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健

訪問:健、林君穎

中大學生報有情色版,開宗明義談性。

情色版於2006年12月學生報改版中首次設立,而接下來每屆報社都繼續承接,至今已連續開設近七年。

前言:什麼是情色版?

情慾,每人與生俱來,不論你或我,成長途上準會有面對自身情慾的經驗,但社會上的主流風氣,往往將嘗試直視、訴說自身情慾的人污名化:咸濕、淫蕩、有傷風化。污名之下,我們逐漸怯於坦承自己的情慾,對自己情慾的探索亦難以渲之於口,甚至可能礎於禁忌而自我設限,連自己的身體都不敢正視、觸碰。

情色版的目的便是破除以上對性的污名,將情慾的面貌、身體的感受展現,讓讀者能擺脫主流規範對性的枷鎖,重新掌握自己的身體以及情慾。為此,我們相信引入多元的性觀念能開拓讀者對性的想像,啓發更多探索情慾的可能,過去情色版曾講述關於SM、野戰、性玩具等不同性經驗的文章便有此目的。

或許你會質疑,色情資訊不是已經泛濫了嗎,何以要於學生報出現?的確,主流的色情資訊極多,但卻極為單元。以最常被接觸的主流AV為例,異性戀的性愛畫面之中,鏡頭極多由男性視角出發,將女優的胴體、表情、聲音等充斥整個畫面,而男優的面貌、聲音卻甚少出現,這種拍攝方法是為了讓「顧客」-異性戀男性能代入其中,為他們帶來官能刺激。由此可見,商業運作的色情資訊往往將市場對象定作異性戀男性,因此顧及的只有他們的性幻想及性快感,至於其他性別/性傾向人士的情慾,則被這商業主流忽略。

學生報的情色版脫離了以上的商業規限,我們不必以市場為定位,因此不同性別群體的情慾均能平等地展現,例如情色版於過去,曾刊登過描寫男同志情慾的情色小說、女性探索性高潮的自白等文章,務求對抗主流對性的單一描述。

訪問老鬼的原因-做情色版的糾結

我與林君穎於上莊前己有做情色版的期待,然而,當我們實在地做過一期情色版後,有些問題逐漸浮現,形成的糾結令我倆對日後如何看待情色版有所猶豫。

首先,對情色版特別熱衷的莊員其實不多,我與林君穎屬僅餘的小數,其他莊員雖然認同情色版的存在,但卻因各種原因,譬如對身體的感受不深刻,或性經驗不足,而沒多大想法,因而對寫情色版沒多大動力。

此外,雖然情色版於學生報網站上是點閱率最高的版面,但實際於校園內對性的討論氣氛卻未見改善,大多讀者以好奇的心態閱讀後,並沒對性的議題作後續的思考,這未免令投放心力於情色版的我們失望。

要重燃對情色版的初衷,似乎必先要疏解以上的糾結,為此,只好嘗接相約過往熱衷於情色版、經驗豐富的老鬼相談對情色版的理念,或許能有所啓發。因此,我們找上了Chris「指點迷津」。

Chris是第三十七屆報社的編輯,2007年的情色版風波[1],正是由他及其莊員面對各方輿論轟炸,以及校方無理懲處。至於Chris本人,於這場風波中為情色版做過大量資料搜集、並有過深刻反思,此外,他亦有豐富撰寫情色版文章的經驗。直至現在,他對情色版仍有相當執著,甫收到邀請,便爽快地於忙裡安排時間接受訪問,訪問期間甚至多次表示樂意再寫情色版。似乎對他而言,情色版遠不止於一屆的莊務。

想做情色版的原因:「我覺得啲規範令人好唔自由。」

訪問開初,我們先問及Chris為何想做情色版,但他希望回答前,我與林君穎能先分享自己想做情色版的原因。

因此,林君穎開始述說自己的經驗:「我對身體同性慾嘅探索好細個就已經進行緊,幼稚園就試過自慰。我會對性嘅議題咁大興趣,係因為慢慢發現自己探索身體嘅經驗,同社會主流嘅規範,或者教育講嘅有出入。原來好多人,就因為社會對性嘅禁忌,或者規範,而對自己嘅身體有隔膜,例如好多女仔連自己嘅陰道都未見過,因為你都知女仔唔同男仔,唔係除褲就見到,要特登用鏡睇,佢地就連面對自己陰道都覺得尷尬,我覺得唔應該係咁。」林君穎於過去四月號常刊,寫過關於使用性玩具的交換經驗,分享探索身體的感受。

聽罷林君穎的分享,我卻一時語塞,短時間內無法清晣地梳理自身的經驗,如何引起我對情色版的興趣,最終我只能將政綱上的理念逐一道來,但切身的感受只能繼續堵在喉頭。

Chris對我們有所了解後,便開始分享:「我覺得社會啲規範,呢樣果樣,令我好唔自由囉!」接下來便以自己實踐多元關係的經驗為例闡釋。(多元關係泛指有多於一個(性)伴侶的關係,有別於社會上主流一對一的關係。)

「譬如我而家男朋友同我講佢喺公司溝實習妹妹,我覺得幾好吖講比我知,我都幾開心聽,咪問下佢:『喂溝緊邊個呀?拎啲相嚟望下吖』咁囉,佢有時都有啲炆話:『你又唔妒忌嘅?』我發現過左果關之後呢,你就會覺得,其實唔洗唔開心架喎。」聽Chris說到此,我始終未能代入他的心態,心裡迷茫,這種關係跟「偷食」有何分別呢?

