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從不是地理上離我們遙遠的國度,卻因不了解而充滿隔閡。當年我們支援國內的愛國民主運動,很大程度上展現了我們對國內的理解。然則,自八九以後,我們似乎對國內情況的理解似乎越來越少。所以,重新理解中國,實是我們緊接六四軌跡的第一步。

我們對中國的理解,大多從主流媒體所得,或讚頌其偉大成就,或批判其人權問題。但真切發生在內地的危機與苦難,卻鮮有觸及。八九民運過後,中國大大小小的抗爭從未間斷,《中國抗爭》一文整理並分析了這些抗爭的成因、性質、影響等,以圖讓讀者超越單薄的抗爭想像。

中共自十八大後,習李體制正式形成,不少人予以厚望。在富強的外表背後,中國的實際運轉何如?以GDP作政權正當性基礎的中共,是否有經濟不再前進,或泡沫爆破的可能?《躁動的國度》正正闡述了這種危機早已深藏、醞釀。

另一方面,在漢族本位的論述中,少數民族總被置於權力低位,他們久經苦難,卻無奈失語,這些「自治區」如何名不符實,中共對他們的壓逼,《沒有自治的少數民族‧自治區》嘗試勾勒一個圖譜。

我們對中國的不理解,卻可歸咎於傳媒的自我審查與被動,訪問程益中、謝志峰、區家麟三人,《傾聽自由的呼聲》望能管窺傳媒運作中的漏洞與不足。又,因支聯會六四晚會主題「愛國愛民、香港精神」響起的辯論,讓國族意識再次進入公共討論中,那麼,中共眼中的國族意識究竟是何種存在?這正是《脫彊野馬》一文想探索的問題。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