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中大學生報

截稿前的投稿量不多,反對放寬限制的文章量,比較網上留言的熱熾更是不成比例。如果單就投稿回應,實無法呈現討論完整的圖象,編委決定自「中大生聯署反對中大學生會聲明 要求秉持港人優先理念」的Facebook event上摘錄反方的重要觀點,嘗試組織網上零碎的意見,並逐一回應,展示編委立場。文內亦會引用投稿的部份觀點。

1. 放寬綜援限制會使香港財政崩潰?

有一架船╱五個人坐岩岩好╱六個人坐就會沉╱你係船上面個五個人╱你會晤會比第六個人上船?╱唔係mud野大愛人道同包容ge問題╱而係六個人坐ge話╱架船會沉大家欖住一齊死ge問題

有一種論調,認為判決放寬新移民領取綜援限制,必會引來大批新移民搶掠香港福利,香港政府面臨財政崩潰。誰不害怕經濟衰退,不害怕政府年年赤字,然後伸手向各位的銀包徵重重的稅?恐懼,本是今次事件轟動社會的源頭。事實是否如此,還讓數字說話:

根據學者周基利的計算,2011年新來港定居少於7年的綜援受助人數為:17,253人,當中八成半為兒童。依此數字,僅佔全體綜援受助人的4%,同時即使在未有七年限制的2002年,亦只佔15%,連政府亦承認數字根本不高。故此,法官判詞指出,政府「七年限制可保財政穩定」的說法並不合理。按整體公共支出的規模看,很難想像這部份的綜援支出足以帶來甚麼危機。根據張超雄估計,判決後政府新增開支每年不超過十億。

實在無需低估香港財政的承受能力。光是2012至13年度,政府便有648億的盈餘,政府現今坐擁六千億儲備;在一小撮人手握絕大部份香港財富的當下,低稅政策才是財政開源務求擊破的目標。比方說,香港16.5%的企業利得稅遠遠低於他國,如挪威的28%、德國的29.8%等。只需增加1%企業利得稅,政府已經可以增加69億的收入[1]!資源衝突從來不在本地人與新移民之間,而是在於貧富懸殊的兩極矛盾。香港絕對可以負擔新增支出。

新移民佔綜援總額不高,按香港財政現況,整體福利開支更低,縱使判決後增添開支,我們也無必要恐懼財政困難。再補充一個基本事實:每日單程証名額仍舊只有150人,不要想像放寬限制就有13億人湧來造成香港陸沉。雖然,香港有能力應付新增開支,但有同學認為,可以負擔不代表應該負擔。這當然沒錯,故此我們接下來必須討論應然與否。

2. 新移民都是懶人?

你花錢,我找數,算什麼道理?

有同學認為,領取綜援的新移民攤大手板,只享受不貢獻,因此不應領取綜援。我們首先質疑:這個說法,真的有事實根據嗎?

新移民許多從事基層工作,根據香港社區組織協會[2],從事掃街等厭惡性工作的員工,有九成是新移民。試想想,他們全部罷工一天香港會怎樣?他們的工作於社群有莫大貢獻,卻得不到相配的回報。譬如本案控方孔允明,雖有工作﹝清潔與看更散工﹞但付不起貴租,平日要到收容中心睡覺。每當夜更工作,因為收容中心在日間關門,孔甚至被迫露宿休息。在港新移民縱使不如孔婦嚴重,亦有不少處於生活迫人的困境。

新移民並非偷懶,往往只是因為低學歷、人生路不熟,未能尋得工作;又或需要撫育孩兒無法工作,才不得不領取綜援。他們的情況與本地基層無異,甚或尤有過之,兩者都在不利的社會條件下,無力維持合理的生活水平。除放大個別例子外,有甚麼數據可以証明新移民都是懶人這種印象?若無,又有甚麼理由用雙重標準對待他們呢?

工黨秘書長郭永健指出,算上家務勞動者,新移民的勞動參與率甚至比本地人更高。新移民中婦女佔絕大部份,因要打理家務及照顧子女,才沒有正職工作。一如法官所指,新移民「家庭主婦的角色有莫大貢獻,幫助抒解人口老化、讓孩子融入本地社區、避免家庭分裂」。家務勞動是一個比較陌生的概念,不妨這樣想:如果你父親出外工作,母親留家打理家頭細務,你會說只有父親才有貢獻嗎?

3. 誰是香港人?

