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健

雖然主流AV十之八九都為男性觀眾度身訂造,但睇AV絕非男性專利,日本大型AV片商Soft On Demand(SOD)看中了女性這個具潛力的龐大市場,於2009年設立子公司Silk Labo,主力製作以女性為目標觀眾的女性向AV。

有人認為,連傳統的大型AV片商都開始重視女性對AV的需求,甚至起用女性擔任製作人,嘗試創作最能切合女性需要的AV,女性長久以來被忽視的性需要似乎逐漸被重視,因而被視為性別平等的進步。

但到底事實是否如此?女性向AV與常見的男性向AV又有何分別?筆者特意找了套由Silk Labo製作,名為「Good Day,Good Trip」(下稱「Good」,見附圖)的AV,以一探究竟。

女性向AV女性向AV2

女性向AV的特色:靚仔、唯美、輕口味

看畢整套歷時近八十分鐘的AV,可從三方面概括其特色:演員、內容及拍攝方式。

先談演員,從封面的男優大特寫已可得知,帥氣十足的AV男優是女性向AV的主要賣點之一,如同男性向AV以美艷動人的AV女優為招徠一樣,因此,影片中少不免男主角耍帥、賣萌的畫面,影片後的製作花絮更成了男優的個人寫真。除此之外,Silk Labo將最受歡迎的男優簽下,成為專屬男優,並稱之為Eromen,「Good」中的男主角一徹便是其中一員,公司不但會為其製作一系列AV,更會仿傚主流AV片商宣傳AV女優的方式,舉辦見面會等親近影迷的活動。

至於內容方面,則以「輕口味」為主,不會「一開波就埋牙」之餘,各種常見於男性向AV的「激烈」情節,諸如顏射、多P、強姦等,亦絕跡於此,輕口味的內容,務求女性觀眾能看得開心、舒服。以「Good」為例,影片最初先以數段郊遊、拍拖的劇情,逐步營造出日常情侶間的甜蜜及溫馨,最後才於浪漫的環境及氣氛下緩緩脫下衣服。而男主角於做愛的過程中,每進一步都先徵求女主角的同意,以突顯其細心、溫柔的一面,並嘗試表達出對女主角的尊重。完事後,會以男女主角的甜蜜對話或擁抱作結,對比起普遍AV中男優「射完就走」,只剩下女優滿身精液,癱瘓床上/地上的畫面,的確更為貼近日常情侶做愛的模樣。

最後,於拍攝方式上,明顯與普遍的男性向AV有所出入,譬如經常出現女性視點的主觀鏡頭,讓觀眾看清楚男優的俏臉及表情,亦讓女性觀眾能代入其中;做愛期間極少出現性器官的特寫,取而代之的是熱吻時的面部特寫;加入不少柔鏡,拍攝出最唯美的畫面,再配上柔和的背景音樂,近乎偶像劇一樣。

總括而言,以上特色均是嘗試針對女性心目中最理想的性幻想而設,在男性主導的AV工業中開闢出切合女性需要的產品。然而,這種女性向AV的出現能否看成性別平等的進步呢?

女性的情慾需要-長久被忽視的盲點

主流AV最大的問題在於,以取悅男性為拍攝前提下,女性只會被視為洩慾工具,女性於色情電影中往往缺乏對自身情慾的自主,甚至連基本的人格都失蹤,不論被描繪成純情還是淫蕩,都只是為滿足男性性幻想而現身熒光幕前。再加上這些AV的性愛場面中,對女性都甚為粗暴,不但經常出現凌辱女角的情節,更放大了當中虐待女性時男性的快感,及將之當成女性獲得愉悅的途徑。

現實中被虐而得到歡愉者固然大有人在,但重點是這些AV當中並不在乎女性是否享受,甚至是否自願接受粗暴對待,我們從中只能看到男性以女體發洩性慾的部份,這大概亦是大多女性難以從主流AV中獲取愉悅的原因。

為了抗衡這種由男性主導、貶抑女性的色情工業,早已有女權人士提倡拍攝性別平等的色情電影。在這種理想的色情電影中,女性做愛並不只為侍候男性,同時亦是追求自己的性快感,男女雙方均能平等地決定如何做愛,共同尋求性歡愉。

女性向AV似乎比傳統AV能符合以上理想,例如摒棄了不少忽視女性性慾的拍攝方式。譬如說,對不少女性而言,「插入」並非唯一的快感來源,反而各種插入前後的過程,例如親吻、擁抱、前戲,或是完事後的溝通等,更能讓其感受到做愛的歡愉,「Good」中便有呈現出這些女性的真實感受。此外,拍攝上亦捨棄了性器官特寫鏡頭,讓鏡頭回到男女主角的表情及反應之上,從而呈現出做愛期間流露的情感。

