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君穎

多喝了幾杯酒,就令我感到暈眩,眼前雪花紛飛。步履蹣跚地步入港鐵車廂,雖非繁忙時間,但環顧四周,找不到半個空位。我只好倚著靠窗的扶手,垂下頭,連帶身體微向前傾,稍作歇息。恰巧仰起頭,便瞥見在不遠處,有位年紀相約的女生在對我說話。正當我以為他要施予援手,卻聽到他重覆說道:「你走光喇!」

我走光了。
哦。

我不知道洩露了什麼春光,也不理解他為何留意到的是走光而非我的不適,但多虧那次經歷,才令我「叮」一聲,再次思考「走光」這個問題。

小學的時候,每天上學總必備PE褲,我的打底習慣亦由此而起。那時對露底沒太大負面感受,只是覺得打了底,便可以「攞正牌」擘大脾坐,方便得很。久而久之成了習慣,不論穿校服、短裙,還是闊袖衫,都會打底,否則渾身不自在。加上每次穿裙子外出,總得到媽媽善意的提醒:「著咗打底褲未呀?」便更覺打底理所當然。

就讀副學士的時候,有一次上性別課探討「走光」,觸發了我的思考。「走光」含意太「虛」,若它指的是露點,那底褲和胸罩本就能覆蓋私密部位,多打個底是畫蛇添足。若「走光」還包括露底,那明明打底褲只是窄身短褲一條,跟女裝平腳底褲無異,功能和觀感理應一樣,打底後驟覺安心只是心理作用而已。如此一來,不論是哪個定義,打底都變得多餘。

再者,無論露點或露底,對我來說都是小事一樁,因為胸部、乳頭、陰毛等每人皆有,而且相差無幾,沒有值得大驚小怪的地方。況且男生赤裸上身周圍走本很平常,就算穿低腰褲露底,也甚少有人反應強烈。同是走光,我不認為換作女生便要覺得蝕底,有激烈十倍的反應。一來根本說不出實際上蝕了什麼,二來別人未必想看,既然沒人覺得賺,又何來蝕呢?或許走光會令我有點尷尬,但只不過是因為其他人衣衫齊整而有點異相而已。

梳理過後,我實在找不到打底的理由。故那時曾刻意不打底,嘗試摒棄這個習慣,最後卻因感覺「周身唔聚財」而告終。那次失敗,是敗給慣性。「港鐵事件」後,我再次思考走光是什麼,得出相同結論後便下定決心,「戒」甩打底。剛開始不免有「空蕩蕩」的不安感,但多實踐幾次,克服了心理障礙後,便發現在熱辣辣的天氣,不打底實在涼透心。

打底與否,始終是個人選擇。不過,在打底前,應該深想一層,給自己一個理由。在我而言,打底已失去意義。

走光?
哦,I don’t fucking care!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