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毛

在一間間蒸氣迷漫的密室內,我們赤裸著身子,圍在一塊兒聚餐。–《孽子》白先勇

七月的台灣,是令人煩厭的悶熱天氣。機緣巧合下,今年暑假和系內朋友一同前往了台灣旅遊。

白天平常的遊覽旅遊區、古舊小街;巷弄裡總是有些小店,賣著魯肉飯。到了晚上,旅伴們去夜市繼續傍晚的戰鬥,我則跟他們分道揚鑣,一個人在街上溜達,稍微輕快的腳步前往已經鎖定的同志三溫暖(即香港所指的桑拿)。

同志三溫暖,最基本的想像,就是一個讓顧客交際、性愛的地方吧。記得兩年多前,對同志三溫暖有著這樣想像的自己,就如同大部分人所想的噁心與懼怕;不了解為何一個人,可以容忍與素未謀面的陌生人逢場做愛。但突然間的失戀,使自己迷失,彷彿要透過胡亂性愛「作賤自己」,才能從悲傷中釋放,那才是第一次真正踏進同志三溫暖的契機。既然是抱著這樣的心態,當時我恐怕只是熱烈的渴望著被撫摸、擁抱;雖然性愛的過程很是滿足,對於自己卻是越感惡心與不安。

但回到這一刻,經歷過不少碰撞、困惑,我已經漸漸轉化成一個好好地理解性慾的個體,因而早在香港的時候,我便安排這次到訪三溫暖,希望留下快樂的經驗。

從旅館門口轉右,走過兩個街口,便見到在小巷旁邊的那間三溫暖。走進一樓的入口,攀上樓梯;跟老闆打個招呼,拿過置物櫃的鑰匙,旁邊就是放毛巾的木架和置物櫃。脫去衣服,圍上放在櫃檯旁、泛著洗衣液香氣的黃色毛巾,便走進休息區。

置物櫃後面整個二樓,都是休息區。除了洗澡的地方,還設置了卡拉ok房、影視房等娛樂。

逛過一圈,不難發現店家在細節處總為顧客設想。比方說一入門口所拿到溫暖而乾爽的毛巾,雖然古舊卻打掃乾淨的木製置物櫃,在休息室提供給顧客的冬瓜茶、零食,以至方便客人的即棄鬍鬚刀、牙刷,處處都是店家的心意;井井有條的格局,實在是令人有回到家的溫暖感,散發著一股「古早味」。

這些完善的設備,吸引了不少的顧客光顧、社交。男士們偶爾會聚在一起,看著電視聊天、談著當天的新聞;另一邊的卡拉OK房亦很是熱鬧,一位老先生唱著聽不懂但悅耳的台語歌,旁邊坐著躺著的人都在細聽;甚至看到一位中年稍微有點禿頭的先生,在為另一位年紀較大的先生按背、拉筋。他們對這個空間的熟悉、自在,可以感受得到這裡為顧客所帶來的歸屬感。整個環境裡,都是一副休閒的景象。

實際上,同志三溫暖這個空間,對於沒有手機,沒有同志社團,沒有同志遊行,甚至同性戀仍然是罪行的年代成長的上一輩同志,可以說是其中一種能夠滿足身體以致心靈的存在。

當初同志三溫暖僅僅是讓不被認同,亦無處尋找相同處境的男性光顧、性愛的地方;由於聚集著無須掩飾身分的男同志,漸漸的同志桑拿成為了男同志在性愛以外,結交朋友,組織人際網絡的公共社區。在那裡,他們有機會認識到懷著同樣故事的朋友;而當不能和親友分享這些親密經驗的時候,這些空間裡遇到的朋友便支撐著其同志身分,稍能從異性戀的世界幻象中喘息。私密的性愛空間與公共場所的界線,在這裡早已變得模糊。

—————-

走上三樓是黑房區。一般的同志三溫暖的設施,基本上與普通的桑拿差不多,但多了不少暗角,黑房等私密空間,讓人看中對象後,可以進內做愛、交纏。

可能是假日的關係,在三樓的顧客有點多。陰暗的燈光,塗上綠色油漆的走廊裡,各種的顧客在徘徊:這間三溫暖裡主要是三十多歲的男性,偶爾也有和我年齡相近的男生;互相觀望,搜尋著這夜共渡春宵的對象。

