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N396611文/ 豆昊

相信大家路過民主牆的時候,都看到「和聲無理quit宿 和聲恐嚇學生」的字句。究竟所謂何事?

事情是這樣的,年三十晚兩點,四名和聲男性宿生到異性的房間打麻將吵醒了該層的輔導員(tutor)。三天後,年初二,宿生從公告欄得知自己被勒令即時退宿。據其中兩位事主狐狸和Orion(暱稱)表示,當晚,輔導員向宿生索取個人資料時,他們曾經追問可能的後果,但輔導員沒有直接回應,說要待舍監處理。在公佈處罰以前,他們並沒有經過任何聆訊過程,院方亦沒有聯絡過他們了解事情。及後,他們主動找舍監了解情況並就罰則上訴。上訴後,其中三人的處罰減輕,但仍有一位宿生被永久取消其申請宿舍的資格。

先不論在宿規草擬的過程,學生沒有均等的參與權,「先判後審」實在對學生不公平。舍監還沒有釐清事實,單單靠輔導員一人的訊息就下定案。筆者不是要為學生開脫所有責任,騷擾到同層的人固然不應該。但是,年三十晚咁高興,在異性房間打麻將真的是彌天大錯?真係要即時退宿,幫人開年?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