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JJ

「各位,你明唔明白,我地今時今日嘅香港係處於咩狀態?我地買串魚蛋都咁架啦!
噓,做咩呀?做咩大家買串魚蛋(一樣)咁多錢,佢串魚蛋多我兩粒嘅?
噓,我唔要你比番兩粒我,我要你攞走佢果兩粒!
大家少兩粒,咁就公平呀!」

-黃子華《冇炭用》

前言:謠言止於……了解?

綜援作為唯一的官方社會保障計劃,可謂是香港人的救命草,然而一般市民乃至大學生對於綜援制度的認識不深,甚或自覺距離遙遠,坊間媒體報道偏好報導綜援詐騙的個案,以致大眾對綜援戶的印象一貫負面。從一段源自2011年的網路謠言──〈你知道綜援家庭全年的總收入嗎?〉──即可印證。該文講述一個四人家庭平均每月從綜援可獲二萬幾千元,縱然不同網頁的數字/資訊稍有出入,但結論一致認為綜援金太多。直至上月仍有人將此「舊聞」當新聞張貼於FACEBOOK,並有上千人讚好。目睹眾多網民不加查證便輕信謠言,編輯們不禁疑問,難道綜援的負面印象真的如此深入民心?今期學生報為此專訪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下簡稱關綜聯)為我們探討這個問題。

四個人有二萬幾蚊?一半……都未必有!

關綜聯的前組織幹事歐陽達初表示,他早在2011年已撰文澄清該篇謠言所引之數字錯漏百出,但仍有不少人確信其辭,達初無奈笑言「D人鍾意聽插綜援既消息多過為綜援辯護既說話」。事實上,以一個健全四人家庭計算 ,即使該家庭可領取全數特別津貼,平均每月藉綜援最多可獲一萬三千元[3] (實際上很少家庭能全數獲取),跟謠傳數字二萬二元有著天壤之別,更遑論2011年的四人綜援收入還低於當時貧窮線[4]。再者,該文所述廿項津貼/福利中,只有五項為準確事實,更有兩項是不存在的,其餘要麼金額錯誤,要麼受惠者不限綜援人士。詳細的勘誤表可參閱右圖。綜援

綜援污名化 非一日之寒

細看每個貼有該段謠言的網頁,都有人留言指出該文的數據出錯,可是網民普遍不加理會,繼續「養到班人懶晒」「攞綜援正乞兒」等未必關聯的謾罵。達初說,這(綜援污名)並非近年的事,而是一直存在的現象。這篇謠言只是觸動了大眾對綜援的固有印象,故對其真確性不加懷疑便按下滑鼠轉貼FACEBOOK。指涉綜援戶的污名可分為三類:懶、冇貢獻、呃錢。這些污名通常有特定對象,例如健全失業人士、新來港家庭[5]。

真實數字 另一回事

「綜援養懶人」、「益晒啲新移民」「好多呃綜援個案」的說法,多半出於對實況的一知半解。根據社署的最新資料,現時共有約廿六萬宗綜援個案,當中逾七成為長者、傷疾或長期病患,而所謂「懶人」──失業和低收入個案只佔一成;媒體時常誇大的新來港綜援數字實際只是百分之二,由社署酌情批出 ;而詐騙個案往往只佔百分之零點幾,遠不如大眾想像般普遍。

至於視綜援戶為沒有貢獻的一群,卻是源自更為複雜的心態。無論市民、政府,往往以金錢作為衡量貢獻的唯一單位,所以有薪工作才是「工作」,家頭細務、社區服務(如義工)並不算「工作」,另一位關綜聯的組織幹事李彥豪(阿奶)總結這種論調為「經濟至專論」,完全忽視非金錢貢獻的價值。「雖然湊仔買.做義工屬無償勞動,但同樣是經濟活動之一,這些人一直都在參與社會,應有權選擇照顧家庭或參與勞動市場或兩者兼顧。」但即使家長想兩者兼顧,港府從來沒有提供充足的託兒服務。試想想,若全數申領綜援的單親家長外出工作,超過30,000個的兒童將會無人看顧,結果不是增長生產力而是爆發社會問題。

我唔要你比番兩粒我,我要你攞走佢果兩粒!