有指,身份問題才是爭議的重點。言下之意:新移民並非香港人,香港政府不應幫助他們。可是,憑甚麼說他們不是香港人?

那些來港定居的新移民,平日生活是如何模樣?其實不難想像:來港孩子,年紀小的正在適應小學枯燥的英文堂,背生字學文法,放學趕著回家追看動畫;年紀中五中六的,開始為公開試緊張,瞥見巴士的補習名師廣告不禁心動,又覺得學費太貴。母親大概是家庭主婦,早上到街市買.準備飯菜,晚上看TVB消遣;如果孩子還小要送返學放學,與其他師奶交換煮食心得、點評各間中學校風。父親平日返工要早上迫地鐵,中午茶記,每日一杯凍奶茶;周末帶家人飲茶。年老的在公園下棋散步。他們逛同樣的商場,記得同樣的廣告詞,就算說話有口音、文化背景不盡相同,難道就不算是香港人嗎?曾幾何時為移民社會的香港,今天是否要狹窄得只論出身血統?你我的祖父母輩大多是移民,他們或許今日講廣東話仍舊帶有半點口音,不也是堂堂皇皇的香港人?好好認識這些新來乍到的街坊街里,你會看見他們日漸融入本土社群,宛若當年移民。

黃同學斷言:七年限制「不問貢獻、不問身份認同感,而以居住年期為標準,客觀明確,且不算嚴苛」,合資格申領綜援者,本已活於合理生活水平之下,要他們七年忍受如此生活,如何不嚴苛了?七年限制是人工制定,背後必須有充份理由,總不能說大家身分不同,為求差異便劃出七年的鴻溝。

4. 拿綜援 = 發達?

點計都好,我見到綜援戶有人可以去跑下步,吹下水,我就覺得好吸引。

另外,有人覺得判決放寬會引來大批新移民來港「疏乎」。這些說法,低估領取綜援的生活,事實上相當困苦。黎銘澤同學便指出:「……綜援的金額亦只能支撐申請者得到基本的生活需要,絕對稱不上優越。」,並且「綜援申請亦以嚴格至不近人情見稱,老人家申請需要仔女填寫俗稱的『衰仔紙』,宣告他們不再供養父母才會接納。再加上現在香港社會對綜援的污名化,申請綜援絕對不是什麼值得光榮的事情。」每人領取二千左右的金額[3],一家子交租便幾近去了一半,又要承受莫大的社會壓力,真有綜援戶過著想像中這麼舒服的生活嗎?根據樂施會一份調查,估計香港足足有十六萬老人家合資格申領綜援,卻沒有領取綜援。「合資格」這冷冰冰的定義,背後隱含的意義是:他們無法過著文明社會接受的生活水平。連這樣的人們都不願領取現金援助,可見其壓力之大。

5.家庭團聚點解唔返大陸?

有人話家庭團聚重唔重要,重要,但點解一定要黎香港團聚?

首先要理解,在現存制度下,搬上內地居住並非普遍可能的選擇。擁有香港永久性居民身分者,不可同時擁有內地戶籍,故無法享用內地的醫療及其他福利。申請單程証者,亦代表即時放棄內地戶籍。然而,香港永久性居民身分是不可以放棄的!孩子若在香港出生,沒有內地戶籍在內地上學,亦只可到學費昂貴的私校。

假使內地政府改變政策,亦不代表搬去內地輕而易舉。設想你是香港丈夫,要搬上內地居住,先得辭去得來不易的工作,與大部份香港認識的朋友交往隔絕,你需要在無人無物的陌生地方重新開始。光是叫你從黃大仙搬去天水圍,已經不是一件簡單的事,何況搬去內地?

子女由父母撫養成人;父母老來待子女相伴。家庭往往是我們可以從中尋得最多依靠的關係,所以家庭團聚是人權,而人權需要捍衛。強迫家人隔絕三五七年,家庭關係惡化甚或妻離子散,是不難預見的結局。誰可承受這個責任?因此,幾乎無人不同意家庭團聚的重要性。

黃同學與黎同學均在文中表示,爭取移民審批權才是重點,劉同學更提出自己的準則建議。編委自然同意收回審批權,可是,收回不像某些人的說法,是為了阻止新移民來港。我們需要恰當的審批條件,不可與家庭團聚的重要原則相違背,比方如,現今150個名額中,僅有90個用作家庭團聚,這個比率可以提高以助團聚。因此,劉同學提出的其中兩項條件:「每日單程證數量應由現時150個減至100個」、「申請家屬來港者,須證明其收入能支持其家庭在團聚後維持在貧窮線以上水平,承諾無須依賴香港福利」,恕難同意。

