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維怡

19歲開始參與基層社會運動,關心人民如何可以自主的問題。近十年主要從事藝術培育、各種基層平權運動,及與基層民眾一起搞紀錄片及媒體創作,現為錄像藝術團體影行者之總監。書寫出版結集有小說/詩/畫結集《行路難》(2009)、《沉香》(2011)及《短衣夜行紀》(2013)。

最近中大有同學創辦「本土學社」,創會宣言大事興嘆中華文化在中共統治下喪失,忽而又支持以前中大學生會「反國際化」,凡四百多字「本土文化論」及「惜我中華文化論」,誰知到最後一句談社員必須秉持的立場時,「文化」卻消失了,只道出「香港本土利益優先」的「民主自治」。

「文化」是人的精神面貌,「利益」是實際得到的好處,有錢買不買到之重要分別。不過,既然這學社並不要求社員秉持本土文化。那麼,談政治經濟囉。

反對本土經濟的「本土學社」?

早前中大學生組織反對中大英文化,多有反對以英美為首的跨國企業之經濟殖民,在文化層面上的表現,亦即反對英語霸權,堅持維護世界的多元文化,所以堅持母語教育。

但看這本土學社的召集人,原來是2012年積極要求跨國財團星巴克進駐校園的主將。中文大學是香港首間引進本土合作社,支持本土基層經濟的大學,若是愛本土,為何不一早向同學宣揚本土經濟之重要,宣傳應引進本地社企、合作社?到底,這學社的人是否明白「前人」之所以「反國際化」的緣由?而從這事實看來,「本土學社」支持本土經濟的立場很可疑喎……

只要有錢移民並不是愛本土的表現

近日終審庭判的新移民綜援案,引起極大爭議,很多人都擔心,大陸的窮人來港會食福利。該學社召集人早前亦代表該學社,在太陽報及東方日報上表示,「要求新移民有經濟條件或有人作擔保才批出移民申請 」

這當中的邏輯,就是只要有錢人,窮人死開。

但有錢人來到,真的就「本土」好了?君不見大陸資本來港炒地價,炒到香港基層挨貴樓死下死下,地產商發下發下?君又不見十年前香港好景時,香港資本往大陸跑,又炒貴了幾多地皮,搞了幾多血汗工廠,死幾多大陸基層來肥了大陸的官商?(這裡忍不住叉開一下:到底香港的本土論者,又是否支持本土的資本往外破壞別人的「本土」呢?這也是另一個值得細味的的問題。)

若說窮人來到一定拿綜援,也可以看數據(且現時終審庭是說合資格申請,而不是說一定拎到綜援),又或者,叫全香港各行各業未滿七年居港期的新移民齊齊罷工一日(還不包括看顧老人和小孩的主婦),可能也足夠嚇人了。

「民主自治」?

看不到歷史和事實的本土論,是站不住腳和找錯團結對象的,除非,大家只談人多聲大,事實俱不重要吧。這樣,我們就要談談「民主自治」了。

先不談只有投票的問題,就眼前地現實點:

1) 如果,每一個新移民都天天聽到「大陸人污染香港」的言論,他們和他們的孩子,有可能變得愛這個地方嗎?當他們自然地要保護自己時,選舉時該怎辦?

2) 如果,一個保皇黨卻大打反新移民的口號,那你投不投他一票?你猜你所推動的本土論,會推動香港社會投誰一票?

真正愛本土的香港人,難道我們就是對自己感染新朋友的軟實力,如斯沒有信心嗎?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