「你同佢相處得夠耐,信任係夠嘅話,你會知道佢唔會溝個妹妹之後就唔鍾意你架嘛。又或者你認識得自己夠多嘅話,比如我知道自己同啲妹妹係兩種人嚟,佢溝妹妹可能得意嘅,但係佢有啲諗法,或者唔開心,淨係會同我講,佢就算溝妹妹都唔會唔鍾意我架,因為佢搵唔到個好似我咁嘅人。明白佢有兩種需要,其實唔需要唔開心吖。」

Chris一直強調的,雙方之間的深厚認識,以及互相信任,似乎便是維繫這種多元關係的關鍵,而親身的經驗亦令他了解到,良好的關係並不只一種。「啲人話比你聽要點樣一對一,你試過(多元關係)就可能覺得,其實唔係咁樣都OK架喎,唔係咁仲好添,你就知道原來你比人昆左咁多年。」的而且確,於社會上多元關係等「另類」性觀念仍屬禁忌,公開談論必招人非議,就算只是私下與伴侶談及,但於主流規範下長大的我們又有多少能開放接受,甚至嘗試呢?

「我覺得點解要做情色版,或者講爭取性空間呢啲議題,就係因為果啲野係關於好多人嘅自由。」

情色版的意義:「依下做未必好見效,但喺未來會閃亮囉!」

接下來,我問及Chris當年做完情色版後,身邊的同學對性的態度有否變化。對此,他並不諱言,當年做情色版之後,同學間對性的討論並沒有增加,除非有特別富爭議性的題目或事情發生,否則亦如一貫氣氛,性始終未能渲之於口。不過對於情色版的作用,他樂觀地表示「依下做未必好見效,但喺未來會閃亮囉!」。為此,他以當年情色版中一篇關於同志捐血的文章為例。

那篇文章的事緣來自某次Chris與其男同志友人捐血的經驗,該名友人因於紅十字會的問卷內承認曾與同性發生性行為而被拒捐血,Chris知悉後便就著問卷的內容質問當時的護士,例如問卷中何以要問捐血者有否為錢與人發生性行為,以及男男性交等,那時的護士回答:性工作者會為錢有較多性行為,而男同志肛交時容易令皮膚破損造成傷口,兩種情況均會增加患上愛滋病的風險。

Chris聽過護士回答後大感不妥,繼續質問:「咁一夜情呢?佢地唔收錢但係都可以做好多愛架喎!咁異性戀呢?佢地就一定唔會肛交咩?點解你唔係直接問性行為嘅次數、有冇戴套、有冇肛交過?」

主流將性規範以「正當」理由包裝,是令Chris最不滿的地方,亦因此促成他將這次經歷帶到情色版內,以文字作批判。「佢地扮晒話關心啲血嘅安全,但係又唔問有冇病、有冇戴套呢啲真係關事嘅問題,其實就係想借份問卷去推佢地認同果種道德,而唔係認真關心衛唔衛生、輸血啲人安唔安全呢啲問題。佢講道理講唔過你,就講咩『問卷係醫生開出嚟』、『會定期檢討』呢啲廢話嚟hea鳩我!通通都係虛偽嘅修辭!」

文章刊出以後,霎時間並沒引起多大關注,但Chris亦料想不及,近月同志立法會議會陳志全被拒捐血一事,能讓那篇文章重現於人前。「陳志全喺立法會捐血被拒捐果陣我直接貼返篇文出嚟,冇加冇減就答晒今日陳志全面對果啲問題,幾年前寫嘅文今日都回應到社會嘅問題,呢個就係閃亮嘅意思,歷史上有遠見嘅野未來係會Pop Up返。」

後記:情色版,作為生活實踐

回想最初,我對情色版特別熱衷,或許純粹建基於某些我認識,來自性別研究的理論,自身並非有過類似林君穎般,確實地探索過身體的經驗。然而,情色版要談及的,並非那些象牙塔中的理論,而是如何從生活中,確切地實踐對自己身體、情慾的探索。與Chris訪談期間,我似乎看到了活生生,將情色版的理念實踐於生活中的例子,他言談間表達出對自己的性格及身體都有非常深厚的認識,似乎於探索情慾的經驗之中,他找到了深入了解自己的機會。

我想,情色版最終希望達到,並不只是教你如何得到性高潮,更重要,是希望你嘗試坦承地認識自己。

[1] 2007年5月,有市民向多家報館投訴中大學生報情色版不道德,並迅速升溫至時事議題。當中最受爭議的內容為2007年2月號及3月號當中的問卷,當中問及同學最想與哪個家庭成員及哪種動物做愛。其後淫審處一度將該兩期學生報評為二級不雅物品,學生報前總編輯對此提出司法覆核。最終於2008年10月司法覆核勝訴及獲撤銷有關評級,並無需發還淫審處重新評級。

分享至:

迴響

  1. 說:

    Take a look at how Duke Univ. student paper do their sex stories…
    http://www.dukechronicle.com/articles/2014/02/14/portrait-porn-s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