然而,儘管女性向AV以較平等的方式表達兩性間的情慾關係,但將之視為最「理想」的AV,則似乎過於樂觀,尤其當它無法擺脫商業AV的另一大問題-性別定型。

硬幣的兩面-咪又係性別定型

觀乎女性向AV的賣點:靚仔、唯美、浪漫、輕口味等,全建基於片商假定女性最想看什麼AV而選材,但女性實有千百萬種,每人的性喜好亦不盡相同,誰說女性只能在無菌的童話式性愛中找到歡愉?說穿了還不過是最保守的性別定型。

不論男性向還是女性向的AV,於賺錢的前提下,都偏向配合最典型的性別定型,只因普遍人早已對此習慣:男性主動、女性被動;男性剛強、女性柔弱;男性衝動、女性矜持等,久而久之,大多數人的慾望亦被訓練至只能建基於這些定型之上,片商為求消費者願掏荷包買碟,又怎會冒風險挑戰這些性別定型?最終由製作至消費的循環中,性別定型又再一次被鞏固,無日無之。

在性別定型的陰霾下,男性主導的主流AV雖然看似覆蓋了男性的各種性幻想,但其實同時間亦將其性幻想空間不斷收窄,例如當男生自小觀看這些主流AV長大時,他們於情慾上追求的,往往只是少數符合典型性別定型的女性,諸如美麗、白晢、大胸、瘦弱等的「性感」女性。同時間,他們於性事上,亦往往被模塑至主動、強悍、剛猛等的位置上,不但抹殺了情慾上的其他可能,更可能不自覺地將AV中忽略女性需要的性愛模式視為正常。相同的邏輯亦能套用至女性向AV,因此,女性向AV儘管貌似要充填長期被忽視的女性性幻想,但亦同時間令這些性幻想變得更為狹隘。

實際上,不論是男性還是女性向AV,那些被性別定型所推崇的性幻想,偏偏最遠離現實,任誰都知道那些白馬王子般的帥哥,與性感美艷的女生,日常生活根本難以遇見,而那些並不「完美」的人,才是最有機會與我們做愛的人,假若我們心目中最理想的性愛,永遠只能是商業AV中的「理想」性愛,我們的性生活又怎可能被滿足?而假若我們正是那種不「完美」的人(尤其「完美」的標準高到離譜),對自己(性愛上)的自信又如何建立?

男性向/女性向AV,只是硬幣的兩面,都無法抽離於性別定型的框架,若論女性向AV是否性別平等的象徵,那極其量只代表男與女都(較為)平等地受商業AV逼迫,我們追求的是如斯「平等」麼?

結語:AV還有什麼可能?

只要AV繼續於商業邏輯下生產,似乎便難以逃離性別定型的僵局,儘管如此,仍有色情電影製作人嘗試發掘出性別平等中最「理想」的出路。

然而,這些色情電影製作人的野心遠不只於純粹破除傳統的男女性別定型,他們更理想的目標在於將情慾從各種規限、身份及定型之中解放出來。因此,他們拒絕承認任何固定的性別/性取向/性喜好/性慾等,而這種反抗一切性別身份及定型的概念源自「酷兒」理論,故通常會被稱為「酷兒色情電影」(Queer Porn)。

在Queer Porn之中,演出的主角難以被任何身份標籤,什麼男性/女性、異性戀/同性戀、施虐/被虐等等的性別身份都不再適用,舉例而言,他們可以是男性打扮、擁有女性性徵、佩帶假用具「幹」著另一看似是男人的人;他們可以是同時擁有男性及女性性徵,與多個看似典型男性做愛的人,下刪一千種可能性。

但最重要的是,以上各種對「那個人」的描述都並非固定,上部電影與下部電影中出現的形象可完全不一,故此,任誰都無法為這種多元、複雜的身份作定型。但不論看上去如何,他們於電影中仍然被認為是「性感」的,而且他們的情慾仍然是備受肯定的。

誠然,就以上的描述,亦不難想像這些Queer Porn至今仍處於小眾的實驗階段,雖然有著抗衡主流色情工業的基進意義,奈何始終難以為普羅大眾帶來性慾上的刺激,但作為發掘更多色情電影可能的嘗試,我們亦不妨對此了解更多。

參考資料:

O’Connor, Russell (2013). “What Does Feminist Porn Look Like?”.

分享至:

迴響

  1. uglyhappyboy 說道:

    健先生,
    唔該你啦, 認真做多d研究先好寫呢d文啦
    根本依家男性睇既av唔係淨係屌美少女啦
    大把av 題材係女士色誘返男士, 男士因為母愛而做愛,個女優四十幾歲都有架
    好多女士拍av都係樣子平平架唔該,仲有好多追求真實的av男女都係平凡人, 呢d作品比比皆是
    你講得出 “抹殺了情慾上的其他可能" 同"性幻想變得更為狹隘" , 完全係對av行業唔熟悉,
    呢d指控更加係漠視AV製作人咁多年以黎響av 創作上面的努力

    真係好低質素的文章,你地份報紙無咩人睇唔係無原因架唔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