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本文節錄自惟工新聞,前中介公司職員Y揭示行內人看見的黑幕。]

1. 逼你借貴利 追債追到印尼

Erwiana在機場遇見印尼工會代表Yaiti時,不僅揭發僱主施虐,更恐嚇她不可將事件告訴別人,否則會殺死她家人。看似黑社會電影的誇張橋段,但Y告訴惟工記者,「財仔(財務公司)會追到返印尼,搞埋佢屋企人。」

為何外傭會和財務公司扯上關係?「啲姐姐嚟到香港,中介第一件事係收佢地passport同合約,第二件事係的佢地去借財仔。」

外 傭在財務公司被中介指示簽署借貸文件,借取與中介費同等的數額。「啲大行唔想逐次收錢」,所以外傭就須透過借貸一次過支付中介費,然後每月出糧時還錢予財 務公司。中介公司方便了不少,外傭卻要承受加倍心理壓力,即使受到再無理的對待也得啞忍,只因擔心無法還款會連累家人。Y說:「印尼仲差過菲律賓,喺嗰度 你有錢就做乜都得,連警察都可以俾錢買通,啲外傭係面對住life threat(生命危險)。」

儘管香港法例規定中介費不得多於薪金的 10%,但國際特赦組織報告[1]顯示,有85%印傭支付高於法定金額的中介費。Y透露,外傭繳交的中介費由港幣15,000至21,000元不等 [2],相當於半年薪金,當中三分二由印尼中介公司收取,其餘則由香港中介公司及財務公司攤分。

不過並非所有中介公司都會找財務公司合作,「多數係啲大型嘅中介公司」,因為如果外傭中止合約,又無法找到其還錢,財務公司將會轉向中介公司收取貸款和利息。

2. 扣起你護照 逃生無門

國際特赦組織報告指出,74%印傭表示被沒收護照,小記問道,行內是否很多公司會扣起外傭護照時,Y反應頗大:「乜『好多』呀?全部都係咁!」

扣 留護照的主要原因,是防止外傭不付清中介費,但即使付清,外傭也不一定可以取回護照。有中介會直接將護照轉交僱主,「到還清中介費嗰個月,就叫僱主上嚟, 直接俾佢。」僱主為保證外傭不會逃走,往往諸多理由要求外傭上繳護照,「僱主啲理由講得好好聽咖,『我擔心你會唔見咗,幫你保管住啦。你要嘅時候,我一定 俾你咖』、『我怕你朋友偷走本護照去借錢啊,到時搞到你又搞到我地就唔好啦』。僱主氹佢兩三次,佢都無得唔交出嚟啦,邊敢同僱主頂頸啊。」

「咁 又唔係完全無辦法走嘅,三四年前聽過有姐姐去報失證件,重新搞過個,咪可以走佬囉。最嚇走姐姐嘅原因,係僱主喺個姐姐房門口裝閉路電視,監察住佢一舉一 動。講真,你對個姐姐好地地,佢點會想走啊,佢都想安安樂樂咁做嘢啫。」Y批評,很多僱主連基本與人相處未能做好,或者根本不當外傭是人來看待。

外傭沒有證件在身,除了遇到虐待時無法逃走,「喺街見到警察都唔敢求助啦,怕俾差佬告返轉頭。」

3. 無吃飽睡足 情況普遍

rwiana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她每天的食物,只有一碗飯、一個饅頭、一支水。Y說其實不出奇,很多外傭都無法吃飽睡足。

《聘 用外傭的標準僱傭合約》最新規定,外傭的膳食津貼[3]每月不少於920元,「好多僱主都只會俾最低嘅數。」920元,僅比小記中學時的午餐錢多一點,而 外傭要用來應付三餐所需,而且會有僱主不允許外傭用家裡的廚房煮自己的飯,他們就要外出買飯,花費比自己煮更貴。「有時啲OL會錯誤估算工人嘅食量,佢一 日嘅運動量可能就只有行去搭車嗰程,但姐姐又要煮飯湊細路,又要買菜做家務,個OL自己食半碗飯,以為個工人都係食半碗就夠。」

在睡眠方面,Y舉出一個頗為普遍的情況,「僱主夜晚收工,一點幾返到嚟,叫姐姐煮個麵,姐姐洗埋碗差唔多兩三點,小朋友朝早要返學,姐姐六幾點就起身煮早餐、帶小朋友去學校。瞓得四個鐘都唔係罕見。」

4. 工作超負荷 中介拒協調

外傭工作量並無沒有標準,去介定一個人可以承受多大的負擔,「嗰啲嘢應該由幾多個人先可以完成,應該要俾幾長時間去做,無一個標準去講清楚。比如話照顧兩個老人家,一個工人又點會做得掂。」

僱主毋須親身做家務,對於家務工作的內容不了解,常常會提出過份的要求,「通常會投訴個姐姐掃地唔乾淨,因為地下有頭髮。我地會同僱主講,叫佢親自示範俾姐姐睇,佢做過先知無乜可能做到。」  但是,當外傭因工作量或工作要求超出負荷,向中介公司投訴時,並不是很多中介願意協助雙方溝通,「中介收咁多錢,應該提供『售後服務』。中間有個人協調下,僱傭雙方都順氣好多。調解又有錢收,你只係收錢搭程車去傾下偈,點解唔做啫。」

[1]:國際特赦組織報告╱政府失職,漠視中介剝削;印尼外傭,頓成販賣人口╱http://issuu.com/aihk/docs/exploited_for_profit__failed_by_gov_e2d2b48d8d8061

[2]:資料來源不同,與另文專訪印傭團體的數字稍有出入。 [3]:僱主可以選擇提供免費膳食或付膳食津貼。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