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龍

 

3月9日佔中秘書處在康本國際學術園舉行了「商討日(二)總結及前瞻大會」。這大會總結之前民調結果,及決定商討日(三)的議程。商討日(三)將商討、揀選代表民間的普選方案,其議題設定可謂極其重要,故筆者決定前往一探究竟。

 

當日大會主要分成三部分:

第一、報告民調結果。

第二、商討有關商討日(三)的議程,佔中最後將會得出一些普選方案,希望透過全民投票表決。現在就是要討論全民投票的方式。

第三、非暴力抗爭演練。

一、報告民調結果

 

佔中秘書處曾經調查了一眾簽了和平佔中意向書的市民的意見,讓他們就設計普選特首方案的各項原則作出評價,希望可藉此總結商討日(二)的結果。當中最重要的是大部分受訪者支持公民提名。

 

二、商討成點?

 

是次大會的商討環節,讓來自五湖四海的參與者組成不同小組,討論商討日(三)的議題設定、兩次全民投票的安排。每個小組都設有一名大會安排的促導員及助手,確保討論順利進行。然而,就筆者身處的小組所見,這次商討其實有不少問題。

 

A)參與者不了解討論議題

 

首先,當日有不少參與者對議程內容並不了解,自然很難提出甚麼看法。比如大家正在討論商討日(三)的事宜,而當中討論到商討日(三)要作重要的決策,那麼誰可以作這些決定?有參與者並不清楚商討日(三)有甚麼要議決,促導員對此亦支吾以對,未能解決參與者的問題。參與者即使在討論期間搞清楚議題內容,也花去大量討論時間。

 

B)參與者沒有真正討論

 

其次,當日討論十分粗疏。不同參與者提出各自看法後,似乎都沒有進入細節討論,比如有參與者指出,商討日(三)的全民投票方案決策應該向所有人開放,沒有需要設立限制。這個觀點提出後,其他參與者的回應只是重覆要有限制,沒有限制會太奇怪、不合理之類。但是如何奇怪、如何不合理,卻沒有解釋。而當投票表態時,各參與者亦繼續堅持立場。換言之,商討並沒有改善當日議程決策的質素。理想的討論其實應該讓大家表達自己的觀點,然後就觀點表達意見,並讓觀點交鋒。就以上個案,參與者應說明清楚若參與決策的人沒有限制會有甚麼問題,是因為怕有愛港力的人搗亂?還是其他原因?只有將這些原因說明清楚,參與者之間才能產生對話,商討的價值才得以體現。

 

以當日整日情況來說,商討質素並不理想。雖然間中有參與者的疑惑能在商討期間得到澄清,但當日大部分時間都沒有進入討論。或許筆者觀察的只是眾多組別其中之一,但若其他組別都有這些問題,所謂商討也只是徒具其形。筆者理解佔中沒有太多資源、時間,但現時佔中經已進入關鍵時刻,商討作為讓民意進入決策的重要渠道,以上問題必需早日解決。

 

三、佔中行動演練

 

除了商討,當日還有一個佔中行動演練。演練主要內容就是讓參與者模擬靜坐抗爭,參與者坐在地上,持續高呼爭取民主口號,然後有工作人員扮演的維穩部隊前來驅散、抬走參與者,參與者要盡量保持冷靜,直到大會宣佈暫停為止。這個演練目的是希望讓參與者了解抗爭概況,好使他們臨場抗爭時可以保持冷靜,堅持非暴力抗爭,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雖然參與者都相當認真,但旁觀者都認為演練相當兒戲,捂嘴失笑。當日的氣氛並不嚴肅,而工作人員扮演的維穩部隊也不算認真,只在身上貼上「維穩部隊」四個大字以作識別。筆者雖沒有真實抗爭經驗,但事後詢問一名抗爭經驗豐富的師兄,就發現是次演練的問題正正在於欠缺氣氛。參與抗爭,參與者就要準備隨時承受警方武力。任何人面對這種情況,難免都會有很大心理壓力。演練正是讓參與者有對抗爭有合理想像及一定心理準備。然而當日的演練就正欠缺最重要的氣氛,那演練的意義又從何談起?

 

佔中秘書處既然預視到參與者在運動最後有可能直面警方武力,以演練方式讓參與者理解抗爭時氣氛當然是一件好事。在資源、人力等限制下,當然不可能百分百模擬真實抗爭,但是演練也可以考慮加入身穿制服、肅穆的維穩部隊,讓參與者感受基本抗爭的氛圍。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