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言

前言

正值春夏之交,如運動的走向一樣,北京的天空反覆無常,變幻莫測。當年學生們高呼「民主」的精神固然值得我們尊敬。然而,清廉的胡耀邦逝世、五四運動七十周年、絕食等章節,亦時刻提醒我們﹕八九學運是一場愛國運動。時至今日,當年學生的愛國情懷仍深深感動著民眾。

但我們對「愛國」二字了解多少?在人類學或社會學的研究中,發現國族意識當中很大部分是被建構出來的東西,而且是政權用來管治人民的工具。在香港這個彈丸之地,今天的中國除了是「既大且亂」、「染紅」、「搵銀」外,好像不代表甚麼。然而,國族意識對國內民眾來說並非一種虛幻薄弱的意識,而是實實在在融入生活中。了解過內地民眾的國族意識,或許我們才會明白為何零八年京奧時,民眾會對法國政府支持藏獨如斯反感,甚至群起抗議法國政府和抵制家樂福;為何去年九月當日本政府宣佈國有化釣魚台時在國內會引起牽然大波。下文將分析中共自改革開放後建構的國族意識為何物,及人民受到的影響。

國族意識昇起-動機

改革開放前,中國國族意識與共產主義意識型態關係密切。然而,改革開放後,中共政府的各種經貿政策皆與舊有的意識型態背道而馳,以鼓勵公營事業私有化、價格雙軌制等政策,逐漸把操縱經濟的權力過渡到市場。當中的差異所造成的社會矛盾最終釀成八九民運。

六四事件後,政府威信嚴重下挫。本來弱化的共產主義意識型態則因改革開放的持續而逐漸式微;更甚者,六四時群眾提出的貪腐、通脹等問題仍未得解決。於是,恢復權威與重獲廣泛的民眾支持成了當時國家領導人最嚴峻的挑戰;在堅持深化改革開放的情況下,中共欲以國家經濟成就論證政策方向的正當性,把國家經濟利益包裝成整個中華民族的共同利益,並視之為「遮醜布」,希圖抹去在改革開放下而造成的社會問題和因地緣文化不同而形成種族矛盾,將民眾對社會問題的不滿轉移成仇外情緒。更甚者,中共把自身視為爭取國家利益的代表者,消融黨國之別。簡言之,即是以經濟績效基礎上建構的國族意識替換共產主義意識型態,維持政權的威信,並模糊國家、政權與民族間的差異。此舉乃中共為了將民眾對國家的認同聚焦在對政權的認同上。

建構國族意識的根據和限制

中國地大物搏,要令各民族共享一套意識型態非常困難,更遑論今天中共的共產主義意識型態已破產了。要令民眾轉為認同上述國族意識,政府自有一套方針。

上世紀中國經常成為西方帝國的侵略目標,在民眾心中留下不能磨滅的傷痕。希望拯救處於水深火熱的中國,隨之而生的就是對「強國夢」的想像。針對這點,政府指出中國百年國恥是由於現代化不足,是故中國要集中發展經濟以實行現代化,增強國力,趕上西方。而在經濟高速發展下中國需要政治穩定和國家統一,故暫不宜引進西方民主政制,並且一黨專政才能維持社會穩定。各民族既然共住在這片黃土地上,都是中國人,缺一不可。故此要達成這一目標,便需要各民族的共同努力。中共作為改革開放的推手,自然是重要的角色,所以需要民眾信任和配合。當中引申的社會問題則是無可避免的。

諸如「神舟」升空、奧運等從前是西方強國才能籌劃的「大事」,今天的中國都做到了,這正好滿足人民的「強國夢」。故此,中共在上海舉行世博時,其口號乃「百年世博夢」。除此之外,中共的經濟成就也是有目共睹。一零年中國GDP超越日本,成了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而城市摩天大廈林立,市容變好,使民眾認為領導人管治有方。

