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鷹仔

雖然是次罷工有被大幅報導,但似乎都把工作上的描述集中在船上工作的姑爺上,而大家對各工種的認知未免混淆。例如日薪1315的只限於姑爺,而連續返工24粒鐘的也是姑爺。其實除了姑爺,其他工種也各自有本難唸的經,現在容許我簡單講講吧。

船上姑爺

「姑爺」一詞,據說是「苦力」的敬稱。是次罷工的姑爺們都集中在外判商「永豐」旗下,也是目前整體罷工人數內佔最多的。顧名思義,他們長期在船上工作,受盡風吹雨打,日曬雨淋,大多都又黑又壯。他們的工作包括在放到船上的貨櫃上「拉繩」,即要用重近五十斤的鋼索把貨櫃扣緊,而這種工作是重複而具勞損性的。「打制」則是要爬到五六個貨櫃高的櫃頂上用十米長的鐵棒逐一擊打貨櫃底座的安全制,因為要在船上來回走動,很多時候並沒有把他們固定在上面的安全措施。在船上意外並不罕見,落貨櫃時被打到、拉繩時夾到手指,都是常有的,而在打制時從貨櫃頂上墮下,也會發生。

而很多時候為了趕進度,他們吃飯時都是吃一口又繼續做,吃一口又再繼續做;大小二便也因為方便而在船邊往海上解決。下雨時,即使穿著雨衣,也會活動過大而全身濕透,亦因為其工作性質,他們在紅雨、八號風球底下,仍要繼續工作。

除了在船上在「表演」各種高危動作之外,在三號風球來臨,八號風球前夕,他們要爬上六個貨櫃高的貨櫃頂上「拉飛機繩」,目的是把整幢貨櫃拉緊,免得狂風大作時有「打保齡」的情況發生。另外,他們要去把各類起重機抓緊在地上,亦同樣辛苦。懸掛八號風球時,應該有兩個鐘讓工作中的員工安排回家,但據說這兩個鐘卻被利用為最後的工作時間,實在無陰公。

姑爺的工時很長,有時24小時,有時更長達72小時,而回家休息的時間也需要隨時候命。這對他們的社交生活、家庭生活及個人健康都造成很大的負擔,卻沒有什麼金錢上或工作待遇上的補償。

另一點想說的就是他們所謂的「架步」(即休息室),由一至兩個貨櫃改裝而成,內裡的傢俬都是工友們自己夾錢買的,起居飲食都在其中。但內裡的環境可能未能達到一般人的標準,只因看下去就像一個縮小版的中大學生報會室。該處若要沖涼,就只有戶外的一條凍水喉,據聞有些勇士在冬天八度時仍沖到涼,不知各位願意一試否?

橋邊

即「checker」。工作性質為理貨員,在橋邊(船的泊位)工作,同樣要日曬雨淋。貨櫃要從地面運到船上去,主要經過幾個流程,其中一個就是貨櫃經由貨車運到橋邊,checker的工作就是要用手上的電腦核對貨櫃上的「施佬」(serial),確保運過來的貨櫃是正確的,再用對講機和揸塔溝通,把貨櫃吊到船上去。在這之前,checker們需要在每個貨櫃底的四個角位裝上底座(扭菠蘿頭)作上下貨櫃之間的穩固。聽下去好像很輕鬆,筆者親手拿過,其實每個都用實心金屬製成,重量也大概有十磅。試想想每個貨櫃扭4個,一小時28個貨櫃,那一小時就大約要扭100個。長期只靠手腕使力,有不少工友都有肌肉勞損,未有足夠時間好好休養又要再工作,疼痛難當。

揸機

泛指各機械的操作員,據筆者所能聞及的機種有5種,分別是塔、龍、鷹、剷和JC。是次的揸機們都來自「高寶」和「培記」。揸機的人根據所揸的機種有不同稱呼,如揸塔,揸龍。每一機種都有不同的功用,而所需要使用的技巧也十分不同,故各機種也需要考牌。可以說揸機就像在玩一場精密的砌積木,一子錯,滿盤皆落索,有時候整疊貨櫃倒下去,有時掉下海……可以說這些長年累積回來的技巧並不是說有就有的。

不同外判公司和機種均有不同的工作時間,但一般來說,每天的工作時數為12小時,揸龍的又比一般的要多。揸塔和揸龍的工人們要長期留在工作間內,大小二便也不時在工作間內解決。而貨船噴出的陣陣黑煙,夾雜著大量懸浮粒子,還可能含有二噁英、一氧化碳等有害物質,長期籠罩工作間,不
想也知道對健康影響甚大。

起重機大多都用高電壓運作,如塔就用上1100伏特,而塔上一條條的威也又粗又重,吊起的貨櫃重量都由30噸起跳,一旦上述任何一樣出了些什麼問題,遭殃的大概也很難是輕傷。這種高危險性正正是碼頭工人每天都在承擔的。

分享至:

迴響

  1. stephanie 說:

    你好!本人為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的學生,現正修讀一個有關傳媒法律的課程,亦正正談及到中大學生報07年5月號的情色版有關案件。請問你們能否為我們提供該份情色版的完整副本(或網上版)?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