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其實我怕醜

「哇你條裙咁短,pat pat都俾人睇到啦!有無打底呀?」這是經常出門前,媽媽對我說的話。我的裙子,實際上只是比及膝短了一點點,但已足以令她大呼小叫。

可能正因為生於一個保守的家庭,因此「打底」對我而言,是從小至大出門前的指定動作,我也從未覺得有任何不妥,女孩子嘛,要懂得保護自己,似乎是很正常不過的事。

長大後,升上小學中學,學校都是十分保守的。中學時就讀男女校,校服是灰白色的,頗「透」。 當時的校規規定,女生的胸圍必須是白色,而且必須打底。於是,絕大部分女同學,包括我在內,在穿校服裙時都會穿上打底內衣和短褲。其實,即使不是校規指明,我們亦會那樣做。為什麼?當時只覺得是理所當然,也沒有細想。而且女孩子還是低調點好,那些使人容易有所「聯想」的衣物或身體部分,更不可高調,否則便容易予人認為「你係度博乜?」

所謂「聯想」,其實是指性方面的聯想。因為總會覺得內衣褲這些如此親近身體私密部分的衣物,某程度上是一種誘惑而能挑起性悸動的物件,而不經意的走光更能滿足窺視慾望,使性聯想更加強烈。於我,一個保守成長環境下長大的女孩子而言,「性」某程度上是一個禁忌話題,甚至使人感到有點不安。

因此,自小對於身體私密部位的保護可謂絕不鬆懈。若要勉想回想一下走光經歷,應該是一次中五PE堂時不小心「飛釘」,縱然不知在場有多少人(或有沒有人)看到,但當時的我真想找個無人的角落好好躲起來,總覺得有人用奇異的眼神看著自己,尷尬到不行。

總之,「打底」一直成為我生活習慣的一部分。有時急著出門忘記打底,可以的話我一定會衝回家穿回打底褲才能安心,否則褲襠間「涼浸浸」的,怎能忍受?

直至升上大學,有關「走光」和「打底」的想法才有一點點的轉變。

升上大學後,因為校園環境的轉變,感覺上不再如從前中小學般受保護和限制,譬如大學沒有校規去限制我們的衣著,亦沒有那麼多無聊的同學對別人的打扮指指點點,到處不乏打扮性感、分明「博乜」的男男女女。

在如此環境下,我的心態有所放鬆,裙子短一點、露得多一點肉,亦不如從前怕招來旁人奇異的目光。尤其面對一些對性別比較開放的朋友時,明知他們見怪不怪,壓根不會作什麼聯想時,我更無甚戒心,不再遮遮掩掩,間中不打底亦是常事。

然而,當面對陌生人,或者是其他保守的相熟朋友時,我仍會小心翼翼。畢竟嘛,我不想人地以為我「博乜」,又或有所聯想。

正如有一次,有位我本以為對此事不執著的男性朋友,好心婉轉地提醒我:

「你知唔知你著d裙咁短,成日都會走光?」

「所以呢?」我問。

「咁你知…男仔對呢樣野…」

一道無形的圍牆立即築起,尷尬感猛然而生。哦,原來他亦會有所聯想。自此,我在這位男友人面前都會份外謹慎小心,只因為不想自己的鬆懈放心,換來別人的奇異目光或「好心提點」。當你提點我,你便在judge我了。

說到尾,面對社會和旁人的眼光,我仍未能豁達到橫眉冷眼的地步。雖然在心態上的確有所放鬆,然而心裡的那個關口始終闖不過。對於那幾塊小布,我仍是會在意的。

 

分享至:

迴響

  1. sar 說:

    殘字大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