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君穎
剛讀完一本有關內褲的書,
它的封面,
是多對穿著蕾絲內褲的長腿,
性感、誘人。
這樣很美。
禁不住脫下家居短褲,
露出粉藍低腰棉質內褲,
恥骨突出,腰部纖細,
挺迷人吧。
起碼有自己欣賞。

脫下內褲,
雙腿M字屈曲地坐在床上,
把鏡子放在跟前。
我就是要,
張開雙腿,
看個清楚。

陰部污穢,
就算是身體最親密的部分,
很多人也未曾仔細觀望,
更遑論讓性伴看清楚,甚或舔一口。
陰部污穢,
延伸至女性不潔,
要他們羞愧,保持貞操,
不是社會加諸女生的枷鎖而已?

曾經有一段時間,
羞於自己的陰部,
不是因為骯髒,
而是覺得醜陋。
往往觀看AV,女優的私處都是粉嫩的,
毛髮齊整,陰唇小而對稱,
便自覺比下去。
儘管知道那是整形的效果,
現實形態五花八門,
但還是覺得把自己的收起好了,
別丟人現眼。

看著鏡中的陰部,
陰唇雖突出了一點,
也非十分對稱,
但整體也OK啊。
誰說女優的就一定最美?
不過說到底,
連陰部也要比實在太誇張了吧。

從美感角度出發,
陰部暗黑皺起扭作一團,
實在難以稱得上「靚」。
凝望著,
是自然的生理反應嗎?
竟燃起了一點慾望。

指尖從大腿內側滑至鼠蹊,
再遊走陰道兩旁,
輕撫雜亂無章的陰毛。
肌膚有些搔癢感、
眼睛注視著挑逗的畫面,
小穴不由自主地流出體液,
透明的。

好奇心作祟,
把陰唇掰開一點。
液體沿著會陰緩緩流下,一直流至肛門,
很有AV感。
鏡子是攝影機,特寫從陰道流出的體液。
這舉動在現實或被指貶低女性,
在幻想的國度卻令我異常興奮。
右手中指蜻蜓點水地把體液兜起,黏黏的,
如膠水般,
黏著指頭不肯甩斷。

心血來潮想控制它的流動節奏。
收、放、收、放,
像一條呼吸管道,
肌肉收縮,體液便被擠壓出來。
兒時小便有玩過類近的把戲,
卻是第一次看到完整的過程。

濕漉漉的。
右手中指由陰道口開始慢慢向上掃、向上掃,經過陰蒂,
然後再掃一遍、兩遍,停在陰蒂。
屏息靜氣,
幻想被綑綁起來,
等待著施虐者蓄勢待發的攻勢。

先是打圓搓揉,
繼而重覆輕搔,
陰蒂就如通往快感的按鈕,
敏感得很,一觸即發,
得到一陣陣酥麻。
喘氣聲越來越大,
身體開始發熱,
雙腿不自覺地伸得筆直,間中還在抽動。

開始覺得不夠,
指頭的頻率跟不上渴求,
像憋了一吐子氣不能宣洩。

只好加上食指,加快速度,上下磨擦。
大腦不能運作,
只有失禁的感覺。
不能自已,但不能尿在床上。
還有,很想被愛撫,
把每寸肌膚都撫摸透。
更想,有東西插進陰道。

中指順勢插了進去,
貼著陰道壁勾起手指數次,得到幾秒觸電感。
陰道口附近有一塊凹凸不平的區域,
是否傳說中的G點?
按壓它,
好像壓到了尿道,又有些失禁感。

把手指探到深處,
碰觸到類似舌頭狀的組織。
不知道是什麼部位,
總之像是厚實的舌頭。
手指圍繞它轉幾圈,
一陣酥軟,卻很短暫。

唯有到外頭再次搔弄陰蒂,
體液越來越黏稠,變成奶白色。
然後再插入。
感到肌肉收縮,有強烈壓迫感。

這樣重覆數遍,
快感總是來如風,離如風,
很難捉摸。

噁心嗎?
這就是我實實在在的身體、日常的自慰經驗。
可是搞了這麼久,也無法令自己滿足,
掩蓋不了對身體認知的匱乏。

不過,
又有誰敢說十分了解自己的身體?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