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大埔村民

自領匯接管公屋商場,連鎖及中高檔食肆進駐,一頓午膳動輒要$40,想平平哋只能選麥當勞,相信不少公屋甚至附近居民都有同感。而很快又有一萬多人要身受其害:大元美食廣場(位於大元邨由領匯管理的街市樓上平台)的12間小店將不獲續約,最快十月就要結業。今年五月中,領匯宣佈舖位將裝修,再重新投標及出租。而裝修後的租金大幅上漲,且租戶需自行承擔裝修費,變相是逼走小商戶,領匯更明言要把這裡變成中高檔食肆。於是,有大埔居民發起「大元美食廣場關注組」,爭取保留大元平民食肆,亦希望領匯正視屋邨高消費問題。

 

這一次  我不能再沉默

關注組召集人阿娟當初在網上看到商戶不獲續約的消息,十分憤怒,便在Facebook的「大埔group」集合了幾個特別熱心的成員, 五月尾就組成了關注組。他們都是在大埔工作或居住,大多沒有組織社運的經驗,亦只能用工餘時間開會,更要自掏腰包支付一切經費,但今次感到事件「殺到埋身」,萬一真的成事,不單平民食肆成絕唱,更影響到居民的生活模式,所以必須站出來。關注組認為領匯現時只作商業考慮,完全不顧及居民的負擔能力。「就像大元邨,其實老人很多,多年來他們都習慣『近近哋』來美食廣場用餐,又或是叫外賣,如果換成中高檔食肆,他們的生活會受很大影響。」關注組核心成員Sandy說。

於是,他們在六月二十八日發起遊行,成功號召過百名居民由美食廣場遊行至太和領匯辦事處。可是遊行一次作用不大,而且社會上早有不少對領匯不滿的聲音,但領匯和政府都不為所動。「領匯作為商業機構,它只怕租戶。所以我們嘗試另一角度,以市場力量去make noise,希望有所突破。」阿娟說。於是,關注組發起「餓爆領匯」罷食行動。

 

以消費者力量對抗領匯,新希望?

罷食在實行上分為兩階段:

一)在裝修竣工前,為了防止大元美食廣場真的變成中高檔美食廣場,關注組宣佈他們屆時將會每個月隨機抽出一間進駐的貴價食肆,號召民眾罷食一個月。他們希望藉此阻嚇中高檔食肆,使他們不敢入標,或與領匯就租金問題談判。為展示大埔居民罷食的決心,及讓其先作演練,關注組已開始每月抽出一至兩間身為領匯大租戶的連鎖集團,發起罷食全部領匯商場內該集團旗下的食肆,同時呼籲全港市民加入。例如抽中大家樂,就會同時罷食Spaghetti House、一粥麵等同一集團的食肆。

二)在裝修竣工後,若大元美食廣場真的成為中高檔食肆,關注組就會正式發起在該廣場的罷食,逼使租戶與領匯談判,降低租金以至餐飲價格。

關注組望以消費者力量,透過領匯的租戶間接向領匯施壓,使其正視屋邨商場高消費的問題,並採取適合公屋居民的管理模式。例如仿效大學設立膳食委員會,按住戶入息中位數訂定租金,及決定把舖位租予甚麼商戶。關注組更希望把罷食文化傳開去。阿娟指「我們宣傳時,很多街坊的無力感很重,覺得已改變不了甚麼,我們想讓居民甚至香港市民知道自己其實是『有得揀(唔食)』,而不是待宰的羊,如果能集合更多人的力量,或能有所改變」。

現時,在宣佈罷食兩個月後,關注組已經收集了過萬張罷食決志卡,亦正進行第二輪領匯商場內罷食。同時,第二輪投標已經開始,但暫時仍未有任何租戶與領匯簽約(包括關注組認為可能進駐的連鎖食肆)。領匯亦曾多次聯絡現有租戶,希望商討續約事宜,儘管未知租金上有否讓步。

 

