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健
對談:飛(報社上莊)、Cham(報社職員)

對談的起始,或要推及至我於早前,看過活地阿倫導演的《情迷巴塞隆拿》,電影中一男兩女,三人互相愛上對方,任憑其中一角缺席,愛情便隨之瓦解。回想自小談過的戀愛,專一是雙方間不可僭越的共識,任再牢固的愛情,都抵受不了第三者的介入,戀愛只能以一對一的方式維繫。《情》片開啟的,正是對多元關係(相對於一對一愛情)的想像,多於二人的愛情,或不但非洪水猛獸,更有可能是未知的桃源。

電影以外,我很好奇多元關係能否於現實中實踐,碰巧身邊有兩位朋友——飛及Cham,對多元關係各有想法:飛渴望開展多元關係,並一直跌跌碰碰地嘗試,反之,Cham從三角戀的經驗中判斷,多元關係並不可能於他身上發生。

我決定找上他們對談,希望從他們的經驗及分享中,探索現實中多元關係的可能。

談多元前,先談愛情

到最後決定嘗試多元關係與否,跟他們如何看待愛情,有很大關係,因此我先問及他們對愛情的看法,以及何謂良好的戀愛關係。

Cham認為談戀愛是為了尋求一個可以依賴的對象,「拍拖就係想係對方身上得到undivided(完全專注)的關心同專注,成為佢唯一關注的人。你可以向佢訴說一D最私人的感受,從而得到某種舒緩的感覺,就好似搵到一個可以依賴,可以休息的地方咁。」然而,Cham並沒有將愛情放於太高的位置,「我覺得普遍人都將愛情講得太重要,我覺得愛情最多可能只係佔人生五分一咁上下,人生仲有其他部份都好重要,愛情遠遠都未係全部。」

至於何謂良好的關係,Cham則認為就著不同人的性格,以及對關係的不同期望,會影響對「良好關係」的條件,當中涉及各種可能,無法一概而論。但普遍而言,Cham認同某些基本條件,譬如認真的態度、互相尊重等是建立關係的基礎。除此以外,Cham追求的理想關係中必須有一定付出,「拍拖冇付出會好虛,我講的唔只係時間,仲有心力、對方的重要性等,付出得多,最後從關係中得到對方關心、照顧的時候,都會覺得實在D,否則只有收穫而冇付出,我會覺得內疚。」

飛認為愛情中有衝動的部份,然後於建立關係的時間互相扶持,並共同成長,「關係最初都係兩個人有衝動想可以好緊密咁一齊,發展期間透過坦承的溝通,希望可以互相扶持,然後一齊成長。」

及後,飛認為良好關係背後必須有所共識,從溝通中達至互相認同,而各方間有平等的關係亦相當重要。然而,Cham對平等的關係有另一番意見,「我唔覺得拍拖需要平等,當中有人願意扮演submissiveD的角色都冇問題架,只要大家配合,維持到平衡就OK。」飛回應「平等」是指平等的決定權,「我明白每段關係入面,總會有其中一方作某D讓步,但係呢D讓步唔應該係其中一方暴力迫使出唻,平等係指大家去傾段關係想點發展的時候,會同樣重視對方的決定同態度,唔係其中一邊講完就大晒。」

「平等」的基礎上,飛更重視的是溝通,「有足夠溝通,先可以了解大家對段關係的期望,例如你想發展多元關係,我覺得最好係最初的時候講,等大家對呢段關係有清晰的期望,所以我好早已經同男朋友『備案』,希望佢清楚我想係未來開展到多元關係。其實我男朋友都有過掙扎,唔想岩岩拍拖就講呢樣野,不過我會覺得而家唔講,以後就好難講,所以都係說服佢嘗試一齊傾。」要做到這種程度的坦誠溝通,飛表示需要很大勇氣,「我希望做到雙方間冇欺瞞。」

經驗分享:失敗與嘗試

得知他們對愛情的看法後,我希望知道他們有沒有多元關係的經驗,於是飛便開始講述他嘗試失敗的經驗。

「我有段時間瘋狂迷上左個靚仔,雖然同住,但並冇講清楚大家的關係。我地有傾過,雙方都想有多元關係,但其實係我知道佢有好多條女,我怕受傷害先各有各玩,『多元關係』只係各自偷食的藉口,搵個學術term就好似合理化左件事咁。」飛總結那次經歷失敗的原因,是雙方並不重視那段關係,以及從未討論過其他人對關係的影響。

汲取教訓,飛體會到發展多元關係前,先要建立認真、共同重視的關係,否則只會重蹈覆轍,因此,飛與現任男友雖已「備案」,但在關係未穩定前,都未有打算開始其他關係。

至於Cham,則曾多次陷入三角關係之中,不論係「邊隻角」-介入、被介入、一腳踏兩船都試過,他認為這些經驗並非多元關係的實踐,因為一切都發生於瞞騙伴侶的前提上,但這些經驗已令他體會到,自己定吃不消什麼多元關係。「一腳踏兩船的時候真係超辛苦,唔單止付出的時間要乘二,更重要係我本身唔係鍾意講野的人,但拍拖的時候就係想將自己某D感受訴說比自己伴侶知道,不過當我向其中一個講完,表達自己的慾望得到D舒解之後,仲要向另一個講返相同的說話,同時間,又要聆聽兩個人向我交出佢地自己,所消耗的心力真係令我覺得好疲累。」Cham重申,將時間與心力傾注於一個人,對他而言已morethanenough。
從經驗中反思-多元關係能否實踐?

