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言

/日記/
14/7星期一 晴
暑期檔第一日,個池由朝到晚都滿人,坐足全日。
15/7星期二 晴
今日無啦啦有個呀嬸大叫, 話有個後生仔非禮佢。我地幾個即刻行埋去問啦。個後生仔女朋友都有幫下口,但係呀嬸係都要屈佢。我地用成大半個鐘先搞得掂。不過個呀嬸走果時都仲係係咁講個後生仔非禮,個後生仔塊面紅到呢……
17/7星期四 晴
今日,中午有班細路仔嚟玩,有個浸親,即刻衝落池救佢。個池得返我同呀澤,叫左二號池阿雞幫手。一齊抬擔架幫手,好彩另一邊池冇出事。
21/7星期一 陰晴不定
尋日朝早落雨,下晝太陽好猛,啲蒸汽搞到個場好熱同侷促。每次巡池都覺得特別辛苦。加上救生台把電風扇壞咗, 搞到乾曬咗勁耐。成日精神好差,返到屋企即刻瞓著。
23/7星期三 雨
朝早響更衣室聽到啲同事講話遲下罷工。都啱嘅,返左兩三年,有時都會諗我依幾年做緊乜,日日就係對住個池。有時仲要受老婆氣,話做救生員冇前途。見到啲朋友當初考消防,雖然有時要拎條命博,但係起碼唔使由朝做到晚,人工又高。
換完衫,啲同事叫我千其唔好爆響口,一陣比其他人收到風就大鑊。
25/7星期五 晴
難得收早啲,約左中學呀昇同呀健食飯。例牌都係問下大家近況,又講返果啲乜鬼做救生員日日望女瞓覺打機好爽果啲。唉……
/以上日記乃採用了不同救生員的真實經歷創作。/

 

夏日炎炎,是到泳池暢泳的大好時間。望著救生員,很多時我們會想,他們不就是坐在救生台上無聊閒坐嗎﹖他們又怎會無故抗議,說工作辛苦呢﹖然而,大家實在要認識他們工作的辛苦之處。因為救生員工作負擔重,待遇差,所以港九拯溺員工會近日才發動罷工,抗議康文署削減泳池人手,令他們工作壓力大增,並要求政府增加人手及使救生員職系專業化。

 

捕風捉影的內地客問題

先要指出,不少報導提到因為大量內地客到香港泳池,不守規則,增加了救生員的工作負擔,加上泳池本來已人手不足,便釀成這次罷工。雖然有個別救生員曾公開說過,內地客激增令他們的工作壓力大增。但總的來說,這種說法實無確鑿數據支持,坊間「反對內地客」的人往往未能提供相關的數據支持這說法。「內地客問題」受到報章過分炒作,掩蓋了救生員罷工的真正原因。

 

十年前開始的抗爭

翻查資料,三年來都有救生員以不同形式表達對康文署的不滿,如集體請假、小型罷工等,訴求多為增加人手、工資過低等。其實,救生員的不滿和抗爭,乃政府多年來節省公共開支的後果。

事情在十多年前已萌芽。自01年起,政府為削減開支,將原本是公務員的救生員改為合約工(康文署自09年才將救生員變回公務員)。03年, 政府為了慳更多,更計劃外判八個泳池的工作。當時的救生員工會於十一國慶日罷工,並以維港渡海泳的形式抗議,逼使政府撤回原有計劃。

當然,政府不會因而退走。04年夏天,政府將臨時合約救生員的工資由本來11,000元,大幅削減至8,300元,結果離島區沒法聘請足夠的救生員。後來,政府把離島區救生員的薪金上調到10,000元,這種「同工不同酬」的做法令港島區沒有加薪的救生員非常不滿,並計劃自發罷工。後來工會介入,成功發動800個救生員於淺水灣罷工,同時要求政府增加救生員人手,以符合國際泳池的編制。

近年來救生員亦有抗爭,較大型的是在12年,工會曾計劃在「全民運動日」,動員800名救生員罷工。康文署為了確保「全民運動日」順利進行而與之談判,最終在罷工前達成共識,答應會增聘50名季節性救生員,工會亦取消罷工。

直至今年,救生員的人手仍然不足,待遇仍得不到改善,令工會決定在暑假發動大型罷工。現時已有五個泳池和兩個泳灘因罷工而關閉,工會更明言會在八月底發動全港救生員大罷工。

 

削減資源 苦了救生員

由是觀之,救生員受的壓迫由很早以前已經出現。而這次罷工的兩大訴求──即要求政府增加人手及使救生員職系專業化──也是回應政府不願增加公共開支。

工會指出,根據國際標準,一個50米標準池及副池要求每更有4至6名救生員,可不少標準池只有3名救生員當值。救生員蔡先生表示﹕「同事為了保障市民安全,放棄午休時間」 。事實上,救生員人手已由04年每池10人,降至現時6至7人。[1] 此外,公眾泳池及泳灘每年平均需要800名季節性救生員。但現時康文署聘請不到足夠的救生員,長期欠缺200至300 人。為淡化人手不足,康文署更把池邊巡邏及滑水梯頂的看守崗位,交由不懂拯溺急救的護衛員擔任,節省逾470萬元的恆常開支。這令公眾安全大受影響,隨時「搞出人命」。

然而,康文署始終不肯改善救生員待遇。救生員蕭生說,原本救人工作是有使命感的,可以處理好事件會有很大滿足感。但他慨嘆這行業不受重視,沒有前景,因此難有年輕人再入行。[2] 現時全職救生員的起薪為13,600元,頂薪卻只有16,000元。罷工期間, 不時看到 「無前景,新人不入行」、「脫離技工,設救生員獨立職系」等標語。這就關係到是次罷工的第二大訴求,即「職系專業化」。

要成為一名救生員,除了需要通過訓練、視力測試,還要多項專業資格。最基本的牌照包括泳池救生章、沙灘救生章以及急救牌,而全職救生員每三年更需支付5,000-6,000元的考試費重考。這是個很重的負擔,對季節性的兼職工尤甚。除此之外,政府打算在明年要求新入行的泳灘救生員考取水上電單車牌或獨木舟牌,方能考取救生章。一名救生員需要考取一堆牌照,然而在公務員體系中只屬「技工」級別(根據公務員薪酬表,是由五級到八級)。全職救生員的頂薪只有16,000元,相比救護員(由九級起跳)—其起薪點是17,000元—同樣在前線救人,需要考取多種專業資格的救生員明顯偏低。

 

解決之道﹕正視福利問題

這次救生員罷工,揭示了政府為削減公共福利開支,逃避了對市民應有的責任。其實,這種削減福利的政策俯拾皆是,譬如醫院孕婦床位不足,因政府縮減醫療開支;年青人難以申請公屋,捱私樓貴租,因政府不願增建公屋。政府一直不願增加救生員福利,令救生員得不到應有的待遇,市民亦得不到合理的服務。今天,有關福利的問題往往聚焦到「內地人搶福利」上頭,彷彿一切問題都是由他們帶起。但正如工會副主席郭紹傑所說,問題在於救生員待遇差,人手嚴重不足,編制失當,令救生員壓力大增。[3]

 

[1] 〈人手問題十年未解決 救生員再罷工促職系專業化〉,轉引自獨立媒體。

[2] 〈300名救生員罷工抗議康文署欺壓〉,轉引自獨立媒體。

[3] 〈人手問題十年未解決 救生員再罷工促職系專業化〉,轉引自獨立媒體。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