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一時,X終於下班。工作了十六小時,令X極度疲累,腦中空白一片。還未吃晚飯的他打算到公司樓下的茶餐廳吃宵夜,然後回家。

茶餐廳裡人不算很多,客人只有十個左右,他們好像都是剛剛下班,來這裡吃個宵夜。有人在吹水,有人盯著電視。

「夥計,餐蛋飯,多飯多汁。」X坐下後就點了一碟頹飯,就算是頹飯都要三十個大洋,這已經是最平了。X將想目光移向電視,不過被前面檯個正在高談闊論的男人吸引了注意。

「屌,個仆街臨收工前先畀一大堆文件叫我做完先好走,真係屌佢老母!又成日都針對我,雞蛋裡面挑骨頭。如果佢唔係我老細,我一早就揼柒佢。」

「傑哥,我都唔好得你幾多。佢之前要我幫佢揹鍋,攪到我一身蟻。好彩只係燉冬菇同減人工,唔使炒魷。不過又要等耐d先可以買部新Mac機。」

「D老細就係咁架,當你係奴隸咁款。傑哥你要忍辱負重,唔好因小失大。個廢柴都係靠裙帶關係先可以坐係呢個位,如果唔係佢究竟何德何能可以係我地上面!以傑哥你既聰明才智,唔駛幾耐就高職位過佢,唔使再忍啦!」

這時,電視機傳來一陣吵鬧聲,原來是播放關於市民在政總前抗議政府免費電視。前面.男人將話題從屌老細轉到王維基身上。

「屌,緊係撐啦!唔駛再對住無線同亞視D無聊節目。」

「個政府咁黑箱作業,真係是可忍,孰不可忍呀!連我老母都有去政總支持王維基呀,如果唔係要返工我都會去。」

「王維基做D好節目,唔駛再睇無線BBQ結局。政府唔發牌畀香港電視,話唔埋CCTVB同埋政府既合謀……」

「昨天有工會支持全民退休保障,遊行人數只得四十個……」電視機中的漂亮女主播繼續報導另一新聞。

「哈,得咁少人,你話佢地出來示威定示弱呀?」然後他們立刻對這個話題失去興趣,轉到女人和波經,彷彿這段報導與他們無關係似的。

飯到了。X匆匆地吃完、埋單,但那三個男子仍在高談闊論。「明天還要上班,早點回家休息吧。」X心想。

「馬照跑、舞照跳」是香港的核心精神,不是嗎?

Edward

中大左翼學會成員,覺得學習比學業更重要,喜歡睡懶覺,但睡
完懶覺後便很有罪疚感。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