分享過後,Cham斷言多元關係並不可能於自己身上發生,除了消耗的時間及心力令他難以承受外,另一理由是他認為嘗試的成本太大,「你諗下,你要同時付出比兩個,甚至更多伴侶,當中講緊的係兩倍以上的時間同心力喎,人生有咁多野要做,嘗試多元關係實會阻住生活其他部份。更何況,好似我之前咁講,愛情普遍係Doverrated的野,唔值得付出咁高的experimentalcost,就好似用五個鐘煮餐飯咁,我用五分鐘食個乾炒牛河好過啦。」

此外,對伴侶強大的佔有慾,亦是Cham相信自己無法實踐多元關係的主因,「我需要我的伴侶比到undivided的關心同專注比我,渴求對方係某範圍內只係得我一個,我接受唔到其他人分薄呢份專屬於我的專注。」Cham認為佔有慾就是如此霸道、不理性的慾望,卻是關係中必須,以及無法取代的部份。

聽過Cham談及佔有慾的說法,飛對此亦感到矛盾,「我都係有好強佔有慾的人,就算發展多元關係,都expect自己係男朋友心目中的priority要高D。雖然而家仲未發生,但係我覺得下一步要比佢發展其他關係的時候,我會好痛苦,而家的我亦未準備好去知佢同第二條女發生咩事。但係我覺得矛盾的地方在於,其實我認同每段關係都係獨特,就算我男朋友同其他人交往,都未必會分薄,或者取代我同佢的關係,因為佢傾注係我身上的,同佢傾注係另一個人身上的可以係唔同的野,彼此間其實冇必要妒忌。」雖然飛現階段並未成功開展過多元關係,但亦不會否定其於未來成功的可能。

回到根本:為何要發展多元關係?

問過現實中能否實踐多元關係後,我嘗試回到更根本的問題,為什麼要發展多元關係。

飛回答,這主要來自兩方面的慾望,第一是新鮮感。飛從前習慣秘密地與多人同時交往,直至五、六年前,他開始嘗試認真與一個男生交往。交往初期還好,但半年後問題逐漸出現,「同一個人做愛做足半年,無論佢有幾靚仔、技巧有幾高超,都係會冇癮。」這時Cham問道,為何不能忍耐,飛續解釋,「咁我都唔係話做愛做厭左就要即刻搵第二個,之前係應該有足夠溝通,並且嘗試過點去變得有趣D,但係假若雙方溝通過之後,都覺得多元關係OK,咁點解要逼自己忍?」

另一方面,飛希望透過與不同的人發展關係,獲得不同的滿足感,「每個人都唔一樣,建立一段關係,美好的地方在於雙方互相認識、了解,然後從思想、身體等各方面互相交融,當中的經驗同得著係獨一無二。」Cham對此問飛,建立這些關係有何必要,飛則回應,建立多點關係,是因為不希望抹殺與不同人之間的可能。在這方面飛不單單顧及自己,亦顧及了其伴侶,「盲目要求專一,其實係暴力決定緊佢的生活圈子,排除佢同其他人發展,並從中有所得著的可能。」

Cham對飛希望發展多元關係的理由都不以為意,「我本身覺得新鮮感唔重要,就好似我唔明D人點解要成日去搵新野唻食咁。至於你話唔想排除自己男朋友可以同其他人發展的可能,咁但係拍拖就係有某D限制架啦,其實唔單止愛情,任何關係都有限制。我會話規則同自由之間可以慢慢搵個平衡出唻,但唔需要先天就覺得規則係D唔好的野,正如我之前講希望得到伴侶undivided的關心,雖然對佢有限制,但調返轉佢都可以得到我undivided的專注同關心,有得必有失姐。」

至於Cham以前一腳踏兩船,則另有原因,「曾經有個感情深厚,有足夠熟悉同了解的女朋友,覺得好難割捨,不過當中有D野一直溝通唔到,同時間有個新的女仔出現,而我同佢有D位置有共同契合,而果D契合就係原本女朋友比唔到我的野,係因為咁先一腳踏兩船,唔關新鮮感果D野事。」不過其後Cham並沒維持這段關係太久,因著之前談及的原因,只想盡快結束。

結語:我對多元關係的疑問

誠然,當初我對多元關係的想像,與是次對談中提及過的多元關係的方式,有所不同。如文章初提及過的電影《情迷巴塞隆拿》,劇情中的多元關係是三個人互相愛上、依賴對方,形成各自糾纏的三角關係。但在飛預想的多元關係中,他或其男友能各自與其他人發展關係,但他們之間除了需要坦承自己擁有其他關係外,並未必需要認識對方「另一條仔/女」。

當然,「多元關係」作為相對於「一對一」關係以外的可能,便應當保留其「多元」的複雜及多樣性,不論是《情》片中的,或是飛預想的,都不會是「多元關係」的唯一範本。但我預想中對多元關係的疑問,譬如多於二人的關係中,各方間如何互動、相處,及維繫關係,則難以從飛或Cham的經驗中找到解答。

最後,飛於對談期間一直強調,溝通及坦誠對發展關係的重要,這無疑打破了不少人覺得一對一關係以外的都是「不忠」、「出軌」的迷思。然而,從我經驗過的一對一關係中,儘管雙方非常重視這段關係,但溝通失誤以及瞞騙,總是無可避免地出現,有時候並非刻意欺騙,但礙於「怕麻煩」的惰性,未必能一切都坦白相告,至於二人間有所爭執,亦非罕見。與一人溝通姑且如此,何妨面對的不只一人,要達至坦誠相處,會否過於理想?

對於多元關係,我仍有太多未知,不論嘗試與否,仍有待了解、摸索。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