雖然這是中共嘗試建構出來的意識型態,但若不加以控制,便會對政權造成威脅,故此中共會小心翼翼地使用。在全球化的風潮下,中國與其他國家的經貿關係愈來愈緊密,中共亦深知其經濟成果倚仗著西方各國,尤其是先進國家如美、日等。百年國恥使民眾對領土、海域爭議和外交事務特別敏感。諸如九九年北約炸中國使館、零八年奧運前夕法國政府表示支持藏獨,以至去年日本政府國有化釣魚台等事件中,往往會觸動很大的群眾反應。當牽涉到國家經濟利益時,政府便會推波助瀾來增加自己對外的話語權。同時,為了不損害和其他國家的關係,它會很謹慎地利用國族意識,盡量運用群眾力量作外交籌碼,並以輿論和宣傳將之控制。

隱沒於日常生活

具體而言,要使民眾信服這套國族意識,令民心歸向政權,政府會以愛國教育、政治宣傳和形象工程來凝聚民眾。

每當走到國內,除了各種商業宣傳外,不時會見到鄧小平或毛澤東的肖像,配以一句「建設祖國」或「發展才是硬道理」,這都是愛國主義教育中的一種。六四事件後,執政的江澤民宣佈推行一系列愛國主義教育,這是中共執政以來頭一回將之獨立成科。與所謂的「洗腦教育」不同,愛國教育主要內容包括中國的歷史(尤其是現代史)、文化、民族團結教育、國防教育和國家安全教育等。特別制定國防和國家安全教育是為了「增強全民的國防意識和國家安全意識,加強軍政、軍民團結,提高全民抵御外敵入侵、捍衛祖國獨立、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自覺性」[一]。在中、小學,除了愛國教育科外,校方每數星期便會舉行一次升旗禮。此外,在不同省、市的歷史文物地點及博物館分別設立以中共革命烈士為主角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如「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和「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展示從前中國被欺凌和人民抗爭的情境。而學校亦會到「基地」參觀、舉辦專題講座、知識競賽等,儼如香港的社區會堂。

至於日常的政治宣傳,較明顯的是中央電視台每天六時正便會播放國歌。當然,閱兵儀式等都是良好的宣傳工具。每年八一建軍節和十一國慶的閱兵儀式,簇新的兵器被派上大馬路巡遊,往往引來大批市民在路邊觀看。譬如,在中共建國六十周年慶典上,群眾簇擁著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四人的巨幅畫像,政府在巡遊中更特地炫耀在中共領導下中國經濟的輝煌成就。電視節目如《科學發展鑄輝煌》、《超級工程》等紀錄了中國的經濟和科技成就,令百姓一睹中國的富強。更甚者,連人民的日常娛樂都被滲透了這類政治宣傳。據估計,政府主管部門去年批准拍攝69部抗日電視連續劇,而當中很多部都不是基於史實的,這些電視劇刻意營造出中共抗日時的英雄形象。

地方政府的形象工程常被人批評不是真正惠民,而是勞民傷財的面子工程。這固然是地方政府官員為了「上位」和「撈游水」,但這些工程亦是要製造國家蒸蒸日上的形象。以廣東政府為例,在廣東愛國主義網中,不是「深圳GDP增長99.8%居國內首位」,就是「惠州:經濟總量首破2000億」等新聞。這些新聞刻意突出地方經濟成就,並視之為國民共建的利益,工程背後的工人血汗、徵地糾紛和環境污染等問題都被掩蓋了。

以上三者互相配合,共同打造一個「有中共特色的國族意識」。民眾每天被潛移默化下,或多或少會受到薰染。

逐漸脫韁的野馬

國族意識好比一艘太空船,當推進到一定高度後,不需燃料它也會繼續行進,而且方向很難預料。由中共政府一手打造的黨國一體的國族意識亦如是,故此政府要長遠控制絕非易事。以反日浪潮為例,民眾的反應一直在變,顯示中共開始不能利用國族意識來達到自己的目的。

