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作為一個新自由主義/資本主義城市的「楷模」,意思就是金融自由進出、企業交好少稅、窮人保障減得就減。這十多二十年,金融風暴、樓價租金高企、市區重建地霸收地橫行、勞保嚴重欠缺保障、工作零散化、停發小販牌、教育制度越趨令基層輸在起跑點……

不爽資本主義無情無義,也不等於要一頭裁進中共式的共產主義中。若現時幾個大財團壟斷的經濟,不可以稱為自由民主社會的經濟模式,那麼,符合自由民主社會的經濟模式又是怎樣的呢﹖經濟,是泛指各種物質資源的生產、分配、交換、流通的形式。經濟的安排,是否可用社會整體利益為最大考量,而不是以某些大老闆的利潤為最大考量呢﹖

近年堅尼系數高企之下,香港開始多人探討「社會經濟」,又有很多機構興起搞社會企業。社企當然比賺盡企業好,但始終有僱主僱員之別,打工仔女除了打工外,就不能參與影響自己的決定。與此同時,另外一種社會經濟的模式,就是合作社:社員對內是民主討論、平等分工、共同決策、共同承擔,在經濟生活裡實踐民主理念;對外則與不同社群合作互助,透過無權勢者之間的連結,來共同面對在現行勞動市場中,基層工友無法獨力面對的無力感。

換言之,合作社不單指向處理基層在物質方面的經濟問題,而更同時處理其資源分配的人為安排,嘗試透過民主方式解決民生問題。故,合作社不是職業再培訓中心,而是一個重要的社會實驗,而成功的指數,端看能否在社會裡,建立到一個又一個長久可持續的合作經濟鍊。

值得中大同學驕傲的是,早在社企大熱前,一班積極的女工得中大師生的支持,開始了這項社會實驗,在范克廉樓泳池邊成立了專上院校裡第一間女工合作社小賣店。期間,她們不單做生意,更全力實踐綠色理念,呼籲同學關心社會,又協助有機農夫引介健康有機產品給中大社群,更催生了好幾個其他的女工合作社……

希望中大師生有始有終,持續下去,讓這個催生更多合作社的母體,持續地成為中文大學的重要地標之一。

李維怡簡介:

19歲開始參與基層社會運動,關心人民如何可以自主的問題。近十年主要從事藝術培育、各種基層平權運動,及與基層民眾一起搞紀錄片及媒體創作,現為錄像藝術團體影行者之總監。書寫出版結集有小說/詩/畫結集《行路難》(2009)、《沉香》(2011)及《短衣夜行紀》(2013)。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