高。政府便能增加經常性收入,而不用過分依賴賣地收入。可投放進社會福利的資源會比現在多很多,貧富懸殊的情況亦將得以改善。社會公義更得以彰顯。

財政紀律千字文

既然有這些好處,為何財爺在預算案中仍不願加稅,反而是倡議退稅政策(如寬減75%薪俸稅及個人入息課稅、寬減75% 利得稅等表),更高呼「堅守財政紀律」﹖ 這樣「義正嚴辭」,有兩大主因﹕

1)大幅加稅會改變我們一直賴以成功的簡單稅制及低稅率,削弱香港整體的長遠競爭力。

2)金融海嘯之後,不少歐美國家先後陷入財困,主要成因,是它們的政府長期理財失策,福利措施過度膨脹,以致開支過大,債台高築,最終令國家陷入經濟危機,需要透過緊縮開支削赤。香港必須引以為戒,維持有效的財政管理和紀律,緊守量入為出、應使則使的原則。[2]

可是,這真的能構成不加稅的原因嗎﹖

苟延殘喘,只為「競爭力」

香港四大產業中的物流業和金融業,分別佔GDP 約20 % 和16%,這兩個行業均極易受著外圍波動和財團影響。相信財爺害怕的是倘若加稅,財團會因利潤下降而撤資。可是,對於加稅會否影響經濟優勢,不論左中右翼仍各執一詞,爭論不斷。亦有學者認為加稅會令政府完善社會保障如醫療、教育等,從而增加人均競爭力。而且,財團對於會否投資到某一個地方有著多方面的考量,如地理位置、天然資源等。若只以稅率來決定資產的動向,不少資本主義國家早以低稅政策來吸引他們。

當然,把鏡頭拉回香港,所謂的「競爭力」的確有部分是靠低稅和退稅而得來的,這從表一( 見下頁) 可見一斑。然而,香港在一堆如「經濟自由度指數」、「全球競爭力年報」、「全球競爭力報告」等評級報告中名列前茅之際,剝削和壟斷也十分嚴重。前文亦提到,長久以來的低稅政策使得政府不能施行有利大眾的社福政策,如低稅制便直接影響到勞工權益。以物流業為例, 全球其中一個最繁忙的貨櫃碼頭坐落於葵青。但誰會想到裡面的工人要為公司每天日以繼夜地上班十數小時, 更弄得五癆七傷,卻沒有標準工時、醫療保障等工人應有的權益?

其次,若沒有貨櫃碼頭路,碼頭公司的貨物根本不能流通,更遑論賺錢了﹗但是,碼頭公司的老闆安坐家中, 堆金疊玉,卻只需交少許利得稅。( 表一) 這不是對碼頭工人和建築道路工人不公平嗎?

稅收和社福政策實乃互為因果。譬如當年領匯上市,是房委會將本用於服務街坊的商場賣給私人公司。而今日的領匯霸權,令小商戶不能生存,人們失去「平民商場」。這正正是由於政府為保低稅制縮減公共開支,而將公共事業「外判」給各大財團的惡果。要真正「還富於民」,當然不是財爺說的「退稅」那樣,而是增加對財團的稅收,回饋民眾。即使「競爭力」真的會下降, 但筆者相信,一個愛民的政府定必以民眾的福祉為依歸。

經濟危機,豈因福利﹖

是次預算案亦提到歐洲福利國家的政府「胡亂花錢」, 入不敷支,最終債台高築,香港要引以為鑒。的確,今天歐洲諸國面臨歐債危機,「歐豬四國」希臘、葡萄牙、愛爾蘭、西班牙亦欠下巨債。但根據經濟合作及發展組織(OCED)在2007 年政府社會福利開支佔GDP 百分比的數據顯示(表二),「歐豬四國」的福利水平在歐洲眾多國家中並不十分高。

由於各國的經濟和政治環境不同,歐債危機的成因十分複雜。以希臘為例,其步向財政懸崖的遠因是政府偏袒財團,讓制度上出現漏洞,令財團易於逃稅,苦了工人; 以及多年來財團不願意投資到工業生產,而是金融,地產和服務業,造成生產力低下。近因則是04 年希臘因投資籌辦奧運而大量舉債,令國際金融資本和跨國企業賺得合不攏嘴,自己卻惹上一身債務,亦成了歐盟最大的赤字國,年復一年。直到債期將滿,希臘急於援用鉅額融資來支付大量到期債務。及後,部分歐元區國家與國際貨幣基金會向希臘提供總值1,100 億歐元貸款,但條件是希臘政府需要實施一系列緊縮開支政策。自此, 希臘民眾就處於水深火熱之中。又例如,愛爾蘭的債務問題源於房地產泡沫化。愛爾蘭在九十年代經濟增長過程中,房地產發展過熱,樓價在1992 年至2006 年間上升了300%以上,形成巨大的泡沫。隨著次貸危機爆發和金融海嘯的動盪,當地房地產泡沫爆破,經濟崩潰, 全國六間大銀行的房地產貸款出現違約危機。政府只得出面救助這六大銀行,此後財政從盈餘轉為赤字,並一直飆升。總而言之,因為福利而導致國家崩塌這說法顯然流於表面,亦不禁令人質疑此乃財爺不加稅的藉口。

欲減之稅,何患無辭﹖

財爺在預算案中的說法,只要花點時間查證便知站不住腳。所謂「加稅」,實際上是為了大眾的利益著想,只要好好運用稅收,基層生活便會有所保障,至少綜援金額能有所提升,至少全民退保得以落實,至少更多公屋得以建成。

近年來不斷出現的社會問題如剝削、壟斷刻畫出一個現象——政府不會聽從民意。從稅務政策可見其管治模式依舊以財團利益為依歸。官商勾結,顯然易見。其實, 要香港能夠加稅、擴闊針對富人而設的稅基如遺產稅、股息稅,甚至推行累進稅率的稅項如資產增值稅、具累進性質的利得稅也並非不可能,關鍵在於政府能否改變其靠攏商家的管治思維。否則,欲減之稅,何患無辭﹖

 

[1] ﹕根據稅務局2011-2012 年年報,法團利得稅稅收總額, 依照稅率16.5%計算,約為1138 億元。按此推算﹕ 1138 / 0.165 x(0.175 - 0.165)= 69,政府能多收69 億元。香港報讀學士學位課程的學生有56921 人。只要將這69 億元用於資助他們,每人平均可獲約12 萬元的資助金,相當於學士課程三年的學費。至於股息稅(取5%稅率)的計算,以長實持有約23.16 億股份,每股盈利為13.88 元來計算﹕ 23.16 x 13.88 x 0.05 = 16.07,政府能多收16 億元。當然,以上只是粗疏的推算,卻足以證明加稅對於社會福利的深遠影響。

[2] ﹕謫自2013-2014 年度財政預算案演辭

表一﹕各國/地區企業利得稅稅率

表二﹕歐洲諸國政府2007 年社會福利開支佔GDP 百分比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