大石砸死蟹

然而,罷食作為消費者運動的一種,其實有著不少限制。

首先,消費者手握的籌碼與商家相比下極為薄弱,以致他們其實沒多少本錢實行罷食,甚至達成目的。

消費者處於市場的被動位置,罷食後,不一定有其他選擇可供替代,於是實踐及持續罷食有一定難度。本來,商場消費昂貴,而居民需要低價食品,有價有市,自然會有小販擺檔,在自由市場中與商場(領匯)抗衡。但政府的管理主義思維就是要操控一切空間,自70年代起嚴打小販,市場失去此自然調節功能,居民只能忍受商場的高消費。政府滅絕一切「非正式經濟」,其中一個目的是令只有特定受管理範圍(商場及其他舖位)才能進行買賣活動。於是,這些範圍就有獨市優勢(情況就如只有某塊土地才能種出人蔘),多人爭,土地價值自然提升,作為政府主要收入之一的賣地就節節上升。

而即使消費者有替代品,但他們與企業之間地位及所擁資源的不對等,使消費者早已處於弱勢。罷食者能控制的只是幾十元的午餐,對手握上億計資本的大集團來說根本是九牛一毛。即使我們能號召大量人罷食,企業只要推出優惠劵吸引顧客,就能輕易收復失地。而大集團甚至可能不需要主動彌補:在今次的例子中,例如抽中了罷食美心,部分人或會轉向其他食肆,如此類推,各大食肆變相只是輪流承擔罷食造成的顧客流失,而一個月的損失根本無法撼動它們。這次活動亦處於一尷尬處境:今次的目標其實是領匯,  我們卻無法直接「罷」領匯,  只能靠罷食其租戶的食肆,造成間接壓力。但我們無法控制租戶會如何應對:它們未必會與領匯談判,可能只是派派優惠劵了事。更可怕的是,我們或會間接幫了這些大集團減租,然後「頂爛市」逼走小商戶。大集團壟斷後怎樣加價,我們也無力反抗。

而即使不論與商家的勢力懸殊,在消費者之間要集合足夠力量其實已經不易。

消費者運動弔詭之處在於,對罷食目標營業額最有殺傷力的人,也就是平時最常光顧罷食目標的人,參與罷食的動力最小。因為他們或許本來就不對這些大集團存有批判,或是逼不得已要光顧罷食目標的(如住處附近無其他選擇),又或者這些食肆對他來說是方便實惠的選擇。(正因如此,他們更應是重要宣傳對象。) 另外,每次只罷食一至兩間食肆,較易達成。但可能有些罷食者會在這個月罷食完大家樂,下個月又重新光顧,如是者,他們根本從無脫離在領匯消費的生活模式,也無法真正改變觀念。

 

政府打算袖手旁觀到何時?

平心而論,領匯的確是一家上市公司,目的就是要爭取最大利潤。當年領匯的招股書就曾明言「領匯擬根據其投資策略持有、買賣及積極管理該等物業,為其基金單位持有人帶來回報」,正好說明它就是要賺錢向股東交代,而不會負社會責任。既然領匯看重的只是市場,而我們的市場力量又不足與之對抗,誰才在問題中責無旁貸?房屋委員會2005年出售公屋設施(包括商場、停車場、熟食檔等)予領匯,現已證明是錯誤決定。房委會不是賣掉這些設施後就乾手淨腳,根據《房屋條例》,它有責任確保設施適合收入不高的公屋居民。領匯顯然只會繼續賺錢,只有政府回購領匯,公屋設施管理才有改革的希望。

回購領匯絕非不可行。儘管現時領匯市值已達近千億,但近年政府每年均有數百億盈餘,而且只要購入過半股份,就能掌握領匯決策大權。現時領匯已開始購入私人商場,並已出售四個公屋商場(並將再出售四個),政府再不行動,到將來欲回購領匯時,可能也買不回公屋商場。要政府行動,我們作為市民便要及早團結起來爭取,向政府施壓,否則拖延下去,便恨錯難返。

分享至: