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個寒冷而漫長的冬天,但大學道兩旁的鮮花依舊開得燦爛,如同一年前的三月那般充滿生命力。

被逼成長,被逼退下來的,還有我們這群人。整整一年,我們經歷過高低起伏,克服過教人焦慮的壓力,也獲得過教人欣慰的成功感。整整一年,我們不停被新觀點挑戰與刺激,也不斷在這種衝擊下改變、強化自己的思想。對於在碼頭罷工中開展報社工作的我們而言,那段經歷大概對我們每個人都有深刻的影響。我不打算以一言半語,取代每個在報社付出過寶貴青春的莊員的思考。但至少,我肯定每個人對比起一年前,已經變得更加成熟。每個人對自己的信念,也都變得更加堅定。

人們似乎經常說,革命的年代已經遠去了,能顧好自己,平平穩穩地過活就已算相當不錯。但我想,革命的年代之所以遠去,只是因為我們把革命的理想拋棄了而已。革命的年代之所以遠去,只是因為我們不願意承認自己的錯誤,也不願意忍受追求理想的艱巨代價罷了。雖然過去一年,我們沒有真正建立起自己全套價值觀的時間與機會,革命二字也未必人人會說,但追求經濟、社會、性別上的解放,肯定是我們這群人最基本的共識。

除了留下自己的思考與經驗、往外頭追求理想、盡力散佈理想的種子,我們大概已沒多少能貢獻了。不過,就像花開花落一樣,我們總是要把希望寄託於來者身上。

前途總是未知的,但前途又總是被人所創造的。但願過去一年與受壓迫者的所有經歷,不會是大家的全部,而只是日後大家與受壓迫者共同戰鬥的序幕。希望下屆編委未來的一年,也能夠為理想而堅持!

祝健鬥!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