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前,「阿拉伯之春」捲起一股「民主風」,利比亞領袖卡達菲成了人見人厭的大獨裁者,而他的政績,例如讓利比亞的平民受教育率冠絕非洲,當然也不能赦免他的罪。聽見「不民主」三字,北約部隊怨恨之極,咬牙切齒在利比亞實施禁飛區,誓要支持「利比亞革命」。最後,一一年十月二十日,卡達菲被擄獲,並且在未經任何審判的情況下被殺。一時間,多少人以為利比亞終於迎得民主,但實情卻非然。

十月初,利比亞過渡政府總理扎伊丹(Ali Zeidan)被武裝份子綁架,卻在幾小時後「被民兵拯救」。事態峰迴路轉,卻也顯示了利比亞在接受「北約式民主」後的無窮後患。綁架者的對外聲明指,扎伊丹私下聯絡美國特種部隊,在月初容許其於首都的黎波里,逮捕影響力極大的武裝組織幹部利比(Abu Anas al-Liby),是打破國內勢力均衡,更是勾結美帝、喪權辱國。但今次事件除了顯示政府可信性成疑之外,也再次提醒我們利比亞過渡政府欠缺正規軍警力量,而只能任由國內至少十四個活躍的武裝組織「協助管治」。

落得如斯下場,正是北約做的好事。內戰時期,北約提供大批資金及武器予各地「反對派」,使之加入「自由鬥士」的行列。不過,內戰一完,北約卻把解除各組織武裝,並令成員復員國家的責任丟下。結果,各地武裝組織乘機擴大影響力,建立起效忠首領而非國家的私人武裝。

今年十月二十四日,實際控制主要產油區,東利比亞拜爾蓋地區的武裝組織更宣佈自治。

有關宣稱當然不獲過渡政府認可,但拜爾蓋地區一被控制,東利比亞每日產油量,便由140萬桶下挫到60萬桶,過渡政府的經濟實力大受影響。消失的80萬桶石油到底去向為何,實在不得而知,但北約當年的點點恩情如何回報,我們似也不難猜想。

顯然,長此下去,利比亞再次天下大亂恐怕只是時間問題,且看群眾何時能再積累力量,打破現時亂局,真正奪回大權了。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