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爾夫說過,所謂長大,就是在丟棄一些幻像的同時,添置另一些幻像。光學的幻覺,所需要的是一種特殊的環境,或許是沙漠,或許是北極冰原;而生活上的幻覺,所需的則是習慣的根本轉變。

上了大學,轉變的實在有太多。伴隨的是我們由年青人到成人的過程。其中最重要的部份,就是我們與金錢、消費的關係。我們終於由零用的世界解放出來,我們終於開始知道凡事也可以購買。於焉,我們長大成人,忘卻了很多簡單的道理。

消費之惡,不是沒有人提及,節儉奢侈這些詞彙從小就學會,但沒有提及的卻是消費作為一種社會化的過程。首篇關於雷丁的記述正是嘗試為大家提供一些反省的資源。另一方面,如果我們理解到消費的社會面向的話,那集體的消費行動想必可以成為一種集體反抗手段。有關罷買,共同購買的簡述,正是希望大家可以打開另一扇門,從新思考在獲得消費的自由後,應當如何自處。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