中日關係是國族意識的永恆話題。兩國經貿關係密切,然而紛爭不斷。對於國內民眾而言,東海(尤其是釣魚台)之爭、日本首相參拜靖國神社和日本修改教科書美化歷史暴行經常挑動他們的神經。這固然是因為日本侵華的歷史,但除此之外,愛國教育和「基地」一直宣說著日本的暴行,國內電視劇更是一大助燃劑。雖然國內民眾對於日本仍抱持一定反感,但對比兩次較大型的反日示威,從民眾焦點的變化中仍能一葉知秋。

零四年,日本、德國、印度及巴西組成「四國聯盟」,藉由安理會改造的機會積極爭取成為常任理事國,但遭到極大阻力,中國、南韓、朝鮮三國均反對日本。當時中國政府不禁止反日遊行,反而讓民眾發洩,對日本構成壓力。藉著利用民眾的反日情緒,中共甚至不需要公開表態,便能阻止日本在安理會上取得更大發言權,保障自身權益。直到零五年四月,針對日本扶桑社纂改歷史教科書和日本正式申請成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大批民眾發動了遊行。另外,伴隨著網絡興起,論壇上號召民眾反日愛國的帖子不計其數。網上亦發起全球華人聯署,逾一千萬華人簽署。中國政府初時鼓勵民眾上街,令日本動搖後改為呼籲他們要「理性愛國」。該月,亞非會議在印尼舉行,當時的首相小泉純一郎在會議上就侵略歷史道歉。而日本終未能成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在這次風波中,可以看出中共極大地主導民眾的情緒,根據它的需要而動員群眾。

然而,七年後的反日示威,卻沒依中共的如意算盤。一二年,日本政府購買釣魚台,將之國有化,惹來中國政府和民眾的巨大不滿,九月多個城市爆發反日遊行和抵制日貨的行動。當時政府正面臨十八大換新班子,而薄熙來事件仍有餘溫,中共政府便使之轉移民眾的視線,令政府能穩定過渡政權。但是次反日示威除強烈的國族意識外(如高舉五星紅旗、反日標語),更有不少人帶著怨恨不公和仇視權力的情愫上街,不時見到「釣魚島是中國的,薄熙來是人民的」、「要怎麼收回國家領土-釣魚島?不如叫城管和中國的貪官去吧﹗」等標語。一二年中國群眾事件多達十餘萬宗,政府禁絕了不少,而民眾社會不滿的情緒到了臨界點,是次遊行正是一次抒發的渠道。民眾除了抵制日貨外,在示威時更破壞日資企業和工廠,不少在華日企受到牽連,譬如,在湖南省擁有三家百貨商店的平和堂(Heiwado)被示威者洗劫了一家商店。即使《人民日報》已呼籲群眾理性愛國,也無補於事。事件更演變為私家車的燒搶打砸、教訓公安和對抗商家。雖然示威逐漸平息,未有擴展為針對社會問題,但對中日經貿有著負面影響。中國海關總署的數據顯示,一二年中日貿易額下降3.9%,中國對日本出口僅增長2.3%,而來自日本的進口則下降了8.6%,當中汽車零件和電子產品的貿易更受重創。日本更從中國第三大質易夥伴降為第五大。對比以往的反日遊行,這次事件即使中共損害到自身的利益,亦不能叫停民眾。由此可見,國族意識並非解決經濟民生問題的良方。

結語

從上述事件可以看到中共建構出的國族意識曾成功凝聚民眾,使民心歸向,在外交事宜上亦發揮積極作用。但是,在貧富懸殊、貪腐問題日深的中國,以經濟績效為基礎的國族意識似乎已逐漸失效。我們若對內地國族意識的構成認識更深,我們才會理解他們對待國家、政府和民族的心態。如此,我們就不會以為在反日示威時,內地群眾都是純粹盲目衝動的,天生便仇日的;我們對中國才會取得一個更整全的圖像。

[一]﹕摘自《愛國主義教育實施綱要》

參考資料﹕

1. China’s Pragmatic Nationalism: Is it man ageable? Zhao, Suisheng

2. 《當今中國會不會發生革命?》趙鼎新

3. 《 愛國主義教育實施綱要 》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