就前者論,單程證數量當然不能脫離現實考慮,誇張一些假設,如果每日有三四千人來港,香港自然無法承受。可是,當香港仍有能力承擔這些家庭團聚的需要,自應接受他們來港,特別在現今還有許多家庭分隔兩地的情況下。陳同學指出:「香港是眾多發達都市中,福利開支佔政府支出最少的一個。觀乎2013年度財政預算案,只有13.9%。……[4]財政儲備6000億,利得稅每年900億的收入,絕對有能力把資源分配得更好。」這說明香港的負擔能力仍游刃有餘。

後者無疑剝奪貧窮人士的團聚權利。如果理解家庭團聚的重要,也應該理解經濟審批必然將無法團聚的惡果強行加諸貧窮家庭。不是說家庭團聚可以掩蓋一切可行性的問題,可明明香港絕對有能力處理,為何還要讓貧窮家庭的孩子一年只能與父親相見幾日?為何要讓漸老的家長沒有家人陪伴?

拒絕討論的風氣

觀點回應在此告一段落,最後想處理一下討論氛圍的問題。文章稀少懶得討論也罷了,可是網上謾罵的情況惡劣到,叫人不相信說話出自同校學生之口的程度。節錄在下:

你隻左膠收皮未,講撚左班蝗蟲係外人,你捐撚晒自己副身家比佢地先再慷他人之慨啦,仆街

我冇興趣同你扯一個特定人物.無聊. 你同女人都係香港人係咪你入女廁呀傻仔. 拿, 而家同你.個智障教學 : 同火星人比全地球都係你自己友,同侵華日軍比全中國都係你自己友.同大陸人比港九新界十八區都係你自己友,同新移民新腥趕人比,本土香港人係你自己友, 呢.都要講, 你去大口環驗IQ啦

上面話你智障帶有侮辱性,特此道歉, 向真正智力障礙人士道歉,我用你冒犯.佢地.

直接攻擊你立場,扣一頂不証自明的帽子拒絕討論是一種;另一種是有人拋出回應不了的數據時,便罵你「理論化」、不「實際」,但如上文顯示,許多複雜問題均需澄清數字,這些只是回避討論的藉口:

好顯淺既一句野,明既自然明,唔明既就解兩句完囉。洗唔洗咁都要理論化成件事佢?=.= 班左膠就係事無大少都理論化去擾亂常識架

你係咪人類? 我要睇得到既生物報告, 睇得到既遺傳學資料,唔係要你係度放屁就證明係人類一分子

好多教授講政策都好鐘意搬”理據”同no.既,至於個結果係咪實際?咳~

 

左膠會開大技求其比幾個毫無解釋力既數字出黎擾亂視線 由你同佢講數據開始 你就已經輸左 佢地既邏輯係 因為我搵到既數據正確 所以我講既野全部正確 同左膠講道理簡直晒時間 仲無謂過叫梁振英聽取民意

 

在網上筆戰金字塔,他們還停留在最底兩層:「Attacks the characterisitcs and authority of the writer without addressing the substance of the argument」、「Sounds something like this: you are an ass hat」。幸好,這些言論似乎仍是少數。不過,有曰一個也嫌多,同學看見,應該直斥其非。理性討論是公民社會的基礎,我們作為大學生竟無力建起可以入眼的討論氛圍,這是應該羞愧的。

[1] 根據稅務局2011-2012 年年報,法團利得稅稅收總額,依照稅率16.5%計算,約為1138 億元。

[2] 見〈現時清潔工多為新移民〉,蘋果日報。

[3] 根據社署,按三人家庭論,60歲以下照顧家庭人士可領取2030元,健全兒童可領1850元。

[4] 原句為「以香港政府外匯儲備23000億」。實際上,截至2013年11月30日,外匯基金總額為29500億港元,其中有一萬三千億政府可以動用。

參考資料:

新移民申領綜援的數字〉,周基利。

事實與偏見—論終院綜援判決〉,張超雄。

16萬窮長者未申綜援入不敷支 三成盼靠自力〉,明報。

案件法官判詞,見#J3、#106、#134: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