有時我會猜測前面遇見的先生,到底懷著怎樣的故事。曾經聽說過在家人壓力下成家立室的人,去三溫暖用性愛尋求安慰;有著開放關係的情侶;也有人只是為找個地方,選擇不做愛,只與人相擁,去滿足親密的感覺。當中千絲萬縷、錯綜複雜的情慾關係,並不能由外人細說,也不多被談及。不過說到底,單純尋找性愛的也是佔大多數,畢竟三溫暖是個尋找樂趣的地方;當然整個過程都是強調有套性愛的,安全要緊啊。

逛過一輪以後,偶然遇上一位約四十多歲的先生。古銅色的皮膚,還算壯健的身軀,頭上開始有些許白髮。從前的我,應該立即轉身離開吧,畢竟年紀差太遠;但年紀比較大的先生,豐富的經驗總是為我帶來刺激暢快的回憶;又如曾經遇上過身形比較肥胖的人,卻偶爾的發現比起那些在廣告上常看到的滿身肌肉、看似完美的身材,在擁抱的時候反而更有安全感。種種經驗告訴我,平常直覺覺得醜陋,不完美的身材、臉孔,可能擁有自己所想象以外的優秀之處啊。

我們對望著,他的雙眼似乎稍微一亮,便往我走來,手搭在我的肩旁。我正伸手撫摸他的前臂,冷不防他便吻上了我的唇。雖然不算是完美的身材,但唇上的濕潤,加上他老早不安份的雙手,在我身上四處遊走的觸摸,早已把我的理智推開。很快的就被半推進了旁邊的房間。

一輪激戰。猛烈而溫柔的進攻,雖然有點令人喘不過氣,卻也舒暢;在我感到不適或是稍有痛楚的時候,他總會放慢,順勢的撫摸我的臉讓我放鬆;衝擊的同時與他十指緊扣,緊貼的手臂之間感受到他留下的汗;在親吻的時候,口裡嚐到他吸菸後淡淡的的菸草甜味。這些種種,也是我漸漸在三溫暖,或是其他性愛經驗中發掘,深深喜愛的細節。

三溫暖就是一個這樣容許人與人交際,相擁;在短暫的性愛交流裡,總是有種種精彩體驗讓人學習、期待。

—————-

性愛過後,我們擁抱著聊天。我撫摸著這位叫作Danny的先生稍為有些皺紋的眼角,跟他說起自己是旅客的身分。於是話題轉到了我在這間三溫暖的見聞。「這邊的人啊,有些都互相認識的。我自己就比較習慣自己一個人。」當我講起在休息室,看到那對在按背的朋友的時候,他跟我說。

有時我也認同比起單純的性慾滿足,三溫暖作為區隔著外面社區的私密空間,可以讓顧客更舒適的展現自己,不用活在各種面具之下,包括純潔的性愛觀、包括性傾向;暫時脫離了道德枷鎖,至少當下的壓力可以被紓緩。

偶爾的在光顧三溫暖的經驗裡,會遇到一些值得深交的對象,是單純的性愛以外的小小幸福。剛剛遇上的這位Danny先生,從他的口裡,可以感受到他經歷多年以後,對自己性向的看法:由年輕時的迷惘,渴求父愛式的愛慾;家裡逼婚的不安;到現今獨身一人,卻自在自主的生活。當然,也會談到我倆其他面向的生活,畢竟同志只是我們各種身分的其中一小個。

他推薦了我往台東走,去泡冷泉,又說到附近的美食景點;我跟他說了我在香港的學業,這邊的遊歷。我們初次見面(和做愛),卻像已認識很久的親暱,可能是台灣人都很親切吧。

像這樣跟這些陌生的個體傾訴、相擁,看似奇怪,但實際上建立一段親密的交際,可以是很自然的發展。想起台灣旅程中所遇到的各式各樣熱情的人,在見面一刻,已經向我們打開心扉,不絕的介紹台灣風景,也不忘分享自己的獨特故事。如此自然平常的交流,無論在哪兒也是快樂的經歷。

不知不覺的,跟Danny先生聊天已久,似乎是回去旅館的時候。跟他示過意後,他笑著親了我的乳頭,逗著我笑。站起身來,我圍上毛巾,親吻道別過後,便離開房間。下去梳洗以後,我便帶著快樂與溫暖的心情,離開了三溫暖。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