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Henry

副學士及自資學士:

1.3年內逐步增加副學士銜接至資助院校的學位1,000個,即增至5,000個學位

2.資助1,000名學生修讀配合本港人力需求指定範疇的自資學士學位課程

留學生:

3.有經濟需要的學生可獲每年最高15,000元補助金升讀內地大學

4.資助最多100名優秀學生升讀海外大學,最高可達250,000元,有經濟需要的學生可另獲最多200,000元補助金

資助學士:

5.全額資助每年約20名在體育、藝術、社會服務等方面有卓越表現的本地學生

6.資助清貧學生參加境外交流活動

7.邀請關愛基金考慮提供宿舍津貼及增加學習開支助學金

8.繼續容許學生貸款人選擇在完成課程1年後,才開始償還貸款

施政報告當中,有關專上教育的部分,大概就是如左面所示分成三類(原文累贅詞句已為筆者修改)。

十分有趣,報告中聲稱要以這些措施「增加同學接受高等教育的機會」,至於是哪些措施呢?讓多1千個副學士學生升讀大學(但副學士學額卻有3萬多個),自資學士能有一點資助,幫助一下就讀這些可憐的課程的學生(點1、2);以及資助進不了大學的同學到外地內地升學(點3、4)。結果考不進大學的學生不是被推到私營的副學士或自資學士課程,就是送出異地讀書。至於四年制學位課程呢?施捨一點恩惠就夠了吧(點5 – 8),甚至點7這些「邀請」、「考慮」的東東也不知應否算進去。

對呀,政府就是不肯直接增加四年制資助學位的數目。說穿了,就是不肯出錢承擔起本地教育的責任。這邏輯實在奇怪,責任如果不在政府,那該是誰?況且,副學士的出現本身就是一盤生意,以銜接大學作為招徠,收取高昂的學費,但既然現在弄得一團糟,當然要補救一下。說好的「增加同學接受高等教育的機會」呢?不過是個好聽一點的名目,認真你就輸了。

「專上教育是要將人培育成社會的公民,是社會的基石;要讓同學們發展自己的興趣,各展所長。」這些理念大家都應琅琅上口,但政府的措施似乎是在告訴我們,教育只是用來服務老闆,訓練他們想要的「人才」,是AOC中的一個「練兵」按鍵。這次倒是擺明車馬,竟敢說出「配合本港人力需求指定範疇」(點2;此句是直接輯自原文)這樣的話,何時會輪到職業訓練局管理各大學?

不過說到尾,真正和我們這些大學生有關的,好像就只有那機會渺茫的點點資助和學債了。不過學債這個嘛,遲還也是要還的啦。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