阿奶指出,港人理解社會福利往往傾向「責任」(obligation)先於「權利」(rights)。國際組織早有共識,福利的權利是基於公民作為社會的一份子,而自然地被賦予的,旨在為社會上有需要的公民提供基本生活保障,避免陷入貧窮的狀況,享有尊嚴及人格發展的自由。關綜聯相信,綜援是對貧者的社會救濟、是對弱勢者的過渡、是資源再分配的過程、亦是社會政策的基石。

但在強調「自力更生」高於「受人幫助」的社會氛圍之下,不少人視福利為負累,故只鼓勵綜援戶脫離安全網,但從不討論修補安全網,漠視綜援金長期「低企」跑輸通漲。筆者亦甚為感慨,香港工時長兼工資低,人均入息只有一萬二千(剛好跌入稅網),一般打工仔以為綜援戶從自己(納稅人)口袋裡搶錢,產生「憑乜野我做到隻狗咁先開到飯,你唔駛做都搵到錢」的心情,正如黃子華嘲諷香港人心態時所言,「大家一齊唔開心,咁先公平」。奇怪的是,憤懣的矛頭並不是指向奴役打工仔的勞動制度、不顧民生的政府,而是無權無勢的弱者。

安全網 那麼遠這麼近

這種扭曲心態的出現,或因普遍白領以為自己遠離綜援,但這只是錯覺。正如阿奶所言,「喺呢個變幻不定、出現咁多結構性風險既社會當中,將來要領綜援亦唔出奇。」股災重臨、負資產再現、失業浪潮等都是高度金融化的社會的常菜。政府提供市民一個安全網乃是天公地道。試想想,一般白領每月賺一萬幾千──大概就等於你畢業後第一份薪金──平時交租食飯已花去一大半人工,每月可供儲蓄的收入並不多,假若三年後金融風波再起,你突然失業一年半載,生活費已花光你所有積蓄,你又怎好意思向父母的養老金打主意?窮途末路只有靠綜援維生。

此外,阿奶補充,不少個案是家中小孩/老人患病多時,生活不能自理,家中健全成員無法兼任全職工作和長期看護,加上藥費昂貴〔少則幾百(痛風糖尿)多則幾千元(癌病)〕,為了養活全家,綜援以外還有甚麼選擇?十年後,大家各組家庭、父母歸老,故事主角可能是你和我。

流言流燃 燒到基層個疊

所謂星火燎原,綜援污名化為一眾基層帶來的沉重壓力,又豈為外人道。正如阿奶所言,綜援謠言的無日無之,令無數弱勢自我剝奪福利權。根據樂施會的一項調查,逾七成受訪老人因不願做「寄生蟲」而拒領綜援,推斷約有十六萬長者合資格而未有申領綜援,「情願每個月慳.使,有時一個飯分兩餐食,早餐就買麵包充飢」,這正是很多日晝在街上推車執紙皮的阿婆阿公的寫照。而不少迫於生計領取綜援的人都羞於自己的處境,認為接受政府的「施捨」是一件不光彩的事;即使明知綜援不如謠傳般優渥,面對旁人非議,要為自己辯解先要自揭瘡疤──「我就係你地口中既懶人」。綜援家庭的經濟環境本已惡劣,生活是嗑嗑踫踫的過,輿論還施加污名,不就等於增添他們的生活和心理負擔嗎?

結語

事實上,靠現時的綜援金過活根本捉襟見肘,竟然還有這麼多人聽信謠言,聲討綜援金太多,實在荒謬之極。可悲的是,只要港人對福利的理解一成不變,類似的綜援謠言只會換個方式再度吹起。綜援戶的生活亦繼續因此承受莫大壓力。近日政府正籌劃綜援改革,問及阿奶對福利改革的展望,他即慨嘆「其實成個制度好落後」,綜援已有十年未曾檢討,縱有按年調整,標準金仍未追上零三年大幅扣減的水平,根本不敷應付衣食住行的基本支出。現時三千五元的租金津貼只夠租住.房,隨著近年樓價節節上升,阿奶慨嘆「呢.家庭只能愈住愈差」。綜援制度從未積極處理跨代貧窮和就業問題,政府把職務「全部外判晒畀關愛基金」。筆者和關綜聯寄望是次綜援改革能夠更進一步,政府可以綜援作為基本人權正面宣傳,為綜援去污名化出分力,並改善上述問題。

1 若想了解關綜聯的工作,可前往網站http://www.cssa-alliance.org/

2 由於該段謠言乃引用2011年的綜援數字,故計算均是根據關綜聯提供的2011年的綜援數據,每年綜援金均有輕幅調整。

3 【$6,015 X 12 + $ 6,015+ $1,300 + $12,000 + $2,000+ 綜援特別津貼(視家庭情況而定)】/ 12 = $7,791 + 綜援特別津貼金額 + $1,800(電費津貼)/12

4 以2011年香港住戶入息中位數五成計,四人家庭的貧窮線為月入約一萬三千二百五十元。

5 來港未滿七年的居民並不合符綜援的申請資格。

分享至:

迴響

  1. A 說:

    屌你啦, 轉移視線, 問題係佢地唔應該有資格拎香港綜緩, 幾多錢根本唔係重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