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黃漢彤

北區幼稚園門外大排長龍,許多家長不惜睡大街通宵等候入學申請表。早前傳出消息指跨境學童增加,北區學額短缺,家長心焦如焚自然不難理解,甚麼「排隊是正常行為」更只有不問世事如吳克儉才說得出,政府官員的脫離民生竟荒謬至斯,難怪香港社會矛盾一生又生。兩地家長火燒眼眉,向來擅於煽風點火的傳媒將雙方的氣言大字報出,波瀾再起。於是,有人指責政府後知後覺引發民怨,另一方也有人開始說內地人來港搶奪資源才是問題主因。是非姑且不論,學額之所以成問題並不簡單,要梳理問題,得先退一步好好看清數字。

統計數字的遮醜布

當局預估北區學額時,推算須包括本地北區學童的需求,加上持港人身份的跨境學童數字,這是教育規劃再也基本不過的做法。教協總幹事葉建源批評指,政府的預算錯用舊數據,明明自2009年起全港跨境學童比例就由3.8%按年上升至2012年的6.8%,依常識估計,2014年的比例應當更高,政府卻依舊採用兩年前的數字計算。況且從今次事件可見,學額不足後果嚴重,理該以較保守的方法預算,葉指合理的數字為8-9%,這彷似微小的誤差,低估的學額需求超過500人,而北區學額僅有4000個!

政府一直死撐數字並無低估,力圖安撫市民;又指民間團體的推算有誇大之嫌。不過紙包不住火,政府於是重新調整計算方法。可當局沒錯是決定了按照趨勢,調高跨境學童比例,另一手卻同時調低跨境學童「入讀北區」K1班的比例──結果算出來,需求還是4000,不多不少。至於為什麼調低這個數字呢?沒有理由。真的,政府完全沒有給出任何理由,只是來硬的砌成一個讓大家「安心」的數字,不多不少,4000。何其赤裸的統計偽術。

政府總要重複同樣的錯誤

政府打的算盤很明顯,忍一時,大家不愛看數字嘛,只要這招沒有引起甚麼軒然大波,到2014年,北區學額只有4000,當然只有4000個北區學童,預言成真,日後自也無須增加學額。事實上,有些人沒得到北區學額,結果被擠去其他區了──兩地家長因為這「發配邊疆」的危機憂心不己,被迫在街頭上短兵相接,結果「中港矛盾」的事例又添一筆。審批權一類的論爭先放到一旁,現在單雙非子女在法理上有權在港讀書,他們因為政府犯錯而被捲入衝突,與本地家長子女同樣無辜。

說到底,政府才是造成矛盾的元兇。只要當初政府有合理的估算,並先行鼓勵並協助辦學團體增加學額、利用荒置土地增辦學校、樹立「就近入學」原則等,矛盾從何而來呢?

政府連最低限度的成本也不願付出,根本是一種極其官僚的管治思維:學額稍有不足,沒關係,反正又不會真有人沒書讀,有也罕見吧;至於那些擠去其他區上學的孩子,花多一些時間上學又不礙事,何必要大興土木處理呢。民生與成本,政府向來取後者棄前者,幼稚園學額如是,甚麼學位床位奶粉亦復如是。以床位來說,醫管局於早年大幅削減產科資源,莊豐源案[1]後又沒有增撥足夠資源加設床位,短視的資源調配和原來就少得可憐的資源投放,乃今日床位不足的成因。縱使事情無關內地人,漠視民生的政策傾向一直存在。新移民居住未滿七年公屋與之無緣,可是公屋長龍甚麼時候短下來了?單身青年三十歲前想上公屋,作夢。

後知後覺、漠視民生,民怨必然浩大,矛盾定必叢生。在政府同樣的錯誤一再歷史重演之際,無力的個體永遠是被擺弄的受害一方,以這次事件來說,即是兩地家長。究竟政府重複犯錯是因為「人類總要重複同樣的錯誤」,還是故意為之引發矛盾,掩護其拋棄民生的政策傾向?阿寶,你覺得呢?

〔1〕01年,莊豐源案宣判,父母非港人而於香港出生的孩子也
可成為香港居民。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