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關注友系發展的哲學系有心人

是咁的,撼莊對於同學來說雖然不甚陌生,但出現在出名「花生友多到飛起」的政政系,就變得異常觸目。

今年政政系會選舉,名單上除了候選內閣「政峯」之外,還出現了一個名曰「無政府」的內閣。「無政府」大批閣員都是頗活躍於社運圈或范克廉樓一帶的同學。他們認為現時的政政系會工作往往因循,而且只重聯誼娛樂,連作為學系與同學間之橋樑也未如理想,更別說要做到政政系應有的批判與介入。相反,同學自發組織的活動和讀書組等等則相當精彩,可見系會如此下去,只是削弱同學的自主性。因此,他們的政綱只有一條:「解散系會」。

解散系會本已引人好奇,「無政府」閣員抵死啜核的莊相(用上閣員剪影,再畫上「西裝」二字)更令選舉成為熱門話題。這一切配上政政系同學大食花生的偉大傳統,花生供應幾見短缺。

面對這場世紀大戰,據悉「政峯」在正式諮詢前用了近二十小時準備,可見戰況之激烈。二十四號,正諮開始,政政系同學傾巢而出之餘,包括筆者在內的大批同學亦前往八卦。

當日筆者雖未有全程駐足旁聽,但事後四出打聽,發現十多小時的諮詢中,提問鮮有觸及理念,亦不見「政.」有因為「無政府」的出現及批判而加以回應。

以我在場的時間為例,關於「政政系足球盃要買幾多個哨子」、「政政系足球盃.哨子係一次過買定點」、「政政系足球盃有黑哨咁點」的爭議,居然持續超過半小時。據了解,「政.」政綱中亦未有因為受到挑戰而對理念多加說明,反而有「政政系足球盃個波飛落未圓湖點算」之類的討論,足見這次選戰效果並不理想。

坦白說,「無政府」的同學估計也未必真的想解散系會,而只想藉此衝擊趨於因循的系會。可惜,面對一個直接質疑政政系會存在價值的內閣,無論是參選的同學,抑或前往諮詢的政政系同學,似乎也只顧食花生,認為有關同學只是「搞笑 / 搞事」,不但未有對「無政府」的政綱作出深思,更與「無政府」所批評的態度無異。

即使有同學認真看待選戰,並就「無政府」解散系會後沒有了官方組織及渠道,如何擔任反映同學意見的角色提出質疑,他們也未免是少數了。

收筆之日,傳來「政峯」勝出的消息。不過雖然順利上莊,政政系同學甚或大小學生組織的同學都應該借此機會,好好思考我們的價值了。畢竟,繼續將批評與建議當成「搞笑 / 搞事」,絕對無助解決問題呢。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